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容易留守的空间 (阅读1734次)



  
我敢肯定,向下一点会有金子的
可是,楼宇间此刻又有白云探出来
理性形成了气流,正在阻止我深入
想想那些彩旗行将褪色,飘啊飘
除了能标明当日的风向,精神何在?
事实上,控制力对于轻浮毫无意义
我认为,自己是向往重量的阶级
自然无法承受被悬于空中,何况清晨
我思中的万物,总要争取在
泥土之先醒来,尽管不知还要迎战
多少日月才能接近地面?闻到
脚下藏匿的根须是什么芳香
何况情感?在矛盾中燃烧最强烈的词
与探寻最冲突的词,几乎悬空着
整个人类,历史和未来没有变化
都市午后,在茶中人们要牵连出
多少旧事参与分歧?多少是有关情感的
焦虑和茫然在情感空隙处
是无法治愈的,月光下寄居的有关患者中
时常有我。相邻的城市有海
海蜇刁蛮,明知道力量比不上船桨
却拼命滑动手足,仿佛坚信自己
将拥有重要的来生。我如果那样
也就彻底摆脱了!可是我已无力滑动
变成了一个追求极致而误入虚无的人
夜晚,许多身体温顺地被卷曲成花蛇
躺在能沐浴到星光的人世间
(我选择的是落地窗前的两米宽木床)
去测听林中曲目纷纷熟落,猜想是松塔
或是楚橘?是蛹茧?落花?还是落泪


                 2009-5-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