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的上世纪90年代诗存 (阅读1282次)




1995年到1999年部分旧作整理

    在1995年到1999年的记忆中,是我狂热爱好诗歌的时期,其间大约写有近400首,但由于那时年轻,身似飘蓬,诗稿大部在频繁的迁徙中遗失了,甚为可惜!保存下来的大多是曾发表在报刊上的,现在看来,发表于我的唯一好处是帮助我保留诗稿了。如今,网络在这方面的好处更是显而易见。
  从这些存留不多的诗中仍可见自已当时执着跋涉的身影,甚为感慨。



《流浪的蚂蚁》
 
气喘吁吁地爬过水泥
爬上高高的门槛
流浪的蚂蚁累了
      
这是一个厕所大的空间
积满了废纸、臭袜子和烟屁股
一张床占了一半的地方
床底下塞着小小的旅行包
桌上散乱着书和报纸
一个口杯,插着相依为命的牙膏牙刷
      
“看来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开门可见一山的泥土和桔林
金黄的桔子喜庆地挂在枝头
找个小洞洞往里一躲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偶偶看一下主人灯下读书的样子
也是很好的
      
流浪的蚂蚁在门槛上睡着了
流浪的蚂蚁在门槛上做了一个好梦

      1997年10月




《等待》
    
在这寂寞的夜晚
让我完成最后的守候
    
曾经是那样地期盼
在某个美丽的时刻
你的足音踏破夜的宁静
驻立在我的门前
然后,轻轻敲响
那扇正在等待的门

当子夜的钟声  沉缓地
弥满整个夜空
失望的心啊
便在这淡淡的忧伤中
缓缓地步入梦乡

     1996年10月





《远方的朋友》

没有点灯的夜晚。我在窗前听雨
秋雨。一阵一阵走过
孤寂的脚步
像在徘徊,又像在寻找

我能想象得到  她是如何
一步一步地跋涉
从遥远的西伯利亚草原
走过 长城
走过 黄河
走过 长江
来到我的窗前
为了一年一度的心灵之约
 
昨天。当最后一枚桂花在风中飘落
疼痛地打在我的额头
我知道,她就要来了
我给菊花培好土
给一串红施好肥
然后 静静地
等待这位来自远方的客人
打开菊花 打开一串红
再斟一壶酒
对——酒——当——歌
    
当我听到菊花绽开如同天籁的声音
以及  她苍凉而修长的手指“嗒嗒”地
敲响尘封的窗棂
我便饱含泪水 张开窗子
    ----拥她入怀

       1996年11月







《历史》

历史是一双沧桑的手
双手拂过的地方
布满遗憾的痕迹
    
历史是一片汪洋
汪洋漫过的地方
淹没了最后了一声呻吟
    
历史是一座坟墓
坟墓里沉寂着
曾经生动的爱情和干戈
    
历史是一个转轮
转轮依依呀呀
重复着永不变更的主题和流程
    
    1996年3月


 

《体验孤独》
  
今夜。没有月亮。一位孤独的诗人。
在都市深处体验这个城市。
冰冷的黑夜。冰冷的孤独。
  
街道。平滑的寂寞地延伸。昏黄的路灯。
城市疲倦的眼睛。楼宇
高高矮矮。黑色的身影  在夜色中
静穆地肃立。
最后一个舞厅。最后一间酒吧。
最后一辆汽车。最后一盏台灯。
都沉寂了。
时间的脚步,轻悄悄地移动。
一寸一寸地丈量夜的深度。
  
此时。没有人能一个诗人在这如水的宁静中
更懂得  珍惜眼前的宁静。
在黑暗中静坐。
一尊雕像,淹没于夜的海洋。
  
就这么孤独的坐着。我的思想
来之于孤独 又 孤独地消亡
像人迹罕至的山谷的昙花
生也无声 息也无声
  
这很容易使人想起。悠扬的古筝
还有酒  剑气  以及古人的月亮。
举杯。饮一腔豪情。
拨剑。凝一弘秋水。
李白的酒。苏轼的酒。
稼轩的剑。放翁的剑。
都  澎湃在孤独的浪涛。他们周遭
亦像今夜的寂寥么?
那么悲壮的一唱。感化了万古江山。
  
而我的思绪。在城市的水泥上
艰难的爬行。
像翅膀积满尘土的小鸟
想往天空,却  无力飞翔。
  
眸子里划过一道流星。那是
上帝的眼泪。
刹那的光明  沉入黑暗的深渊。消失了。
  
几天前,在省博物馆。一个几百平方米的空间
展览着这个城市二千多年的文明。
一件纱衣。一具女尸。一本书。几张图。
零零落落。挂在那里。像一个个残破的传说。
在遥远的地中海。爱琴海岛上。
一个近乎神话的文明,辉煌了两个半世纪。
--------突然消失。
  
钢筋终将腐蚀。水泥也会散作尘土。
这个城市的今天
在未来的博物馆。会有几个平方的空间?
今夜的孤独属于今夜么?
未来的人们 是否 也将在这片土地上
体验  同样的黑夜。同样的宁静
以及  同样的孤独。
  
         1996年冬







《西楚霸王》

      ——看陈凯歌电影《西楚霸王》

十面埋伏,四面楚歌里
一代霸王正以不可挽回的颓势
走进历史
再没有出现章邯城下破釜沉舟的奇迹

另一位悲剧英雄——韩信
以一场空前的胜利为自己的英名加冕
那夜的月亮很圆很亮
银白的月华洒满这血腥的古战场

楚歌在明净的夜空回荡
向霸王军展开最凌厉的攻势
十万大军退潮崩溃  奇迹啊
一曲楚歌战胜了所向披糜的霸王军

霸王无言
晚风猎猎地吹起他的衣襟
听歌声沉重地滚过心坎
困兽般的双眼一片晶莹

茹血的大刀不再峥嵘
追风的乌乌骓亦自徘徊
可虞姬的爱恋依然
刀与火,掩不住美人的柔情

苍茫的月下,霸王与虞姬对酒当歌
远去了山下百万大军,楚歌阵阵
一樽战火中的美酒
醉了霸王,醉了月亮,醉了那个古老的爱情

一曲英雄末路的悲歌
使刘邦的江山为之失色
美人衷情的鲜血
浸透了那个古老的爱情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在那横剑的一瞬
我听到历史老人沉重的叹息

不以成败论英雄,正如不以古老论爱情
一次毁灭的惨败并未能湮没霸王
在一片对刘邦的轻蔑里
霸王,依然那个时代的铁血英雄

不朽啊,爱情。千年之后
一如当初的美丽
那场两千年前的生死之恋
胜却了刘邦的万里江山

乌江的风还在低吟着
乌江的水还在依徊着
不见了
霸王的身影,以及,那轮苍凉的明月

                            1995年




  《被大雨困在屋子里》
  
  被大雨困在屋子里
  一只蚂蚁
  忧郁地望着满地泥泞
  仓库的食物一点点减少
  
  被大雨困在屋子里
  被黑暗紧紧地包裹着
  怀念阳光灿烂的日子
  消磨短暂的青春岁月
  
  怀念和一条鱼的相遇
  怀念和一片浮萍的际会
  怀念曾经错过的另一只蚂蚁
  怀念曾经伤害过的一片梅花
  
  被大雨困在屋子里
  细致地阅读心事
  被巨大的潮湿包裹着
  忧郁地望着雨水纵横的天空

                  1999年





  《灯下独酌》
  
  看指针一刀一刀地分割时间
  看台历成片成片地展示岁月
  看一只小甲虫
  匍匐在墙上地图
  从欧洲爬到美洲
  
  我踱进寂寞的酒杯了
  酒波幻发迷离的灯光

                   1998年






《小草》

我如此平凡地匍匐在广袤的土地上
每一个清晨,每一个黄昏,每一个宁静的午后
挥舞纤细的茎,纤细的叶
向她致以最深沉的敬意

不是没有过参天的向往
也曾做过葳莛的梦
在梦的光环中飞舞
远离了亲爱的的泥土
曾在江河漂流,曾在墙头舞蹈
曾在蝴蝶的喝采声中
拒绝蚯蚓朴素的劝告
无数次美丽的失落之后
而今归于现实的土壤

我是燃烧绿色火焰的大地的孩子
深情依偎这片辽阔地土地
如今的日子拒绝荒芜
虽会有雷闪,也会有风霜
不变的是青翠的信念
每当细雨洒过,夜露飘过
我便伸手采撷一颗颗珍珠,献给泥土

          1998年8月





《海 贝》

我被一个偶然的巨浪搁弃在沙滩上
沙滩禁锢着大海的波浪
在干涸的日子里
凝望着大海风起云涌

不指望另一个偶然的巨浪
将我重新带回大海
也不愿成为美丽的死亡的贝壳
妆点荒芜的沙砾

于是竖起尖锐的耳朵
倾听大海的潮汐
一步一步艰难地移动
不作声,也不流泪

       1998年6月25日





《街头吉它手》

风好混浊

你跳宕的轻灵的手指
在灰色的弦上舞蹈
音乐从指间忧郁地淌出
流入纷繁的大街和行人的眼睛
身披都市淡漠的目光
缓缓地面无表情地诉说

你是这个世界永远的歌者

         1997年2月于长沙






《晚香玉》

我已孤独了一个夜晚
没有月亮没有星星也没有虫鸣
风从身边掠过
带走了我芳香
我站在漆黑的夜的深处
守望池塘边那根漆黑的枯枝

不知道我的芳香
是不灌溉了夜莺们宁谧的呼吸
当燕子从青灰的晨曦里飞过
我便轻轻合上温郁的花瓣
享受身边人们走过的声音

       1997年9月于长沙





《春天,我有一个美丽的计划》

春天,我有一个美丽的计划
希望在夏天有一份很好的工作
确切地说,能够赚一点钱
生存不应该成问题
然后,再写一个中篇,大约三四万字
再然后,约几个真诚的朋友
每逢节假之日在一起聚聚
“杯盘狼藉,不知东方之既白。”

现在的春天对我不好
她在最后的关头背叛了我
雨啊,雨啊,连绵不断地下
下灰了我的运气
朋友们打趣:阿林,你的鼻子怎么扁了?
我知道,那是碰的

在春雨中走进一个又一个单位和公司
一次又一次推销自己,一次又一次被踢到门外
我说:我们是隔夜变味的猪肉,没人要喽
有人冷笑:不要自抬身价,我们现在是身染爱滋病的老妇女呢
大家附和:是的,是的

这使我想到夏天
你好,夏天,你是那么热情
不像反覆的春天。
春天是小人呢,你是君子
热热烈烈地来,清清爽爽地去

你知道,在夏天我有一个美丽的计划:
找一份工作,写一个中篇,约几个真诚的朋友
每逢节假日的时候在一起聚聚:
“杯盘狼藉,不知东方之既白。”

         1997年4月11日于长沙





《夜听音乐》


1、《献给爱丽丝》

那是怎样的温柔啊
丝丝 缕缕
仿佛三月的微风
拂过新绿的杨柳
又如五月的细雨
洒入缤纷的花丛

一朵粉红的玫瑰
在飘渺的梦幻中绽放


2、《命运》

山,高山,高!高!!高!!!
峰,险峰,险!险!!险!!!
号角在吹,鼓点在响
我们登!登!!登!!!
我们攀!攀!!攀!!!

压迫,奋争
奋争,压迫
一面大旗倔然屹立
迎着风暴招展
猎猎有声——

        1995年9月





《自画像》

热辣辣的街道我来去如风
从一个商店走向另一个商店
推销可爱的卫生纸
“抓紧我!”
可爱的钞票大声呼喊
在手心里大汗淋漓

我在酸痛的夜里写诗
犹如在非洲的沙漠里爬行
——这悲哀的无望的挣扎呀!

          1997年7月




《蜡烛》



洁白的身子
站在桌子中央
一声吆喝

“唰——”
撕开了沉重的
黑暗



在流泪吗?
不,你分明在舞蹈

误解了几千年
不过是风的中伤

        1998年6月8日





《致鱼孩子》(5首)
     
  (一)
  
  远远的
  你听到大海的涛声
  看到飞溅入云的浪尖
  便兴奋地用尾巴拨起水花
  一层又一层
  响应着大海的召唤
  
  这里不过是一汪浅浅的池塘
  
  不会禁锢你的 也不愿
  流着泪
  决开一道美丽的塘堤
  让你进入江河 游向大海
  
  鱼也随你去 虾也随你去
  只留下曾经油油的水缲
  慢慢地干涸 死去
  
  
  (二)红鲤之死
  
  还没跳过龙门
  便收到了死亡的信笺
  
  一支鱼枪慢慢地飞过来
  巨大的凌厉的杀气 无法躲闪
  
  张惶地扭动身躯
  挣扎-----恐惧------绝望-----
  
  之后 便是漫长的等待
  甚至期望
  
  终于 眼睁睁地看它切入生动的肌肤
  裂帛的声音美丽如音乐
  
  一种快感
  静静一漫过全身
  
  周遭
  寂然无声
  
  
  (三)
  
  总是走不出
  97年搂夜的那轮圆月
  和去年夏天的那阵狗吠
  总是挥不去
  你床上桌上椅上的身影
  和你眼眸脸庞心灵的一笑一颦
  
  总是让你哭让你失望
  总是只为追求心中的梦想
  坎坷后才知道
  自已已深陷二反背律
  
  昨夜梦里取下了自已的脸
  上面写满了浮躁冷漠与狂傲
  我恨-----我笑------
  是它,是它掩盖了那颗活泼跳跃的心
  
  如今 雾散了 云收了
  河原来是干涸的
  山原来是光秃的
  田野原来是荒芜的
  
  站在空无一人的世界上
  四周飘荡着鬼魅的影子
  只有记忆中的海市蜃楼
  残酷的美丽着
  
  
  (四)
  
  你终于跨上白色的骏马
  绝尘而去
  所有留下的和没有留下的
  都足以让我细致地咀嚼一生
  
  所有的欢乐与悲伤
  所有的誓言与承诺
  都深深地铭刻心底
  伴我度过寂寞的岁月
  
  告诉你一个小小的秘密
  在你简单的行囊里
  我留下了一封简短的信
  信中写了四个字:
  等------你-----归-----来------
  
  
  (五)
  
  你离开的日子
  我在上班 每天
  与身边的人单薄地友好着
  或者 深刻地争斗着
  为了一斗三升米
  
  你离开的日子
  我使劲地抽烟 在
  书桌上放着一面镜子
  审视自已吞云吐雾的样子
  以及 左脸眼角的那道疤痕
  
  
  你离开的日子
  我理了个光头
  不愿做一个头发很重的矮胖子
  我看到了头发生长的全过程
  一点一点地覆盖一无所有的头顶
  
  你离开的日子
  偶偶也玩一两把麻将扑克
  输多赢少 更多的时候
  我在通过镜头看风景看人
  或者 趴在桌上写想你的诗
  
       1999年秋于长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