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读评:愛在:手語心言——對葉輝詩《一年只有這一天》的「過度闡釋」 (阅读1504次)



愛在:手語心言
——對葉輝詩《一年只有這一天》的「過度闡釋」

詩人葉輝的這首詩寫於2009年2月14日情人節,而可想而知,這首詩無可免俗地也被時間所命名——情詩。

「情」,可大可小,可左可右,可他可她,在此不再深究。在這裏,我們關注的是詩人如何通過語言去雕刻在這特殊日子的內心時光。

有沒有一種語言,不需要說出來?有沒有一種表達,內心洶湧在平靜的文字河流之下?即所謂筆涉深河?

詩人葉輝的這首詩名字叫《一年只有這一天》。從時間的線性看,「這一天」是短暫的,「一年」是漫長的。而當「只」把兩者混合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後,奇妙的內心錯位產生了——「一年」因著「這一天」而使期待不再漫長;「這一天」因著「一年」的守盼而使無常變成永恆。

葉輝的這首詩初看顯得淺白平淡,波瀾不驚。但當思緒深入到文字背後,一種隱隱的震驚就會隨閱讀展開。

1一年只有這一天
2我們的青檸被切成八片月光
3於是你咬啜了一片
4於是我咬啜了一片

在這一段裏,讀者可嘗試伸出雙掌,左手的拇指與右手的拇指碰觸,然後,左手的食指與右手的食指相接——這時,一個手語意指——「心」的圖案產生了。而「心」所指是「愛」!

把雙手相接的手指稍彎曲,就是一個檸檬的形狀。從平面上看,很像一個「月光」的形狀。這時,當把雙手交接的地方分離,各一邊,拇指和食指就剩下了手語「八」的形狀——正如詩句所言:「我們的青檸被切成八片月光」,而「青檸」的味道是酸與澀。「於是你咬啜了一片」、「於是我咬啜了一片」,由此,「酸與澀」的味道就被你我一起品嘗著,分享著。

5那麼就伸出你左手的食指
6那麼就伸出我右手的拇指
7交合而成凹凸的虎口
8好撒上一抹鹽巴

這一段中描述的是一種喝「墨西哥龍舌蘭酒」的儀式。據說龍舌蘭酒有很多種喝法,但這裏寫到的虛構的(因「你」的不在場)「儀式」場景的背後,卻有著語言的微波助瀾。「你我」、「左右手」相扣,有「執子之手」的意思。而「交合」、「凹凸的虎口」的歧義與多義,同樣能帶給讀者無盡的想像空間。

9於是我便舔一口
10你明天的二月十五
11於是你便舔一口
12我昨天的二月十三

當兩手「虎口交合」,從動作者的眼睛的角度俯視,雙手的中指、食指與拇指相隔於「虎口」,就像在「二月十三」與「二月十五」之間,「二月十四」就成了無法逾越的隔牆或瓶頸。

13於是便一起仰首吞盡
14河燈似的龍舌蘭酒
15於是一朵比一朵狠
16於是一朵比一朵辣

在這一段裏,酒,不是「喝」的,是「吞盡」;昏暗的燈光中,「龍舌蘭酒」像漂浮在黑夜河面——忘川上祭祀與懷念的「河燈」——於是,酒的滋味又狠又辣。

17我們的月光於是呼出了煙
18於是瞇成被遺忘的時光
19一年只有一天才想起一首老歌
20它老在追問:是誰,是誰……

據知,葉輝喜歡蔡琴的歌。他出版過一本散文集《煙迷你眼》就取名自蔡琴的一首歌《香煙迷蒙了眼睛》。這一段詩句中,詩人把蔡琴的另一首歌名《被遺忘的時光》也鑲嵌在裏面。《被遺忘的時光》的第一句歌詞是:是誰,在敲打我窗,是誰,在撩動心弦……記憶中那歡樂的場景……

21月光的魚尾悄悄滲出
22一朵鹹味的薔薇
23哦,你從來沒有二月十四
24哦,我從來沒有二月十四

蔡琴有一首歌叫《月光》:帶我去吧月光,隨便哪個地方,只要那裏沒人看出,我心中的憂傷……蔡琴還有一首歌叫《紅薔薇》:紅薔薇呀紅薔薇,夜來園中開幾蕊,猶在枝頭照在水,吩咐東風莫亂吹……而在這裏,這朵詩中的薔薇依然是「紅色」的,但味道卻是鹹的。文學寫作手法的「用典抒情」,指在文章中引用、截取前人(他人)的語句或使用前人(他人)的事蹟故事,藉以表達某種特定的含義。如果把之前的四段看作是「手語」,那麼接著的五、六段就是「心言」。而整首詩所要表達的與其說是最後兩句「哦,你從來沒有二月十四;哦,我從來沒有二月十四」,不如說就是詩的題目《一年只有這一天》——在這個「特殊」的時間、「儀式」的場合,卻因人物的「缺席」,或「缺席的在場」,使得這首詩更顯意味深長——酸、苦、辣、鹹俱全。(然而,隱在的「甜」,在哪里呢?)
2009年2月19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