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有关海晖苑 (阅读2277次)



《海晖苑,游园惊梦》

每日经过园子
看桃花
桃花也飘落在心底
倚栏抚石,偶尔低头
察觉身体的那小部分无声无息
流水已经远去

从此,海晖苑的厨子风度翩翩
手捧菜谱
内里藏有唐诗三百
绕园三匝
无关风月、涵养和修行

夜深人静,听池子里蛙声一片
仿佛内心
黑暗中传来的连声哀叹

09-05-20



《海晖苑,在阳台》

去年的裂纹在池底
表面上已经被流水熨平
甚至开出了睡莲
吸引鱼,鸟,和游人

水太深了
就像园子太大
掩饰一切疼痛
记得去年棕榈叶砸在我的头上
其他人也会叫得似模似样

寂静的午后
适合祷告,适合喃喃自语
面对阳台,面对飘着的
空空的衣物

09-05-11



《海晖苑,暖春》

莲花看得久了。
鲤鱼的姿势其实更妩媚
橘子花也开在了抬眼的微风中。
在暖春,许多无名氏彼此在招手
我忍不住也扫一扫前额的发际

2009-05-03



《海晖苑,夜》

池岸上的枯枝
迎来三只小鸟。三个天空
落在了石榴树上

驿站消失后
黑夜也归于寂静。
那些本地寄居的旅客
把根埋进泥土,或深游在水中
富足难安。

日光灯下,脚步声响起来
咚咚咚咚...
兰草,垂柳和翠竹
做着旅人远行的噩梦

2009-04-14



《海晖苑,鸟》

夹竹桃花开了
这时候,要有足够的细心

鱼也憨态可掬
这时候,鸟已出现
在想要看见的时间里

看,有时候也是听,不是鸟鸣涧
错落有致的芒箕丛
后面藏着的笑脸
我乐意把她们叫做六年级学生
叶楚乔,邓洁或者粱筠茵

这时候,亭台前,另一群呼啸而过
脚蹬单车,每几分钟重复一次
像鸟的飞去又飞来
偶尔伴随尖叫

这时候,要有足够的细心
听,夹竹桃花
像鞭炮一样,在身后一串串炸开

2009-04-08



《海晖苑,雨》


打开页面,一个个你
已经空白得杳无踪迹
瞬间我,一个人,头顶着
浩大的苍穹,走在夜路上
风吹过来,一阵又一阵
始终吹不动我无边的孤寂
当北方的语言像岩石一样
裸露在假山上,雨越下越大
池面上,我看见眼泪飞溅
那些穿越了时间和空间的水
他们相互触摸和拥抱

2009-04-02



《海晖苑,青蛙》


静极了。当寒冷如盐
当树木生长
忽然成为鞑靼的鞭藤
最后只剩下鱼的声音

然而春暖花开
和平年代,他们
忽然又把口号对着海晖苑
欢声高唱

2009-03-26



《海晖苑,睡莲》


睡莲开了一会儿就凋谢了
在铁轨的尽头。我不得不把海晖苑
整个搬上了墙壁
从任何角度看,她是一幅水墨画
我长久注视着,那些彻夜亮着的射灯

2009-03-25



《海晖苑,鱼》



一小队红军匍匐着进入了长廊
当傍晚,我经过海晖苑的间歇
阴冷,潮湿,在西线战壕
我看见你双脚泥泞,你的身旁躺着

尤利金斯,由于伤寒,他已于昨夜
死于非命。小雨继续下着,我不得已
在亭台逗留,在各自的世界,彼此
相互张望。我要怎么告诉你,你为之

跳跃的,是一座你的假想敌!
天色渐晚,一根塑料水管自上而下
喷着你的梦想之源。这太悲观了,犹如我
每天在池边打转,再也找不着它的出路

哦,兴许你只是在消耗无处发泄的
激情?当你一次又一次炸开了波浪。
一片落叶像黑夜掉下来,顷刻遮住了
海晖苑,以及它,上面倒影着的木棉


2009-03-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