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9 年5月诗章 (阅读1732次)



博客: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daibinger



《雨夜断章》

雨水没心没肺地叩击窗户
有人以手回应,代替脚跋涉身体的万水千山
这波澜不惊的生活,早过了旋转木马的年代
此时此地无人上升或沉沦
不必再去一种古老的游戏里寻找平衡

推窗遥想当年
河流呼啸而加速,江山赤裸而俯冲
晕眩中风生水起
何必春光灿烂,何必月光皎洁
生死情欲轮回血管,江南江北一呼百应

罢了,罢了,今夕仍是今夕
再撩人的烛光,再烈的酒
也比不上一张保鲜膜
覆盖下的嘴唇
为了证明和你们一样
今夜她必须假装沉醉于雨水
假装对这潮湿的人间心满意足

2009-5-17


《空海》

午夜独自伫立这片荒凉的水域
满目熟悉的物事:贝壳曾划破手指,礁石曾挫伤膝盖
沙滩上搁浅无人驾驶的渔船喘息犹闻
仿佛告知此前一切,有幸福,有哭泣
两个旋转的发光体惊异于彼此的光芒
将整个大海倾倒在喉咙深处
水底沉睡已久的峰峦呼之欲出
将海岸线反复延长又拉紧
全然不似此刻,分不清风怂恿浪的手
是鞭打还是抚慰
我已身心皆空
只沉溺于这灰烬般的月光,看波纹在水面
无止无休地繁衍,仿佛预见了又一次忍受的开始
2009-5-24


年年端阳,今又端阳,纸上谈兵又一春。

《纸上谈兵》

黑暗中摸到的这堆玛瑙石
能否证实,大漠深处曾有过隐秘地燃烧?

此刻我只能让纸上的小脚代替我奔跑
用墨汁去浇熄火焰

多久了?时钟上的发条从未松懈
煎,不过是骨头压缩成钙
熬,无非是泪水挤榨为盐

白纸不着一字,没有人愿意捅破那个蛹
让蝴蝶白白飞走
你我都懂得
适时开口,在关键处打住

我不是一个喜欢玩火的人
风中摇摆的蜡烛,只为了验证
什么样的火焰才能彻底照亮骨头?

你在山那边奇峰凸起,我在海这边波涛汹涌
不,这不是针尖对麦芒
这是灵魂与灵魂在白天相互指认
这是身体与身体在夜里彼此取消

谁让肋骨和影子互称爱人
纸上谈兵又能否延续终老?

能够企及的,那不是爱
能经笔流传的,那不是美
窗外雨水喋喋不休,室内琴键停止在最后一个颤音上

“在现实里如履薄冰,不如在纸上生死与共
不如诱导孔雀将呼喊塞回喉咙”

今夜我嗓子黯淡,皮肤发亮
穷尽世上所有比喻
只为一堆无名的石子
我又多爱了一遍
这寡淡的人间

2009-5-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