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读评:是什么被列入了“黑名单”——读小安诗《黑名单》 (阅读1781次)



是什么被列入了“黑名单”——读小安诗《黑名单》


在翟永明的《非非女诗人秘事》中,是这么评述女诗人小安的:“小安是‘非非’中最为重要的诗人之一(文本意义上),虽然她并不是非非最重要的成员。小安长期在精神病院工作,现实生活之累,被她用诗歌的美妙激情来平衡。而她的诗歌,也有助于她对现实生活孤独和枯燥的短暂逃逸。相比起用“非非理论”武装起来的非非男诗人,小安的诗仿佛天生就带有非非色彩。在处理最日常的生活场景时,她完成了非非理论所期望的最理想的状态:凸现富有语感的语言本身、用口语和削弱了意义的表达,来传达平淡的诗意。”

当某个人、某种行为一旦被文字记录下来,并成为持有这一记录者的行为和心理禁忌,那么,这一份文字记录,就是所谓的黑名单。我们日常使用的有些手机也有“黑名单”的功能,当把不想接听的某人的电话号码输入进去后,选择开放“黑名单”功能,你就可以从此不再接听到此人的电话,不再被“黑名单”上的人烦扰。

在小安的诗《黑名单》中,女诗人首先给我们讲述了一只“没有脚的鸟”的故事: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
我不断地跟周边的人们说
它只能是一直飞呀飞呀
飞累了,就只能在风里睡上一会
它这一辈子啊,只能来地上一次

显然,读者可以从两个角度去理解这只“没有脚的鸟”。首先,在它出现之前,就已被女诗人列入“黑名单”,所以故意不给它一双落地的脚,让它一身风霜四处流浪飘零,疲倦了也不能停下来,“只能在风里睡上一会”,就如人的一次不切实际的童话般的梦想,如泡沫在虚空飘泊。正因如此,这只鸟的出现是珍贵的:“它这一辈子啊,只能来地上一次”,它的到来,就像是一次命运的昙花开放,目睹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另外,我们也可以认为,是在这只“没有脚的鸟”出现之后,才被女诗人列入“黑名单”的。而这只鸟准确地出现在:
公元2007年的4月19的夜
它出现于台州湾的这个城市

那么,这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女诗人没明说,读者也无从追问。当有心人以现代电子传媒手段进行搜索时,发现当天台州市气象台的天气预报是:2007年4月19日,星期四:今天、明天晴到多云。今天白天最高温度:21-23度,明天早晨最低温度:10-12度。沿海海面:偏南风5-6级阵风7级,下午6-7级阵风8级。表面看来,那天的天气不坏,平淡温和,然而,世事的难以逆料,就在于它的无风起浪。由此,更增加了叙事的不确定性,同时,也勾动了敏感读者的好奇心。

终于,这只“没有脚的鸟”被允许落地了,可是,女诗人还是不赋予它一双能走动的腿,也不让它以“鸟”的原来面目出现。女诗人不允许它飞,她“希望它能像狗一样地活下去”。

在一个女人的生命中,这是怎样决绝的态度。在这里,她把这只难得出现的“鸟”列入了“黑名单”,但事实上,她并非拒绝它,她只是不让“它”飞了,而且给“鸟”换了一种身份,甚至多给了“它”两条腿,让它以一条忠诚的、却一生都在大地上低姿态前行的“狗”的形象,继续生存下去。

读完此诗,我想到了鸟的翅膀“翼”。相信曾经经历过生活之痛的人,都曾有过希望自己能在最难捱的时候长出翅膀的渴望,渴望飞,渴望轻盈,渴望在翱翔中摆脱生存之重。可是,在小安的《黑名单》中,女诗人告诉我们,有时,把生命中最珍贵的拥有写进“黑名单”,转换身份成一条低调、实干的狗,可能才是让“梦想”得以继续安全存活的切实可行的办法。以反讽的姿态把所谓的“苟延残喘”,谐音成“狗延残喘”。

《黑名单》中所揭示的生存境遇是残酷和尖锐的。而女诗人小安以她独特“语感”叙述了一个魔幻化的戏剧性小场景,以第一叙事人称“我”,摹拟一个饱受生活重压的女性发出的,乍听上去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絮絮叨叨”,向读者展现了一个女性面对生活压力时,所承受和感受到的神秘的内心骚动和独特、智慧的生存选择。读后,让人心情沉重的同时又心生怜惜敬爱之情。

最后,无需多言,已昭然若揭,是什么被列入了“黑名单”?是一个女人的梦想?爱情?事业?某件事?某个人?更或许,这种人生感受的诗歌语言和不确定性,就是他们所说的“非非”了。女诗人小安在她的诗歌《黑名单》中做到了。
2008年8月

附小安诗:
《黑名单》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
我不断地跟周边的人们说
它只能是一直飞呀飞呀
飞累了,就只能在风里睡上一会
它这一辈子啊,只能来地上一次
公元2007年的4月19的夜
它出现于台州湾的这个城市
我希望它能像狗一样地活下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