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慢跑者 (阅读4603次)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到邮局领取退休金
可以早睡早起,完全听凭内心的安排
六月的天空象一道斜杠插入,删除床板尽头
肉感的悬崖,溅起一片燕语莺声
以及昨夜房事中过于粗暴的口令


缺乏目的,做起来却格外认真
白网球鞋底密封了洪水,沿筋腱向脚踝
输送足够的回力,一步步检讨大地
只有老套经验不足为凭,他决定尝试
新的路线,前提当然是:身披朝霞的工程师
还能爬上少妇茁壮的高压塔


“多吃大豆,少吃猪肉,每天用日记
清洗肠胃” 还要剥开个性
露出人格,“看看它还能否嘶嘶作响,
象充电灯里骄傲的旧电池”
所以,他跑得很慢,知道在赛跑中
即使甩掉了兔子,还会被数不清的霉运追赶


可行之计在于为体魄画上节奏的晨妆
肚子向前冲,让时光也卷了刃
但小区规划模仿迷宫,考验喜鹊的近视眼
于是,他跑得更慢,简直就是蹑手蹑脚
生怕踩碎地上的新壳(它们沾着晨光的油脂
刚刚由上学的小孩子们褪下)


他跑过邮电局,又经过家具店
其间被一辆红夏丽阻隔,他采取的是
忍让的美德,蜷起周身蔬菜一样的浪花
努力缩成一个点,露水中一个衰变的核
防备绊脚石,也防备雷霆
从嘴巴里滚出,变成肤浅的脏话


惊扰一片树叶上梦游的民工
而马路尽头,正慢性哮喘般喷薄出城市
朦胧的轮廓,清风徐徐吹来
沿途按摩广告牌发达的器官
这使他多少有点兴奋,想到时代的进步
与退步,想到成队的牛羊


已安静地走入了冰箱,而胖子作为经典
正出入于每一个花萼般具体的角落。
“我们的推论丝丝入扣,象柏油里掺进了
白糖,终于在尽头尝到了甜头!”
慢跑者意识到心脏长出多余的云朵
灵魂反而减轻了负担


他跑上了河堤,双腿禁不住打晃
看到排污河闪闪发亮地伸向供热厂
一轮红日刺入双眼,在那里
明媚之中,无人互道早安
只有体操代替口语,为下一代辩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