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大象的影子》及其他 (阅读1660次)



回民区的经歌

阿訇不知居于何处
唯一感受到他的
是穿透天灵的声音

时间的突然静默
夜半时分兀自清醒
是它产生的深度知觉唤醒我

惯于孤独的阿訇
用魂灵里的声腔与先人呼应
带领一个民族
潜伏城市核心区

一千多年,并不打算消灭
人们对于虔诚的仪式
经歌率领执念,进入星空

现在,唱歌的人那么近,
近得仿佛不在尘世

经乐让我沉陷
回到多年不打算返回的少年时:
与伊斯兰民族不愉快的交往经历
被这苍茫之音覆盖

多年后
我仅仅是在怀念它
怀念夜半悚悚浸骨的苍凉?
正如音乐架在理想之上
我的知觉刻入未知之音
09、3、25


挂在窗下的红棉袄

在最外边的
人工修建的钢丝窗下
她摇摆着
像可爱的女孩荡秋千

我停下脚步
多看几眼
我想抱住它
像抱住我从未得到过的布娃娃

那红袄
表情生动
牵我走进大城市
09、3、25

致梵高

已经无人介意你的丑
所有的美超越形骸,凌驾画布和经验

苦难是连环的
你的心坚持活在童年——
从矿井深处
以及农妇苟活的麦地

你死后一百年,你的画
被天价销售
你的声明几何倍增

今天,对于我
所有的认识都是新生
所有的眷恋都有情义

重新审视你作为人的意义
你献给世界的财富
在大洋深处汹涌

你的身后
世界该如何回馈你?
也许只有一再盯紧你的画:
最后,你将自己比作
夕阳下的向日葵
你并非真愿低垂脑袋
奔向黑夜

我想你始终热爱生命
用涂料和理想建筑美梦
你宁愿自行决断37年的生命
也不能在无光的世界苟活
哪怕一百年
09、3、25


致街头露寝的兄弟

夜里回住处
饶有兴味看他们
烧火,炒菜
有时见他们正支床架
有时听到大作的鼾声

冬天,西安很冷
与他们盎然的生活
格格不入

春天来了,我看到其中一位
穿着白衬衣和毛背心
整理被褥并左右张望

他们都那么瘦
身形相似
权且称他们为兄弟

09、3、20

认识的谬误

作为缘分的无形和情感的有形
对于所爱,唯有愈深的迷惑

我信赖的人
可以继续信赖
因为我无条件要去
信赖自己的真诚

相信最初的决定:与我建立
恒久关系的人,都与我一样
包含腐浊肉身以及心地的善良

为不可知的梦靥嚎啕?
作为必然的错误和历史的误会
将力气交给时间
重新温习那一课

还有何话可说?
“活着,就是好的”

3、19夜

路过广仁寺

“作为陕西唯一的喇嘛寺”
是路边的指示牌把我带到这里

对那些穿喇嘛袍的男人
并不能引起我像对一位
艺术家的长头发产生兴趣

不去追究他们是蒙古人还是藏人吧
“这个时代,法门之间并无道行”
先生修道,他早就说过真道者并非院内
唯有那八个佛塔令我驻足

文字记载了修塔的人
和为佛祖修塔的目的
除了最后一个
塔身都是一样的样貌:
四周莲花的雕刻和佛像的坐姿

作为佛祖圆寂的塔灵
最后一座佛塔
光净的外表,明滑无比
“一种寂灭的圆”
我心里冒出这么一句

我并不能真正相信那样的套话:
佛祖已安息,拥有永恒平静

一扇门关上
此与彼,内与外
仿佛都残余痕迹
09、3、19夜

城墙启示录

正如我突然发现了天堂的光
我发现古城和城墙下的空旷

大风已经过去三天
春天好像是忽然醒来

我穿过喇嘛寺来到这里
那个古代滞留下来的拐弯
包围了我

那么深那么黑的墙砖
那么高那么厚的墙啊
已经放弃了飞鸟
也挣脱孤岛

它们逃出大海
宛如超越了死亡和
漫长的孤独

只有我,此刻
站在空旷和高深之中
城墙啊,突然不想由此离去

3、18夜

对话

你脱口而出的
是我从未想回敬的
请你继续
我仍旧沉默

上个世纪开始
我已经在等你的下一句了

作为颂词和挽歌
我记住了城墙下的静默
和大风里的歌声
3.13

大象的影子
——致王昱

大象来自恒河边
我们一直幻想触摸它

那一天,一定有大风和暴雨
那一天,一定要准备
一公斤以上的狂喜和眼泪

大象啊,它并未产生过神迹
它一直潜伏在幻觉深处

正如昨日的荒诞不会延伸到今日——
幻想赐予灵感
书写仍在复制
所发生的一寸涟漪
仅仅是意外,它不能留下影迹

你知道的
娜拉的北欧也如她一样逍遁
在神的裙摆下逃出圣殿
也逃出意外

一切安息,只有意识?
意识在此刻
变成蔚蓝的海水
09、3、10——11日夜修改

男妇科医生

他俯身询问,与我对视
一切有条不紊,利落自信
与十几年前
男医生的检查程序没有差异

那时我一直涨红着脸
男医生对我乳房的抚摸、问讯
我都认为那是末日的酷刑

如今我还在怀疑,那竟然属于
文明人的道德?——
美人的脸庞,性感的脖颈,对
乳房和阴道探刺

这存在两个极端的挑衅:
卑劣的反试探,归于天赐的受用

可我顺利进行完这次检查
除了闭眼的次数多了点
一切与女医生的抚摸和触动没有不同
他拍拍手,我听到他干爽的声音:挺好的,
注意清洁和心理放松

我说谢谢,四目交换,充满坦诚
我无法解释这是因为我与他
正视一切生理构件?

“生命的组合与消亡并无实质的差别”
我明白,这全来自我的胜利
09、3、10

辛丑往事

尼米克,八千亩水田
环城伏卧。它们被
伊犁河的雪水常年滋养

关于那片良田
我还有话要说

关于那里的记忆,我始终放不下
河边的皮革厂和初中毕业
即在那里工作的燕

那年秋天
我和小燕与当兵的青年
快乐度过。我们在

哈什河边弹吉他,钓鱼。
聊张贤亮和王安忆,关于争议小说
《男人一半是女人》和《小城故事》
人们说我们在河边打情骂俏

冬天,燕子做了
拉条子和馓子去军营看他
我是左拉笔下的陪衬人

伊犁那时的冬天
总在零下二十八度
那个冬夜,我站在
燕子家土墙外直跺脚

我听到燕子在墙那头哭泣
小宋的烟一明一灭

年一过,小宋就转业了
我看到燕子的信纸总是皱巴巴
我证实不了他们
彼此的眼泪有怎样的热度

小宋的母亲不同意
他找农村户口的燕

二十年后,离婚再嫁的燕
说起宋
依旧一脸迷梦,一脸凄伤

对于爱情,我们都坚持
沉睡在青春期
09、3、4夜

末年的修行

这快餐
只是破豆腐和酸白菜
陕西的辣子
还在让我反胃

朋友们各忙各的
关于中年,诸如此类:更年期,抑郁症,婚外情,
婚姻官司无休止

我独居小屋,百日与同事闲话甚或干仗
情人,始终不见踪影
与老公吵架,比欢谈时多

我们还在做诗你
再也找不到神圣的感觉
做爱吗?
对了,昨夜我手淫了
梦见失散很久的他
3、4夜

3、4夜

念经诗

空虚无力意识浑茫
唯读佛经
或可让心安定

这文字里有所依靠
此刻,传来的信念
让我活下去

回忆。回忆
这世间可有值得牵念之人?
一生所爱
都不清楚他们
来自哪里,去向何处

那欢乐的百花园
我走进,追逐的人影消散
关于痛苦的绝望的冥想与追思
哪一样与他有关

(这一切又因何谈起)

金刚经,不败的身子
密宗,包容了我们的心吗
大乘抑或小乘都在
拉我们住进他们身体里

我开始在花影烛火里摇晃
瑜伽乐啊
也只有恒河边的和缓唱曲
引领我迈过帕米尔,喜马拉雅

正法真身,光中微雨
佛陀,天堂,尘土,洪水
淹没我

并从我的前额
将我浮起
并将我送出门去
09、3、3

花圈

在中心城市
这些纸扎的花,一架架
整齐摆放在小区的过道。
大约七八个

它们个头都很高
跟小时候在农村见到的
明显不同:挽联飘荡,字迹清晰
“孙子”、“老干”字眼多见
风的掩护下,那些汉字
表现文明和尊严的劲道

大风刮来
花圈们纷纷摔倒
一群老人、中年人和孩子
都嬉笑着绕道而走

只有一位八十多岁的瘦老太太
白发飘动。她颤巍巍,拄着拐杖走近
嘴里念叨、指斥
弯腰扶起花圈

她未必与死者认识
我替她想到的是:
在不是很远的将来
晚辈的花圈可有这么好
她的死可有这么隆重?

09、3、3

旧照片上的人影

那一刻
我与这世界的某片天地在一起
那一刻,我也与
经过我身边的人在一起

漫长的时间,我们的投影
再不能分开了

这些来自各地的人
在我看照片,看着他们时
他们都不面向我
我一直在变老啊
他们始终保持原貌

谁能解释当初那一刻呢,在
相机的咔嚓声中
只有我抬头,他们看着别处
2、27夜
修改前:

旧照片上的人影

我孤独站立
装出很高兴的样子

那一刻
留下永远的背影
并不明白
我的影子旁
有很多影子

多年后看照片
那些跟我同游某处的人们
当时并不相识
此后还能再见

他们在那一瞬的投影里
保持原貌:
不见老或再老

2、27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