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树的描述 (阅读2084次)



描述人

自始至终,我描述一棵树,它高处含着风,
众多叶片翻涌,像在力场中,纷扰如屏幕上雪花。
描述,是调出清晰图像,意见回到秩序。我将透露
当书写从积累遭遇结束处重来,新的描述
如何不纠结于时间,犹豫着开始也能走上无终。
至于描述空间,自哪一点起始对每一处都公平。
以及长短、虚实、高下、阴晴,我都辨得轻松。


描述人的回声

苦!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谁在收听我?
想不出道理的愁,遇上讲不清外观的急。
又路逢悖论的鬼打墙,撞成文弱:可以怨。
物理规律制约冥想当然的话语,现有的空闲
哪够悉数细微的瞬间!错路中又生出好多愿,
一群概念来剪径,索要我的操作性。都怪你夸口。
画家用模糊表现动,哲人将不可知作结论,
都旧了呀。甲和乙相互支撑说明丙的问题,
比喻啊,你这必杀技也给人杀了么?


喻体

像一团振荡的铃铛,宣告无定感已然入侵。
像一片错乱的钟摆:对时间,无人有基本的认同。
树中的风、的光多么慌乱,即使能解树的构造
也不解自身性质。虽也曾游图书馆,无故乱翻书,
又在观看角度上下功夫。就像……下一个比方给别人。
我像戏子到处赶场抖包袱,像变化得疲软的孙悟空。
说不好助益理解还是予人谬误。我年少时激情
是对“尽数对应”的热衷,终于都配好、成形,
物与物还是不能相互说明,只好给对应物
再来套新对应,我就落进比喻无尽的漩涡中。


本体

他走过场,那畸形的透镜,使你想起我。
我简单且实在,他诸多的类比令我含混。
人们更愿谈的,是与我同名的另一个所指,
它关乎根源,是变清醒的诱惑。青年热衷谈论,
就像装饰一座危险的城堡,思想此问题时,
落入彼问题的陷坑。至多使你感到生命虚无,
甚或更多探究的兴致。直到表达的枯竭和疾病
使你感到这本体真实存在,他人都似轻盈如鸽,
仿佛这本体只造访了你。那些不幸如人与人,
定理与偶然,都交给不枯竭的悲伤。古人的描述
因我赋景物以意义。你终于想汇入规律,
这迟暮的愿望,无论在我之前或后。


一个孤独的声音

声比形多一个,当其相互结伴,孤栖的是我。
公认的对应关系是个错,有个形象应配着我,
却携手报纸的吆喝。我航行其间找点儿突破。
当我寄居你心,感觉如一个密谋者在动手前
暴露给万人的注视。这是换方式思考的恐怖。
归纳所遗落的具体事件如呼啸松涛,只能远听。
人人爱公式,省力如滑轮组。精密地组合
物与物的生硬联结,描述中牵强的因果。


反光

我有无数方向,你怎能看到全貌?
透过空无缝隙,我无法随意,一簇簇
在粗糙处分散而减弱,偏离了目的,
你以为我消失。巨大的空无,我怎样瞄准你?
就像传球接球,有时是命定。你的生活
每个阶段围绕一个作者,觉得事事都如他说,
直到前人的例子都再不觉得契合:球飞了。
你怎样描述走神的光?无高潮的枯燥阅读
真打开了新世界,修正自身看法的历史?
告诉你,命运和我一样,有波粒二象性。


描述中浪费掉的时间

叶片是当下的实在,而飘忽与闪烁
才是你真正迷恋。实烂熟而无味,
人想征服虚。比如与某个女演员
通过新闻报道同居。比如网上的口角
转为每日耗神的仇恨。订一幅远山近水图
比拟日常的虚实,大家都劝你、教你
区分这两者。你终于想开,又突觉
“生活是有意义的”是更大的虚设。
讲着如契约般庄严,谁将它证明过?
前面像又多出来许多路。学生们
回校看你,一年比一年多,你却觉得
这是你引起的世界膨胀回来报复你。
你已用一生描述细节,用穷举法再造世界,
宣讲用户化的哲学。待那树密叶一片片
落在你脚下,终于给你描述的条件,
不再需要比喻和假设,依赖模糊的声光。
而那真实、清晰、具体却使你全然失去
对描述的兴趣。并明白:我是所有的时间。

2009-5-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