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系列(23-25) (阅读1155次)



《小调·惊蛰》

惊蛰,前天就到了。她坐在
毛毛细雨的半山亭
凝望马根草叶尖一滴透明的雨水
安静得像挂在墙上的锄头
长出了沉思的锈迹
此时她和我同时想起,许多年前
在来时路上遇到的那个人:
他脸颊红润
他的眼睛黑白分明
他的身体瘦得让人怜悯
他爱吃酸萝卜,喜欢唱流行歌曲
跟女孩子说话都脸红
某个清晨分道扬镳
他消逝在时空隧道留下红色身影
每次,在孤绝的雨里,他都回首一笑
笑这世间的静,笑这世间的湿气淋淋的空气
他的笑比他的眼睛
更为黑白分明,让我惊惧
让惊蛰,因此具有了黑铁的忧郁:
冬眠的蜈蚣死于去年的冰雪
死亡,多么稳重
惊蛰的巨雷隆隆滚过,百虫沉寂

注:《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小调·雨夜过营盘街左宗棠旧居》

拐弯,进入你的个人史
冷兵器时代的刀枪剑斧,悬在头上
“功名本是真儒事,君知否?”
大清一品朝服款式过时,官帽像乡下草帽
诗意,来自出关的楠木棺材
一管狼毫,八千子弟,引得春风度玉关  

而石头,并非不朽
雨夜,重得像你手中的长剑
你的三角眼棱角锋利,穿透石头
包藏的祸心,比今夜的雨
更冷,更湿,更静。出入营盘街酒吧的
一个又一个时代
脚步踉跄,犹如彻夜贪杯的醉汉


《小调·臭豆腐》

在卤水中浸泡的
这座城市
被时间之手叠得方方正正
像一块新鲜的臭豆腐
瓦蓝的卤水
采自去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水
调以童子尿
在幽暗的地窖密制而成
黑得经典,臭得经典

经典黑臭的卤水中捞出的
这座城市
像一块在油锅里翻滚的臭豆腐
滋滋地冒着气泡
柔软的身躯在黑色的油锅
满身燎泡,慢慢干瘪
结成黑而硬的壳

黑色油锅里捞出的
这座城市
是一块名付其实的臭豆腐
时光的筷子
扒开它黑硬的壳
里面是白而干瘪的豆腐渣
调以
辣椒、蒜子、花椒、味精、葱末
和诡异的祖传密方的调味汤
闻起来香,吃起来磕牙

               2009年3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