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缝隙里的声音 (阅读1886次)



缝隙里的声音

[上海]海岸

引子


14:28。2008年5月12日
震中:四川汶川。震级:8.0

刹那间,时间停滞
哪怕是山崩地裂,哀鸿遍野
刹那间,时光永远定格
在活生生的记忆中
无论何种生灵,一人一虫,一草一木

刹那间,时光触及了死亡
黑暗切断一切,生的音讯断了线
那么多的娃,一座座希望小学里的娃
数也数不尽的生命,满山满滩的蟾蜍与蚂蚁
大片大片的嫩芽,一整季的春色与绿意
刹那间,回归初始与消亡
此刻,生与死,残酷又漫长……


之一


废墟之上。那么多的亡灵不愿离去
盘旋于断壁残垣间
大清早随国旗缓缓下落,悬在半空

点上一柱香,青烟袅袅
青壮汉子,一路走好!
你双臂大揽的四个娃得救了
你的一根脊梁,背负起大地所有的苦难

点上一柱香,烟云缭绕
漂亮妈妈,一路走好!
你俯身守护的娃得救了
你的爱,连同你的短信,震撼了人间!

点上一柱香,星火闪亮
娃娃们,手牵手,一路走好!
天堂有山有水,不见尘啸
没有黑暗,更没有危房下极度的恐慌

汽笛长鸣,警报声声
祈福废墟上下的亡灵升腾
此时此刻,天堂里,一路走好!


之二


一两个月前,蟾蜍们开始搬家
从大山的深处,翻越一座座山岗
终于,抵达了河滩

早在一两千年前,蟾蜍就已爬成一种征兆
占据地动仪的八个方位,在风中张大嘴
静候,铜珠入口的一刹那

现代的蟾蜍,竟然无处生存
被贬为一只只癞蛤蟆,隐在山林中
满身的疙瘩,水陆两栖,上下而求索

井底的青蛙,却披一身绿袍
口若悬河,不学无术
无视井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成群的蜜蜂,在空中飞舞
鱼儿争先跳出水面,土拨鼠四处逃窜
蟾蜍们毅然前行,哪怕泥石流掩埋所有的梦想


之三


是谁杀死了你们,我的娃?
一种声音,从大地的缝隙里升起

是谁杀死了你们,我的娃?
是谁将你们残忍地掩埋在废墟下?

残败的框架,是一张张嘴的嘶喊
刺向天空的铁丝,是一根根发狂的手指

是谁杀死了你们,我的娃?
愤怒的父母,睁大一双双绝望的伤口

是天灾,还是人祸?
一种悲愤淤积在人民的心口

谁是凶手?究竟是谁?
堰塞湖,如明镜,高悬于天穹

瓦砾之上,飞翔的是鸽子,还是乌鸦?
是寻找橄榄枝,抑或夜啼天下?


之四


端午又至,烟薰的余烬未灭
艾草的气息难掩空中残留的腐臭
老人们忙于驱邪避瘟
从床头到床尾,从室内到室外
可院落何在?旧日的村落何在?

利欲熏心,此刻难敌艾叶
物欲横流,此时堰塞断流

又到一年粽叶飘香时
悬菖蒲以祛邪,龙舟竞渡
雄黄酒末涂上小儿的头
额上画王的娃,独自站在故土
去年以虎辟邪的伙伴们,今在何方?

干凅的河道,龙舟无水可渡
垮塌的房屋,菖蒲无门可依

但到来年的端午,艾叶青青
风吹过来,又吹过去
笑脸能否重新绽放
流下的泪,苦涩或甜美
希望,重生的希望怎可就此泯灭!


之五


一座空城,相对所有活着或死去的人
死一般寂静,除了孤魂野鬼
四处游荡,暮色无从安息
一阵炙热的风,莫名地从半空掠过

一座空城,相对所有早早撤离的蚂蚁
死一般寂静,除了次生的山洪
一泄千里,冲刷出一片开阔的河滩
满滩的蝼蚁,终究无法逃离

一座空城,相对漫山遍野的花草
死一般寂静,除了滚落的乱石
从高高的山崖,跌入坍塌的路基
山体的滑坡,让风景满目疮痍

一座空城,相对苍天下的芸芸众生
死一般寂静,除了卑微的生灵
房前屋后,在瓦砾堆里蠕动
劫后余生的苦难,何时感动天地


之六

灾难,演绎阳光下的悲剧
黑暗下的生灵,不过呼与吸之间
生命,脆弱又敬畏
一只废墟下生存36天的猪
却向生者阐释何谓坚强

麻木的灵魂,此刻听从使命的召唤
撕心裂肺的痛,挣脱神经之阈
感动冲出冷漠的伤口
深入生死

不朽,在耳膜之间传递
生灵无惧,永远在灾难中前行
心与心贴在一起
如此的亲近,如此的紧密
无论遥远或陌生、疼痛或欣喜

溪水缭绕,植被要修补破碎的山岗
油菜花,掩藏一处新的家园
一盏灯,数盏灯
万家灯火,终将明亮那一湾水岸


之七


幸存者,未知死,焉知生!
一座地震纪念碑,在心灵的废墟耸立

死在汶川,葬在青川,埋在北川
死者的每一滴血,流入生者的灵魂
死者的每一根断骨,梗在生者的心窝
每一个消失的生命,消失的村庄
汇入一组冰冷、绝望的数字
生活在继续,一种力量穿透沉默
再尖锐的伤悲,必将在时光中磨平

生长的芦苇,压伤却不会被折断
点燃的心火,摇曳但不会被吹灭

在泪水中开始,在泪水中结束
一座哭墙,刻满数万个灵魂的印记
一个个抽象的“死难者”
一只只书包的“遗落”
遮蔽不住良心、责任与忏悔
我们低下头,向死者,向自然低头
死难者,以生的代价,推动一个民族前行

此时此刻,一个国家低于灵魂
幸存者,向死而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