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译贝克特《克拉普最后的录音带》 (阅读3094次)



此为翻译初稿,请不要转载。欢迎大家多挑毛病,原文见:
http://www.analogartsensemble.net/blog/TODO/Krapp%27s%20Last%20Tape.pdf

《克拉普最后的录音带》1

萨缪尔·贝克特

舶良指玄/译


将来的一个晚上。

克拉普的小屋。

舞台前部中央有一张小书桌,两个抽屉朝向观众。

坐在桌旁,面朝前,也就是坐在桌子有抽屉那面的背面,一个弱小的老人:克拉普。

破旧的黑色紧身裤穿在他身上显得太短。破旧的黑色无袖马甲,带四个宽大的衣兜。沉甸甸的银表和表链。脏兮兮的白衬衫在脖子那儿敞开,没有领子。一双惊人的肮脏的白靴子,至少有十号大,很窄,还是尖头的。

苍白的脸。紫鼻子。乱蓬蓬的灰发。脸也不刮。

高度近视(却不戴眼镜)。耳朵背。

沙哑的嗓音。特别的腔调。

费力地踱步。

桌上有一台带扩音器的磁带式录音机2,好多盛有一盘盘录音带的纸版盒子。

桌子,紧接着它附近的区域笼罩在白色的强光中。其它区域一片漆黑。

克拉普静止片刻,重重地叹气,看表,在衣兜中摸索,掏出一个信封,放回去,继续摸索,掏出一小串钥匙,举到眼前,挑出一片,起身挪到桌子正面。他弯腰,用钥匙打开第一个抽屉,朝其中窥探,伸手到里面摸索,掏出一盘录音带,仔细看,放了回去,锁上抽屉,用钥匙打开第二个抽屉并朝其中窥探,伸手到里面摸索,取出一大根香蕉,仔细看,锁上抽屉,把钥匙放回衣兜。他转身,走近舞台边缘,停步,抚摸香蕉,剥皮,把皮丢到脚上,将香蕉末端含在嘴里保持不动,茫然凝视前方。终于,他咬掉香蕉末端,转过身沿舞台边缘来回踱步,在光中,每一来或一回都不过四或五步,边沉思边吃香蕉。他踩到香蕉皮,打滑,差点儿摔倒,恢复平衡,弯下腰仔细看香蕉皮而后推开,仍然俯身,他的脚踏在舞台边缘,身临下方观众席。他继续踱步,将香蕉吃完,回到桌旁,坐下,静止片刻,重重地叹气,从衣兜掏出钥匙,举到眼前,挑选钥匙,起身挪到桌子正面,用钥匙打开第二个抽屉,掏出第二根大香蕉,仔细看,锁抽屉,把钥匙放回衣兜,转过身,走近舞台边缘,停步,抚摸香蕉,剥皮,把皮丢到下方观众席,将香蕉一端含在嘴里保持不动,茫然凝视前方。终于,他产生一个念头,把香蕉放进马甲的兜里,一端露在外面,他鼓足全身力气快步走进舞台后方的黑暗。十秒钟。响亮的开瓶塞声。十五秒钟。他拿着一本旧账簿回到光中并坐到桌旁。他把账簿放在桌上,擦嘴,用马甲的前襟擦手,将双手用劲儿拍,之后握在一起相互揉搓。


克拉普:

(精神旺盛地)哈!(他俯身向账簿,翻页,找到想要的条目,读)盒子……第三——个3……录音带……第五盘。(他抬起头凝视前方,津津有味地)录音带!(停顿)录————音带4!(幸福地微笑。停顿。他俯身桌上,细细地看并翻查那些盒子)第三盒……第三……四……二……(惊奇地)九!慈悲的主!……七……哈!小痞子!(他拿起盒子,朝其中窥看)第三——盒。(他把盒子放在桌上,打开并仔细看里面的录音带)录音带……(他盯着账簿)……五……(他仔细看录音带)……五……五……啊哈!小混混!(他拿出一盘录音带,仔细看)第五盘。(他把录音带放在桌上,关上第三个盒子,放回其他盒子中间,拿起录音带)第三盒,第五盘。(他俯身在录音机上,抬头看,津津有味地)录————音带!(幸福地微笑。他俯下身,将录音带装到录音机上,搓着手)啊!(他盯着账簿,读那页最下面的一条)妈妈终于安息……嗯……那黑色的球……(他抬起头,茫然凝视前方。迷惑)黑色的球?……(他再次盯着账簿,读)那个黑皮肤的护士……(他抬起头,沉思,再次盯着账簿,读)肠胃状况的轻微改善……恩……难忘的……什么?(他俯身贴得更近看)秋分日,难忘的秋分日。(他抬起头,茫然凝视前方。迷惑)难忘的秋分日?……(停顿。他耸肩,再次盯着账簿,读)再见了——(他翻到下一页)——爱。

(他抬起头,沉思,俯身在录音机上,接通录音机并摆出倾听的姿势:身体前倾,肘部支在桌上,手鞠在耳畔朝向录音机,面朝前)

录音带:

(雄赳赳的声音,很是拿腔拿调,一听就是多年前的克拉普)今天我三十九岁了,听着好像——(为使自己更舒服他把那些盒子中的一个敲下桌子,咒骂着,关掉录音机,粗暴地将那些盒子和账簿都推搡到地上,将录音带退回开头,接通,继续方才的姿势)今天我三十九岁了,听着好像一声钟,和我过去的软弱说拜拜,已经有一脑子的理性去怀疑……(犹豫)……浪尖——之类的东西。庆祝这件可怕的事5,这几年都是这样过,安静地泡酒馆。没有灵魂。闭着眼坐在火前,剥开谷子和谷壳。随手记下三言两语,在信封背面。回到我的窝真好,在我过去的破烂里。刚吃掉不好意思地说三根香蕉并且只是挺难挡住第四根。对我这样的男人来说要了命的事。(狂暴地)把这些切掉!(停顿)我桌子上方的新吊灯是个了不起的进展。和四周这所有黑暗一起我感到不那么孤独。(停顿)某种程度上说。(停顿)我爱一起床就在里面走来走去,然后回到这儿到……(犹豫)……我。(停顿)克拉普。

(停顿)

谷子,现在我想知道我指的是什么,我指的是……(犹豫)……我想我指的是那些事是值得有的当所有的灰尘都——当我所有的灰尘都落定了。我闭上眼并且试着并且想象它们。

(停顿,克拉普闭目片刻)

今晚出奇的静,我竖起耳朵听不见一丝声响。老麦克格伦小姐平时总在这时候唱歌。但今晚没有。她说那是她姑娘时代的歌。真难想象她做姑娘时的样子。她倒是个挺好的女人。康诺特,我喜欢。(停顿)我也唱唱我的那个年纪,如果我有过?不。(停顿)我做小伙子的时候唱过歌吗?不。(停顿)我唱过歌吗?不。

(停顿)

刚听着那些逝去了的日子6,碰巧就遇上。我没在簿子上查,但最少也是十到十二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应该还和比安卡断断续续地住在基达街。好嘛除了这个,天哪是的!毫无希望的生意。(停顿)没有太多关于她的,除了对她那双眼睛的爱慕。很温暖。我突然又仿佛看到它们。(停顿)无与伦比!(停顿)啊好嘛……(停顿)这些逝去的下午令人厌烦,但我总觉得它们——(克拉普关掉录音机,沉思,接通录音机)——有助于开始一次新的……(犹豫)……回忆。真难想象我曾是那么一个小崽子。那嗓音!天哪!那种抱负!(简短地笑,克拉普也跟着笑)那份儿坚决!(简短地笑,克拉普也跟着笑)特别是还想节制喝酒。(克拉普简短地、自顾自地笑)统计数字。一千七百个小时,不能像过去的八千个那样,要只按照得到许可的预设过日子。大于20%,比方说他40%的醒着的时候。(停顿)计划一套不那么……(犹豫)……销魂的性生活。他爸爸最后的病。衰减着的对快乐的追逐。做不到的放松。笑话那些他叫做青春的感谢主啊那终于到头了。(停顿)那儿的虚假的环。(停顿)作品中的阴影……大酒瓶。去靠近——(简短地笑)——冲着普罗维登斯乱叫。(延长的笑,克拉普也跟着笑)这所有的痛苦中剩下什么?一个穿破旧的绿色外衣的女孩,在一个火车站的站台?不是吗?

(停顿)

当我回——

(克拉普关掉录音机,沉思,看表,起身,走进舞台后方的黑暗。十秒钟。开瓶塞声。十秒钟。又一声瓶塞。十秒钟。第三声瓶塞。十秒钟。忽然传出颤抖着的歌声)

克拉普:

(唱)
白日忽终结,
缓缓近黑夜——夜,
阴影——7

(一阵咳嗽。他回到光中,坐下,擦嘴,接通录音机,继续他倾听的姿势)

录音带:

——顾逝去的岁月,我愿由此重现那眼神的光彩,当然还有那运河边上的房子,妈妈临终时躺在里面,在那个晚秋天,她长期的孀居8之后,(克拉普打了个颤),还有那——(克拉普关掉录音机,将录音带后退了一点儿,耳朵更贴近录音机,接通录音机)——临终时躺在里面,在那个晚秋天,她长期的孀居之后,还有那——

(克拉普关掉录音机,抬起头,茫然凝视前方。做着一个一个音节地读“孀居”这个词的口形。不出声。他起身,走进舞台后方的黑暗,拿着一本巨大的词典走回,放在桌子上,坐下来查找那个词)

克拉普:

(读词典上的条目)作为——或保持——一个寡妇——或者鳏夫的状态——或情形。(仰面。迷惑)作为——或保持?……(停顿。他又盯着词典。读)“孀居的深色黑纱”……同样适用于动物,特别是鸟……寡妇鸟或织巢鸟……雄性的黑色羽翼……(他仰面。津津有味地)寡妇鸟!

(停顿。他合上词典,接通录音机,继续倾听的姿势)

录音带:

——堤坝边上的长椅,从那儿我能看见她的窗户。我坐在那儿,在刺骨的风中,盼望着她快些离去。(停顿)几乎没有灵魂,只有些常来常往的人,护士,婴儿,老人,狗。我都太了解他们——哦当然我指的是外表!最常忆起的是一个黑皮肤的年轻美人儿,一身白色的护士服,程式化的动作,无与伦比的胸部,推着一个带大黑篷的婴儿车,像极了葬礼上的玩意。我每次朝她那儿看她都也正看着我。然而当我鼓起胆子跟她搭话——没人介绍我们认识——她威胁我说要叫警察。好像我要对她的贞操图谋不轨似的!(笑。停顿)她那脸蛋儿!那眸子!就像……(犹豫)……橄榄石!(停顿)啊好嘛……(停顿)我就在那儿当——(克拉普关闭录音机,沉思,重新接通录音机)——死亡这瞎子降下9,那些肮脏的棕红色波浪般的事中的一件,我正把球扔给一条白色的小狗。刚好抬头看到它10在那儿。全都结束了,终于。我拿着球坐了一会儿而那条狗一直对我又吠又抓。(停顿)时辰。她的时辰,我的时辰。(停顿)那条狗的时辰。(停顿)最后我把球丢给他11被他用嘴接住,轻轻地,轻轻地。一个小的,旧的,黑色的,硬邦邦的,实心橡胶球。(停顿)我会一直感觉到它,在我手中,直到我临死的日子。(停顿)我应当留着它。(停顿)却把它给了那条狗。

(停顿)

啊好嘛……

(停顿)

那是精神上深重的阴霾和贫乏交织的一年,直到三月那个难忘的夜晚,在防波堤的尽头,咆哮的风中,永不忘记,当我猛然间洞悉了一切。终极的画面。这奇妙的景象是我今晚最该记录下来的,以防有一天所有该做的都做完了也许记忆里再剩不下一星半点,热或者冷,为那个奇迹那……(犹豫)……为那将它点亮的火。我突然间看到然后就是它,这信念我一辈子都坚持着,那便是——(克拉普不耐烦地关掉录音机,将录音带快进,再次接通)——巨大的花岗岩,泡沫飞溅在灯塔的光束中,风速仪旋转得像个螺旋桨,我终于明白我总在抗争并试图驾驭的黑暗其实——(克拉普咒骂着,关掉录音机,将录音带快进,再次接通)——无法分割的联合体直到我分开暴风雨和夜晚用那理解之光和火——(克拉普更大声地咒骂着,关掉录音机,将录音带快进,再次接通)——我的脸埋在她双乳间,我的手在她身上。我们躺着一动不动。而我们身体下面一切都在动,也动摇着我们,上上下下,从这边到那边。

(停顿)

以往的午夜。从不知如此的寂静。大地上仿佛渺无人烟。

(停顿)

我就此结束——

(克拉普关掉录音机,将录音带后退,又接通录音机)

——上面的湖,乘着小船,离开湖岸,随波逐流。她展开身体躺在船底,手枕在头下闭着双眼。太阳燃烧着落下,轻风徐来,湖水美丽而欢快。我注意到她大腿上有块擦伤就问她是怎么弄的。摘醋栗,她说。我又说我觉得那没希望再那样下去没好处,她同意了,都没睁开眼看看。(停顿)我要她看我,过了会儿——(停顿)——过了会儿她看了,但那双眼睛只眯着,因为阳光刺眼。我俯下身去给它们阴凉它们便睁开了。(停顿。低声)让我进去。(停顿)我们在那些旗子间漂来荡去,粘在一起。他们下去的路,叹息,在那根棍子前面!12(停顿)我扑上她的身体,我的脸埋在她双乳间,我的手在她身上。我们躺着一动不动。而我们身体下面一切都在动,也动摇着我们,上上下下,从这边到那边。

(停顿)

以往的午夜。从不知如此的寂静——

(克拉普关掉录音机,沉思。而后他在衣袋中摸索,摸到那根香蕉,掏出来,仔细看,放回去,摸索,掏出那个信封,摸索,将信封放回,看表,起身走进舞台后方的黑暗。十秒钟,摇晃酒瓶的声音,而后是短暂的吸管吮吸声。十秒钟。他有点儿摇晃地回到光中,走到桌子前面,掏出钥匙,举到眼前,挑选钥匙,用钥匙打开第一个抽屉,朝其中窥探,伸手到里面摸索,取出录音带,仔细看,锁上抽屉,把钥匙放回衣兜,走到座位上坐下,将录音带从录音机上取下,放在词典上,把空白录音带装在录音机上,从衣兜中掏出信封,参看了几眼背面,放在桌子上,接通录音机,清了清嗓子就开始录音)

克拉普:

刚听着那个傻逼小丫挺的说话,把我带回三十年前,不敢相信我以前怎么那么糟。感谢主不管怎么着都过去了。(停顿)她的眸子!(沉思,意识到他正录下空白,关掉录音机,沉思,终于)那儿的一切,一切,所有的——(意识到这些没有被录下来,接通录音机)那儿的一切,这衰老的烂泥球上的一切,所有的光和黑暗还有饥饿还有宴席属于……(犹豫)……那把年纪!(大声喊)是啊!(停顿)随他去!主啊!让他别再琢磨那些作业了!主啊(停顿,疲倦地)啊好嘛,也许他是对的。(沉思。意识到。关闭录音机。参看信封)呸!(将信封揉搓过又扔到一边。沉思。接通录音机)无话可说,哼一声都不想。一年如今意味着什么?胃里翻上来的酸东西还有铁板凳。(停顿)讲录音带这个词上瘾。(津津有味地)录————音带!过去五十万时刻中最幸福的一刻。(停顿)卖了十七本,其中十一本卖批发价给大海那头免费流通的图书馆。出名了。(停顿)一磅六或者,八应该没错。(停顿)出门慢慢溜达个一两回,在夏天变冷之前。在公园坐着发抖,被梦想淹没并燃烧着离去的愿望。没有灵魂。(停顿)最后的奇妙景象。(暴烈地)把它们压下去!(停顿)重新读《艾菲儿》13来清14眼睛,每天一页,重新流泪。艾菲儿……(停顿)本可以和她好好过日子,在波罗的海上,那松林,那沙丘……(停顿)我能吗?(停顿)她能吗?(停顿)呸!(停顿)范妮来过两三次。皮包骨头的老婊子精。做不了忒多,但我看总比在两腿中间乱撸好。最后那次还真不赖。你怎么做到的,她说,以你这把年纪?我对她说我这辈子都在给她存着呢。(停顿)去做过一回晚祷,就像我穿着短裤的时候。(停顿。唱)

白日忽终结,
缓缓近黑夜——夜,
阴影——(咳嗽,接下来的声音几乎听不见)——自晚间
潜行在高天。

(气喘吁吁)睡着了从教堂长椅上滑下来。(停顿)有时候夜里纳闷要是最后拼一把都不能——(停顿)啊别喝了快上床睡觉吧。早起再接着流哈喇子。要么就撂在这儿。(停顿)撂在这儿。靠着东西躺在黑暗里——走来走去。一个平安夜里又在那个山谷,采集冬青树枝,有红浆果的那种。(停顿)一个礼拜天早晨又一次在克罗汉,在雾霭中,牵着那条小母狗,停下听那钟声。(停顿)还有好多这样的事。(停顿)再来一次嘛,再来一次。(停顿)那所有的陈年痛苦。(停顿)一次对你可不够。(停顿)扑上她的身体。

(长时间停顿。他突然俯身向录音机,关掉,扯下录音带,扔到一边,放上另一盘,快进到他想要的那段,接通录音机,倾听着凝视前方)

录音带:

——醋栗,她说。我又说我觉得那没希望再那样下去没好处,她同意了,都没睁开眼看看。(停顿)我要她看我,过了会儿——(停顿)——过了会儿她看了,但那双眼睛只眯着,因为阳光刺眼。我俯下身去给它们阴凉它们便睁开了。(停顿。低声)让我进去。(停顿)我们在那些旗子间漂来荡去,粘在一起。他们下去的路,叹息,在那根棍子前面!(停顿)我扑上她的身体,我的脸埋在她双乳间,我的手在她身上。我们躺着一动不动。而我们身体下面一切都在动,也动摇着我们,上上下下,从这边到那边。

停顿。克拉普的嘴唇动着。没有声响。

以往的午夜。从不知如此的寂静。大地上仿佛渺无人烟。

停顿

我就此结束这一盘。盒子——(停顿)——第三盒,录音带——(停顿)——第五盘。(停顿)可能我最好的年华已经逝去了。当时有份幸福的机会。但我也不想它们回来。我身体中已经没那团火了。不,我不想它们回来。

克拉普一动不动地凝视前方。录音带空转。


幕落





注释

1 独幕剧《克拉普最后的录音带》(Krapp’s Last Tape)创作于1958年,同年10月首演于英国伦敦皇家宫廷剧院(Royal Court Theatre),作为贝克特另一部戏剧《终局》的暖场,由唐纳德·麦克温尼(Donald McWhinnie)导演,帕特里克·玛吉(Patrick Magee)饰演克拉普。原剧本为英文。通常该剧与《等待戈多》(Waiting for Godot,1952)、《终局》(Endgame,1957)、《美好的日子》(Happy Days, 1960)并称为贝克特四名剧,也是四部中国内唯一尚无中译本的一部。该剧为爱尔兰演员帕特里克·玛吉创作,原名《玛吉独白》(Magee Monologue),灵感源于1957年12月贝克特收听玛吉在BBC第三频道朗读贝克特小说《莫洛伊》(Molloy)和《自被舍弃的作品》(From an Abandoned Work)时的感受。含有一些贝克特自身的创作焦虑和个人经历。关于此剧结构、人物和象征等详细的分析可见:
http://en.wikipedia.org/wiki/Krapp's_Last_Tape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著名演员里克·克拉彻(Rick Cluchey)、约翰·赫特(John Hurt)和戏剧家哈罗德·品特(Harold Pinter)也都饰演过克拉普这个角色。

2 这里的录音机指的是那种老式的,将磁带轮绕在轴上实现功能的那种(如图:
file:///C:/Documents%20and%20Settings/poetshen/Local%20Settings/Temporary%20Internet%20Files/Content.IE5/65NWPCZ6/428261152%5B2%5D.jpg),与我们通常见到的录音机不同。

3英文“3”的单词是“three”,此处原文作“thrree”,表示拖长了读法,故此处翻译为“三——”。

4 原文为将“磁带”这个词“spool”拖长了读的“spooool”,表示一种拖长了的读法,是无聊时打发时间的消遣。考虑到舞台演出,翻译成“录————音带”,发“录”这个音的时候演员可以掺入口技效果。

5 指自己为自己庆祝生日,每年都是相同的方式:独自泡酒馆,在信封上打草稿,听自己过去的录音并录下新的……

6 指录这盘录音带前克拉普刚刚听了他更早年的录音。

7 选自巴林·古尔德赞美诗《白日忽终结》(Baring-Gould Hymn,Now the Day is Over),在开始几次演出中一直存在着,但后来贝克特感到它“过于笨拙和直接”。

8 原文为“viduity”,是“守寡”这个词文绉绉的叫法,故译为“孀居”。

9 原文为“the blind(瞎子)”,“A drawn blind(憔悴的瞎子)”为“死亡”的古老代称,贝克特在戏剧《乖乖睡(Rockaby)》中同样用到了这个代称:“let down the blind and down”。此处为保持语句流畅和便于表演过程的观众理解,译为“死亡这瞎子”。

10 指死亡。

11 指狗,原文为“him”,故译为“他”。

12 这一段有强烈的性暗示,言语颇令人费解,故只好直译,希望明白人指点。

13 指西奥多·冯塔纳(Theodor Fontane,1819-1898)的小说《艾菲儿·布莱斯特》内容写一个普鲁士贵族家庭出身的美丽少女艾菲儿,17岁由父母作主嫁给母亲旧日情人男爵殷士台顿。艾菲年轻、热情,喜欢玩乐,而殷士台顿则已年近40,亟亟于猎取功名利禄,无暇关心妻子的生活。艾菲渐渐地感到日子过得寂寞无聊。殷士台顿的一位友人——少校军官克拉姆巴斯认识了艾菲。两人从此常常一起出外效游,不久发生了关系。六年以后,殷士台顿在一次偶然机会中发现此事,为了捍卫名誉,他和克拉姆巴斯进行了一场决斗,决斗结果是克拉姆巴斯被打死,艾菲被退婚,亲生女儿离开了她。艾菲一个人和女仆罗丝维塔孤零零地住在柏林。最后她身患重病,父母才允许她回娘家居住,不久,就死在那里。

14 原文为“scalded the eyes out of me(烫洗眼睛)”,为舞台演出便于理解,译为“清眼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