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写给母亲的几首诗 (阅读1286次)





写在2009年的母亲节

拨通电话
母亲除了问我
“吃了没有
今天干什么了
高不高兴开不开心”
便又是背诵似的
“我很好
中药坚持吃
感觉好多了
钱还有,不用寄
家里什么都正常
你放心,别老惦着”
然后
“啪”地一声挂断电话
----多年来
母亲总是这么绝,这么狠
一句“母亲节快乐”都不允许我说出口
2009.05.10



清晨

鸡鸣很久了
太阳还没出来
母亲探头朝窗外看了看
见牵狗出去大小便的女人
陆续回家
便穿衣下楼

母亲是资深环卫工人
负责清扫健康街以南文化路地段的树叶尘土和狗粪
2008.04.11



她们让我想起母亲

路遇行乞者
都会往她碗里
放点零钱
但我有我的原则
男人不给
年轻的不给
小孩不给
只给老太太
明知道她不是真的生活所迫
也要给
无一例外
原因很简单
在那一瞬间
她们让我身上的某个地方
突然疼了一下
2008.01.03



母亲心中的鸟

母亲喜欢看树上的鸟儿
上下跳跃叽叽喳喳
那时秋天
母亲刚从老家过来
人陌地生
唯倚窗看鸟消磨时光

现值寒冬
树木枯竭,候鸟未返
母亲仍爱凭窗远眺
身影巍然
即便知道她并不为看鸟
也无法道破
她心中的鸟儿
只有自己看得见
2008.03.30



汶川地震后

蟾蜍占路,蛇鼠过街,螃蟹上树
这些天,我所在的城市
连续传出要地震的消息
这些话也传到了年迈母亲的耳里
她每天除了给供奉的观音菩萨点烛上香之外
讲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地震了,你们放心快跑,我断后
有菩萨保佑,没事的”
2008.06.13



母亲

从一条街到另一条街
她翻遍了所有垃圾箱
每隔一星期
在校园门口某个固定的墙角
她会将赚到的钱
像地下党接头一样
塞给一个行色匆匆的男孩
男孩学生模样
看起来像是她儿子
但我从来没听到
他喊妈妈
2008.06.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