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十二首 (阅读2308次)





       主人和狗

  跟一个主人谈话,狗陪在一边
  恶狠狠地盯着我
  主人很有风度,指责我头发遮住了额
  头发是不能遮住了额的

  狗恶狠狠地盯着我,伺机而动
  我想,要是让它预先知道
  咬我,主人会给它骨头
  我如何得摆脱?

  我跟主人辩解着,狗恨不能
  撕了我,如果它只是为了炫耀,
  在主人面前,不奢望立刻的回报
  我只能变成另一只狗


      太阳之死


  这么多隐晦的早晨
  这么多阴天和雨水
  太阳哪去了
  我是太阳啊
  可是我的热情
  为什么一下子就蒸发了

  从黄毛小子到今天垂垂老矣
  我已经对黑夜麻木
  我已经对黑暗麻木

  我曾经不是对它们说过“不”么
  可是我的光
  曾经笼罩生命的七彩色啊
  为什么悄然遁形

  从生机勃勃到今天死气沉沉
  我是太阳啊
  怎能丧失热情
  怎能丧失亮光
  我的本能啊
  这人间的一切该沐浴什么呢


        地球上的新发明


  夜晚像毒蛇一样
  倾吞这可爱的阳光
  从朝阳到烈日,到晚霞
  啊,一切都进入了它的口!

  夜晚像毒蛇一样
  倾吞这地球上的光明
  透心的玻璃,锃亮的地壁,五彩的饰妆,
  啊,一切都进入它的口!

  智者点灯,上帝创造晨曦
  如果还有谁,能发明这黑暗就是光明
  这黑夜就是眼睛
  也许,盲人啊将不需要拐杖。


     秋天的萤火虫


  青的光,冷的光
  可是因为自身的孱弱
  跟整个黑夜对抗
  严肃,酷——

  慌乱的萤脚
  与黑夜周旋
  你可是占尽了下风
  ——如果你是太阳

  点点萤火
  抓一把作灯
  据说即使迷途在最原始的森林里
  也可逃脱豺狼的追赶


       一张无法冲洗的底片


  更白的云和蓝天和飞鸟都只是一种假设
  我在阴暗中
  为自己创造
  低黑的云,昏天,暗树

  作为保护色捍卫着自己的软弱
  从底片中冲出阳光,冲出亮色,
  冲出对幸福的憧憬
  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一切的丑都暴露在敌人的面前
  也许在墙角,
  永不见光明的垃圾池的深处
  你可以看到我蜷缩的样子——安全

  不完整但是安全
  你可以对我嬉笑,谩骂,无休止的
  拳脚相加,你看不到我
  心底的深渊


        应该有一部人性法


  听朋友说劳动法是保护劳动者的
  从就业到工资福利到失业保障
  是劳动者不是用人单位啊说了算
  是劳动者就有权决定或去或留或偷闲或拼命

  那么就应该有一部老人法
  从退休到赡养到老来衣食无忧
  那么就应该有一部儿童法
  从出生到抚养到接受教育的权利

  妇女法是用来谋取和男人一样的权利
  社交,工作职位,聚会或者狂放不羁
  当然也应该有一部人性法
  给失意的人,给被疾病折磨的人,
  给一切被侮辱和伤害和缺少关爱的人
  送上鲜花,掌声,勇气,自信
  和毫无保留的理解和尊重啊


       厌 倦


  冬眠吧
  我多么愿意自己是个哺乳动物
  冬天太冷时
  索性就睡过去
  把人生的冬天睡过去啊

  我多么愿意自己是个哺乳动物
  春暖花开时
  我能够及时苏醒
  因为美丽的人生让人充满希望

  听说有一种医学
  让患有绝症的病人睡上几百年
  等到他的春天来临呀
  他能够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最美的女人


  我以为世上最美的女人
  必有最美的眼睛
  每一个眼神都会说话
  我的并不安分的青春,被这样唤醒

  我以为世上最美的女人
  必有最灿烂的笑脸
  每一个飞扬的表情
  激励我十分的信心,更加热爱生命

  我以为世上最美的女人
  她的沉默必多于语言
  因为说不完的甜言蜜语
  是赋予男人的使命,而她只要倾听


        第四次病号


  他说这是他第四次躺进这家医院
  前三次
  他都能够走着出去
  他便觉得对于有限的生命来说
  大概人生来就应该时常住院的

  他说每一次躺进医院
  医生总是比他更紧张
  因此他便被一次次地挽留在人世
  对于有价值的生命来说
  大概人生来就应该时常紧张的

  每一次躺进医院啊
  医生都说他的命硬,什么病都能挺过去
  但还是照例给他填了张死亡通知单
  他便认定有生命的个体
  大概是必须时时被死亡通缉或警告的

  这第四次躺进医院
  他说他还想看到明天的太阳
  他说昏迷就是一片真正的虚空呢
  无论他怎么勉强精神和思想,却只能看到地狱之路上的漫天飞花
  无论如何啊也喊不出来
   

       十四行诗

     
  我把所有的灯捻灭
  房子里就剩下你
  温柔的告白了
  这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明

  深入的交谈可以消除
  误会和疑心
  长年不在一起的情侣们
  爱情总是走在时间和距离的前面

  而那久别重逢后的惊喜
  以及那短暂相聚
  擦出的火花
  比任何烟花和昙花开放得更灿烂
  心灵交汇的爱情
  比物质和荣誉更持久


          老王的辩驳


  穿白色军服,戴蓝色帽子的警察停下我的车
  我说我遵守交通规则
  所有证件齐全向党汇报我是一个良民公民人民一分子
  警察先生不动声色,不紧不慢
  开出罚单二百块说我没戴帽子

  没戴帽子……
  我害了谁,坑了谁,影响了谁咋的
  他说这是规定,法律条款也这么写来着
  因为车祸频发戴头盔摔不死为了你自个儿
  为了我这个穷光蛋,你就赏赏脸儿,
  照顾我收回罚单

  我自己的生命我自己负责
  即便我死了对你也丝毫都不损
  我说这个社会有人病死,淹死,药死,撑死你不管
  也照样地球从东跑到西
  在死亡的队列上只有先后没有荣辱对谁都公平
  因为二百块钱老婆骂,亲属责备,邻居笑话
  我死了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背


       渴 望


  渴望朝霞暮雪带来绚丽的风景,
  渴望东昼西夜传来芦笛的颤音。
  渴望韩江水流走你一生的愁苦,
  渴望冬去春来携我鸳鸯的美梦。

  渴望花仙子开在我荒凉的额头,
  渴望夜莺们唱出我心底的恋歌。
  枯燥的身体渴望你清泉的滋润,
  萎缩的精神渴望你智慧的撞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