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大声说出悄悄话(031--040) (阅读1741次)





031、樱花

一朵又红又大的樱花
开在枝头上
吸引了众多目光
老K说它漂亮
李强说它漂亮
我们都说它漂亮
它顿时高兴起来
腰肢随风乱颤
时而格格笑个不停
仿佛真的就是
怡红院里
那个丰乳肥臀的樱花姑娘


032、左右为难

她手脚并用,不停地在垃圾堆里翻腾
她不知道
这个小小垃圾场
在她到来之前
曾被同伴两次洗劫过
第一位掏走四个矿泉水瓶、一个易拉罐、一个纸袋
第二位掏走一小匝铁丝和几张废报纸
里面已经没有值钱的东西了
可她并不知道
站在二楼的窗口
看她手脚并用
不停地在垃圾堆里翻腾
是件残忍的事情
她的执著让我左右为难
我很想告诉她实情
但更希望看到
她脸上猛地出现
喜悦的神情


033、一只野猫从墙根走过

此时,四周无人
一只黑白相间的野猫
由东向西
大摇大摆从墙根走过
偶尔竖起耳朵聆听
或是猛然回头
看一看身后
大部分时间
昂首挺胸
像一位凯旋的将领
健步在自己的领土


034、钉子

墙上的钉子
是我多年前敲进去的
当时为了挂一个闹钟
后来挂过壁画、结婚照、红色围巾
现在,挂的是一幅去年的挂历

由于年代久远
钉子已老得锈迹斑斑
更加沉默,不再尖锐
对挂在身上的任何物体
都毕恭毕敬
看上去很职业,很勤奋,很稳重,很道貌岸然
就像一个人
被深深钉进坚硬的黑夜
仍然装出一副很幸福的样子


035、向盗我QQ者致歉

一周前QQ被盗
一件很小的事
第一,号码为9位数
又长又臭又难记
第二,得来不到2个月
登录次数不足10次,级别低
第三,没开通任何服务
一个Q币积蓄也没有
第四、好友栏里没有大款、富婆、美女之类的宝贝
只有十几位比我还穷还酸还迂腐的文人
这样的号
丢了不可惜
重新申请一个就是

三天前,老K说
一个小偷
潜入一户人家
没偷到值钱东西
很生气
进厨房提出整桶鲁花牌花生油
倒向墙壁、地面、沙发、床铺和
女主人日渐鼓胀的肚皮

这让我突然警觉起来
又想起了我失盗的QQ
那个偷QQ的小偷
偷到那样的烂号
会不会觉得很倒霉
会不会很生气很愤怒
会不会提着斧子
冲到我面前来


036、她来检查参观农药生产车间

你为什么总是捂住嘴巴
你为什么总是闭上眼睛
你为什么总是捏紧鼻子
你为什么总是落在后面

你这样不说、不看、不闻、不问
与死人何异


037、风筝

一只风筝
在中年男人手里
像一架飞机
俯冲,跃升,俯冲,跃升
天空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如果此时把我放上天空
我也会俯冲,跃升,俯冲,跃升
让天空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但不能因此断定我是一只风筝
我和风筝的区别在于
它一次次撕裂风
我一次次被风撕裂


038、一粒稻谷

像我当初偷偷爬上开往城市的火车
一粒稻谷,被我无意中带回城市的家

从上衣口袋出来
我想一定没有了来时的喜悦
面对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家
低着头,不说话
像做错事的孩子
安安静静躺在手心
一脸局促和茫然

而此时的我
与它有着相同的感受
一颗小小的稻谷
令我惊慌失措,心情沉重
接下来的日子
不得不认真思索:
让它睡在离阳光更近的阳台
还是面向村庄的书房
换上洁白的裙装
还是继续披着簑衣斗笠
用哪一种方言说话
才听得更清,更懂
给予怎样的关爱和快乐
才能让它渐渐淡忘
想念田地里兄弟姐妹的苦楚


039、电影

家和单位之间
有一段铁轨
每天早上7点半,晚6点
道班房的老大爷
都要拉上护栏
隔开人群和车辆
等列车通过

那个时候,我刚好赶到
目送一列列火车
一张张模糊的脸
由南向北或由北向南
像观赏一场没有主角的电影
然后
骑上单车,横穿铁轨
一路向西
或向东


040、补胎记

自行车又爆胎了
修车老头指着满是补痕的内胎说
补这些破洞的钱
够买四个新胎了
问我换不换新的
见我不说话
便拿来家什
仔细查找破口所在
做上记号
用锉子锉掉周围的皮屑
露出新鲜的内
然后取来带胶的一块皮
往上一按
拿起榔头敲了两下
一片膏药
紧紧贴在了身体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