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东平镇 (阅读1425次)



东平镇

港口时刻,漂满了器官的
腥咸。暗水在船舷间晃荡
带着油污的紧张。石阶,匀称地
插入海里,成为波浪和交易的一部分。

货币似乎只在一条街上流通
瞎逛者的额,碰到海面,隔着
药草,树仔头,赤裸的蛋黄
充足的日光并不理解枯鱼的原谅。

树阴轻而过剩:老人乐园
鱼摊,凉茶铺,翘着腿撒尿的
大黄狗,本地少女伶仃——
象山脚捡回来的,湿漉漉的圆石。

造船厂装配流水,体制之误。
两行红字在墙上收购海蛰皮。
透过铁栅栏的,长方形灰蓝
青蓬船,白衬衫,吃着水线。

经济地,尖硬的鳍翅,分割着
道路两侧。蓝鲨的黑影从脸上晃过。
而海蛇,形体过于直露,斑斓
连空气也被纹身,充满震颠。

虽然波浪已经麻木,但小汽车
源源不断,赶着日落尝新鲜。
在街尾,新崛起酒店,势如岬角
走几步就看见船与人形的骚动。

转来转去,还是站在这里
这里的时间,贴切的比喻是潮汐。
平静值得赞美,但远不是美景
久居的矮屋,变成湿冷的鱼鳞。

云,如此清晰,溶解着形式。
缓慢是自然的现实,以及迫不得已。
穿过这个小镇,就象一则逸事
没有什么,因为描述而改变色样。


注:东平,阳江一渔港小镇,盛产鱼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