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一周年 (阅读1422次)




   绝望的希望

与看无关,与信念或记忆无关,
而是在简单的运算得到答案时,一眨眼,
等号之后只有茫茫的一大片空白。
惟一能够找到的只是一颗星,
远远的,不是悬吊的钩子,也不是铆钉。
只是孤伶伶的一点亮,还有长长的一夜。

犹如大地震动,房舍坍塌,无数村镇——
鲜花似的孩童、野草似的父母、落叶般的老人——
突然毫无名姓地没了,只是凑一个数;
我们扭曲了脸,试图不哭,却忍不住,
而忍与不忍都与应该无关。
任凭信念与记忆将我们追逼成
热锅上的蚂蚁,我们却写不出答案。
绝望的希望,便是等号之后一片茫茫。
           2009年4月28日


  午夜之后
半杯酒与烟灰缸上一根冒烟的烟头
令小书房突然空旷
虚幻、不可触及的感觉
侵吞着我周围的一切
我是无法动弹的米达斯
我能写出一行字证明我仍会抒情吗
墙那么远
一个显然熟悉的脸在墙上笑,嘲弄的神情
我还有什么能够用来填
我和她之间的空白
      2009年4月24日



   失题
那一片山苍翠得幽暗,
曾经堵塞的水道如今流得多么深沉啊!
夕阳如烟,鸟儿归林。炊烟含愁。
如果将一口锅反扣在地上,
明晨,锅的内壁将有泪珠涟涟,
生命从地下冒出来,找不到回家的路。
        2009年5月12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