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心思难与君说》[外三首赠诗]09年5月 (阅读1430次)




   心思难与君说

那么,有关伤心和牵魂
我又能说什么
很多,只有一点点残存,醒来
以为很清晰地见到了你,全身,点与线,还有平面和触感
兴奋得集中于勃起和钻入,而空落落的四周
甚至空气也那么阴暗地笑着
在被人荒弃的沙滩上,湿湿的凉意,很虚假
惟有伤心令自己真实,而真实不过是感到了缺失
不舍令人很卑贱,我每次从沉入的思念中醒来
都会暗骂自己:Cry after a shade! So cheap! (在一个影子后哭着喊着。真贱!)
真实,真的是梦
我将地点和人物都置换
我成为一个虚幻的角色,你,在北京、西安、武汉、南京、成都、拉萨
还有一次在芝加哥,就在马路对面,转入一家画廊,我心底突然如一阵马蹄
另一次在捷克的一个小镇,我没去过,但我看到了你
我久久盯着,你回盯着我,眼神冷漠而陌生
身穿蓝色羊绒开衫,头戴白色宽边布帽
那一次在京都,樱花时节,你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横眉竖眼的男人
匆匆转身,给了我一个慌张的鞠躬和真诚的道歉
花瓣雨落在你的肩头滑向你的腰封
“她就这么出场了,在我还不知道她是谁之前
而且,我将一直不知道她是谁”
也许,依然如此吧
每一次都是最后一次,你看,我总在说了之后
觉得应该是最后一次
这真的很贱
       2009年5月2日




     给生活脱鞋
           赠Xuchao

连黄昏也比古代迟来,而且很瞬间
此刻,下午六点,辐射依然毫不示弱
想到你在这个城市的某一节盲肠里,或许不会比我少多少厌倦
我可并不经常如此想你
人们分享了太多具体,哪怕只是想象的,也不能令说话更加抽象
虽说具体的生活已经越来越模仿媒体中的拟像
若身处两个世界,却又无话可说:“你明白的,就是这样的啦”
我们还能要求什么呢?可我们仍然对激情充满冷冷的期待

如何共享沉默,一直是一个致命的问题,令人们纷纷诉诸争吵
这要求人们有超越语言的信念,用沉默弥合距离,而不是反之
(信是愚,愚,如古贤所云,不可及;这就好像
沉默是金,当嘴里含着钻石的时候尤其如此)
而时间一刻不停,无论人被俗事劫持还是驾驭着俗事
但我总没明白箭与梭的比喻,难道它不是一张网么
犹如各自走在岸上,拖着它,无论看着哪儿,身体一定前倾
一日终了,该如何处理捞起的鱼,红烧还是清蒸,或者放生,让它们很快再次相忘

这些天,雷阵雨总在凌晨抖动明晃晃的镰刀
要将沉睡者提前拖出安眠的门槛
而我往往刚刚入睡,风声雨声,不失时机地声声入心入肺
书读得太多,就有永远读不完的必读书,阅读生活的理由却越来越少
每个人都会热爱另一种生活,理论上如此
所以,当夕阳从低处扫射高窗时,你可以起身去窗前,小站一会儿
瞬息万变的绚烂只取一瞥,够了,这个时候思考是危险的
还是整理皮包,如猎人向晚,箭入囊,刀入鞘,长矛上挑着一天的斩获,不论多少

从早晨的来路返回,每一棵树都毫无意外地熟悉,或者陌生
如果需要心不在焉,沉溺于自己,自发的动作丝毫没有影响
脱鞋……拖鞋……妥协……脱卸……哈
不管是否愿意,我们总听到比这些更加抒情的歌词,其实一样含糊歧义
从出门到上床,生活本可以弛缓而清白,犹如小葱拌进豆腐
电视剧适时地关灯……一宿无话——只是
梦,像鞋子一样不得上床,只能留着下酒,不可用来催情
我们都喜欢红的,却不是为了要高雅,这或许值得珍惜
             2009年5月8日




   四月风景
梅树间回响着他们唤你的昵称
在我之外,如燕子穿过如幕的暮色
仅仅是因为那一株开在小道的尽头之外吗
你和同伴分开
         [赠Lin Jingtao]
          2009年5月17日




  随着脚步行走大地
          [回赠臧棣]
那些按照自己的方式排列的
那些排列符合原有的影子;
那些影子我们只在花草果实的次第中看见,
与道路并进,沿着我们无次第的看见。
它们不是我们的影子,是我们的基调。
然后,有横切的流水细长,再有横跨的小桥拱着身,
我们像声音一样沿途而去,滚动岩石,
犹如阿特拉斯滚起铁环,哪吒的风火轮。
白云贴着罗盘似的圆顶旋转,漂而无泊,有象而无状,有定而无向,
白云众多的影子只是我们脚下的一片黑,忘记了重量。
在这万物的床上,我们随着脚步走着走着就走进了一个瞬间。
这一片瞬息,宇宙多么平展,
像一张原木的桌面,纹路的错觉将我们引向幽深,
一朵花似的概念,吸引着蜜蜂下凡。
          2009年5月19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