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2只夜鸟的吟唱 (阅读5057次)



1.

会飞的鸟是哑巴
会爬的虫是哑巴
万物说话,笔是哑巴
哑巴姑娘干净的手语是哑巴

谁骑在树丫上,弹弓张起他的一句话
那颓倒的泥墙回答说:泥土不会倒下
谁用手遮盖了风雨
地里竖起的篱笆是他移动的脚

手势里远古的亲人手擎桃花啊
被命打倒的远古亲人 在火里
将水里的恩情记起 大水轻飘飘
第一次和谁结下了冤情

梨花山住了多少个神仙
手语是梨花与蜜蜂的语言
泥土洗脸啊
手心里栽上了来年梨花的新芽

蜂巢里藏下了许多秘密
第一只夜鸟让出了她第一个鸟蛋
唱着唱着:“蜂王啊蜂王
请容我再化一把妆”

这小精灵 手语如此陌生
却承担了教导雏鸟的责任
“我无处栽花
我无处呻吟 我的花在蜂王的眼里”

夜鸟诞生的光芒移在了蜂王身上
腹腔内的种子一颗棵抢夺光明
第一只夜鸟要歇息了
衔在嘴里的夜食 掉下花丛


2.

这月亮里的池塘门洞大开
住在山顶的人咧嘴抱紧了池塘
温暖的水哪只野兽先知
池塘不声不语 它是市井最好的新娘

塘坝是一只愚笨的新郎
新娘在哪里褪下她的盛装
第一只夜鸟在唤她
她要从容登上星辰 星辰照耀她的美貌

家园隐在池塘背后 池塘外油灯闪亮
这闪烁的夜鸟一旦展开她飞翔的姿容
她就要衔起市井中的一切
一切中最闪耀的是一把屠刀

屠刀击中了谁 这夜鸟就欢笑
围攻过十头老虎的猎人捕获不了她
她的凄鸣反而点醒猎人原始的欲望
毒鸠最美 直奔夜晚中的池塘

“我爱失去所有羽翎,一切听任成长
我也爱原野上空的齿裸飞翔 爱被石子击碎
我爱原野的粗暴狂风 像我展翅的父亲
着迷的父性” 第二只夜鸟如此鸣叫

夜鸟带动了所有猎人
晕眩的大脑灌满了迷魂汤
这第二只夜鸟岂不是第一只夜鸟
令白龙追逐 青蛇也仰望

这追逐没有风声 追逐如血液里利刃出鞘
市井不需父性 池塘登堂入室
市井是否还传来诗人听到的捣衣声
捣衣声里夹杂第二只夜鸟的轻吟:我柔美而恭良


3.

“亡故了—— 诗人
又诞生了—— 诗人”
第三只夜鸟尖利地唱
雄鸟是诗人 这诗人是否为她带来安宁

“诗人的家不住天上
夜晚我要分担他的恐慌
搂着树干瞎抱啊
没有雨的手说要为我盖新房”

“我见他没有银两
只有银两的响声
我见他搬动了盆栽花木
花盆里丢弃了山冈”

“我爱他美丑不分
鸟语和树声听得分明
我爱他死得快,叫得欢
啄死他前我慢慢品尝他的毒血”

“我爱他留给我婢妃的尊严
又爱他心如稗草
使我神情紧张 梦见
坟茔上栖满了凤凰”

“我爱他用心吮吸 谷物和乳房
在参天胸膛之下
我的野草新房 新房中的欢乐
与一只雌鸟的乞求算得了什么”

“哦,积水之潭深藏了我的污秽
天空纵容了我的愿望
没有夜鸟的吟唱天空仿佛摘去了耳朵
积水抱我 再次将我丰藏”  


4.

哦,纯粹之歌 我也赞美
第四只夜鸟永恒地盘桓在通往工厂的树上
树木飞驰 她唱
"我一脸新妆 自来水管拚成两半 放在了车上"

澄清的空气里飞机嘹亮
第四只夜鸟画下了第一幅天堂美景
一棵数狂吻大地
一根烟窗呆立山头

她身上花纹 悬挂的尽是愿望
阳光垂直院门
一不小心 她惊叹 她发现
庭院插满矛头 矛身呆坐田间

她的巢穴四壁辉煌
怎容庭院满光 子孙绕梁
她要飞啊,这第四只夜鸟
洪水过后的第一道光 它衔向了谁

积水也是马匹
马匹上尽是水的亲人
水直往水 马匹飞翔
夜鸟何曾明白它尖叫的方向

“我也来自原野
贮满原野稀罕露珠 和风声的翅膀
我凭借的是什么
我的飞翔是吊唁原野的主人”

“永恒的呼吸
呼吸一片即诞生了一个诗人
我翅膀下扇动的风还告诉了谁
除了你,我忧虑的 快要窒息的诗人  


5.

动容了,这地母之母
女儿的呼吸 延长了她对青草的感情
丰硕的土壤里 她对竹林的要求还有什么
第五只夜鸟喜爱早晨鸣叫 她丢弃了年龄

当车辆响动 马匹夭亡
原野上的绿鬼熄灭 美梦也夭亡
悲伤的马匹被她换成什么
她要飞啊 山中的声响要留在故土的白酒上

当第四只夜鸟欢鸣
污秽河水照见了第五只夜鸟心伤碎肠
她要学丧葬的礼仪 清晨她飞去夜鸟的尸骨堆
与第四只夜鸟对唱——

“我的儿啊,我赶跑了一座山,你为何不回来
我筑起了最好的巢,巢里邀请到最好的王
你来看山做主,收微薄银两
还是学我 弃了鸟翅膀 心做好凤凰”

第四只夜鸟没有答复 没有学会歌谣
第五只夜鸟不能弃了歌谣 她要飞往竹林中的河流 青叶内的水源
高原上的米湖唱一声——
“夜鸟啊,清澈的河流由我酿造”

“这水声恒古
宛如我恒古的女儿 恒古的翅”
第五只夜鸟听见了自己的泪水
一滴滴流向了高原的心房

“我爱这水声
我再不爱仰望 高原上有牛羊
水声里有女儿 有月亮
水声是我永不分离的爹娘”


6.

水声丑 端坐水边的容貌张扬
第六只夜鸟梦见黄金 梦见洪水 她爱慷慨解囊
昆虫她认家族 鱼类卸去了腿 卸不去她的赡养
水声丑 听见水声的夜鸟到底仇恨什么

“我爱棺木 泥土里也要逃亡
我爱磷火 我啄它引烧森林
森林所有的魂魄听见我的欢笑
只令我把纸衣来烧”

“你不是也爱飞翔?
从森林到城市 我沿途欢笑
城市修筑的道路 仿佛要废弃我的翅膀
我在道路的上空飞啊 是预谋的逃离”

“我闻见城市的肉香就看见了兔子奔跑
森林默认了我的始祖地位
森林又对我说——骨灰要洒树后
语音要永远流畅”

“哎呀呀,这不是观亲人 观遗像
那埋葬遗像的 一样走失在大水
我本在阴间 爱走亲
招魂曲听得 阴间羞走了阳光”

村庄 村庄
主人一夜成仙
奴隶坐享花房
汗水分不清 是否洒在飞往村庄的路上

村庄
百草中最毒的 我来重新尝
最美的女儿诞生了 第六只夜鸟
她要重学栽秧 闻见了百里油香


7.  

要住就住山巅
要飞就飞阴堂
我美丽的女奴 公主出门
“要卖就卖我 做雕的饮食”

可怜她 与花打架
鸟语不擅长 能听懂她言语的
仅是花草
“花草害我嫁负心郎”

这变更者的幸福
竟是重新换了一把舌头
舌头不长疮
巧舌鸟到底是人是妖

“我爱这空空山岭
小路隐没 林间无道
鸟类与鸟类是大家族
交媾时我们热爱狗”

呼吸的节奏难以摸透
只知深潭照见了我的影子
首如飞蓬 巧笑倩兮
我回忆不起狼族出没的时代

“快进山 快进山
再不来 我的门眉要荒
舌头先腐烂 我要...要忘了
传话里—— 一定说清来还...不来”

这第七只夜鸟
时而疲倦 时而眯眼睡了
她不会梦见 要飞的池塘
夜晚只见池塘中的月亮 马匹中张望

  
8.

喳喳喳 呜呜呜
她手语美丽 她啼声响亮
起飞了 掌宽厚
臂膀里有水有娘

夜晚啊 原野昏黄
疯妈妈被谁插上一刀
血泡里诞生了 这第八只夜鸟
天生紧张 神经被捆在了楼上

阁楼上包裹她的 岂是木笼和栅栏
阁楼上有粮仓 文字珍藏
鸟爸爸心里有鬼 娶媳妇不见慌
五花大绑的爸爸 鸟妈妈爱个宝

疯了 疯了
要飞的女儿 不死的爸爸
疯了 疯了 女儿和爸爸
笑 最疯是妈妈

妈妈的眼神里 似乎隐去了森林
这病了的第八只夜鸟
光线照在她的镜面
眼睛里的森林是否恢复模样

她病得 飞舞不动了
还在盼望 在另一个猎人那里
她的身资是蝴蝶 无声无息
没有夜鸟的一声尖叫

谁要她 一世啼 啼声令她五脏轻盈
巢穴内外围满客人 客人爱听尖叫
疯婆子 脱了羽毛 大嘴吐山珍
皮肤雪亮 尾巴上 千里翘灰尘

  
9.

起跳了 美丽女奴浑身充了电
田野的风追不上她追跑的风姿
秋日曾照射她的美貌
她爱秋野  她迷恋秋野的红艳色泽

光辉的祭文只适合秋后的葬礼朗诵
当秋野远离了她  黑鬼逐渐吞噬她的欢笑
奴隶的乐园  如何唤醒那一只只被吞噬的夜鸟
吞噬她的同类岂不是同样来自山林

第九只夜鸟善于回忆
孤单地窒息于城市的上空
河水何曾唤醒过她
流经她家门的大水应清洁她污秽的喙

这河边的第九只夜鸟病了多久
它是其它十一只夜鸟的亲人
哀哉 她的翅膀是否被山风剪去
十一只夜鸟害怕它的丑模样

她爱丑啊 女奴鸟发明了蜡翅膀
唇喙也将融化  爱丑的美丽女奴
以为回想到真正的山林
而谁又断定 她的回想不曾触动众山神

当失去耳朵的群鸟众鸣
被抛弃的她终会被一只孤高的雄鸟叨起
细微的声音传来
垂死的她要听到最美的乐音

呜呼 宇宙中众磁波击打过它
既然从容病倒  就敢乐于赴死
热爱回想的她终将回忆起死亡
集体电击了  群鸟是污秽的夜王


10.

蝙蝠一样  这夜鸟高长
不曾言语的时候  薄棉袄捂住了头中央
她听见钟声来自湖底
湖面要照见她的苦模样

单飞的美是群鸟的美
当群鸟对她嘲笑
第十只夜鸟觉悟了 湖面上
她衔冰越向了山冈

那猎手的技艺拙劣
晴天里他不采甘草
蝙蝠鸟爱雨天  忧郁地撒欢
猎手追逐她黑的笑 撒欢的陷阱

“我爱漆黑的谷子  也爱奔忙
爱被他抚弄每一根羽毛
也爱你这无名的动物
不过 别让我脉搏里的兔子受不了”

当猎手离去
潜伏的黑兽族长靠近了她
夜鸟就要说话了 手舞足蹈的样子
黑兽一瞬窥见了湖底的乱草

黑兽说  所有夜鸟飞行的路径
仿佛掌握在雷神的手里
雷神的面孔与我一样 闪电中迷人
我不说 窥见雷神和我的会听到

蝙蝠啊  伤心鸟  欲飞不飞
欲饮不饮  呆坐湖边  跌倒了  跌去了一身蝙蝠装扮  
她要高翔  弃黑兽而去  猎手死亡
阴魂跌入她挖的陷阱中  不受哀悼

11.

习惯了参天树木的夜鸟同样衣着单薄
在稀薄的空气里 顶着一片树叶飞翔多么艰难
在都市的小片树林中  这夜鸟停下了
她要繁衍子孙  休养生息

树木培养了她们   高尚的夜鸟啊
第十一只夜鸟的鸣叫是否令其他高尚的姐妹妒忌
要小心被人称王了
远离了你的兽类忧虑她是否能远离了树林

她胸膛的气流不足 步伐匆匆
她只有循着通往海洋的方向  高昂地哭叫
她失落了什么 清晨她仍爱叽喳鸣叫
雪地里仍爱撒野  一边啄食的舞姿谁比得过

谁移动她的舞姿  嘴巴高翘
谁让她的血里滴了盐
第十一只夜鸟也将习惯沙漠 习惯海洋
夜半她血管里有万条船只  带她回到树林

她不但要回到树林
也爱招魂者变更的白脸黑脸
招魂者的咒语令她怕
羽毛多色的她要钻进招魂者的衣兜

哦,乘着彩船的她要带上满街嫁妆
回到她多年前的家 打扫门窗
树上的家门镜子面还洁净
晃动的光芒 前半辈的生涯她永不忘

第十一只夜鸟热爱荧屏
阳光打着弯  下载她的双眼
她欢笑的样子谁受得了 半个灵扮作鬼脸 说
是否没有一天  她看见山中隐没的王


12.

第十二只夜鸟唱:我是月光  月光一荡一荡
我征服了月光水桶无尽的新娘
我家的后圆紧靠山梁
众夜鸟齐唱:流氓 流氓 好流氓

第十二只夜鸟唱:栀子花开  歌谣绕梁
地里长出了我的翅膀
我一吻吻得地果心慌
众夜鸟齐唱:流氓 流氓 好流氓

第十二只夜鸟唱:月光响了 蚂蚁爷做起了新郎
掩鼻而行的蚂蚁一族
在水桶的边缘梦见了洪水
众夜鸟齐唱:流氓  流氓 大水是故乡

第十二只夜鸟唱:在岗上  苍耳的种子未裹上泥土
梦见地里长出新枝的
不是那夜游的树木
众夜鸟齐唱:流氓 流氓 流氓怎么了

第十二只夜鸟唱:树木横着 纹线清晰的脸面
做起了祖先  祖先呆坐山头
在树木发现花丛的群脸之前
众夜鸟齐唱:流氓 流氓  流氓是祖先

第十二只夜鸟唱:月光追啊  追得要命
夜里呆坐的  祖先是几劫几世的黑鬼
黑鬼惨白地印在后代的脸上
众夜鸟齐唱:流氓  流氓  祖先好模样

第十二只夜鸟唱:花丛被印照  花丛亮啊
惨白而鲜红,在月光下
舞得发疯的脸挤眉弄眼
众夜鸟齐唱:流氓  流氓   风在动  风有脸  风颂扬



2002年2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