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卖货郎的故事 (阅读2592次)



卖货郎的故事
陈诗哥

那时候,故事的芳香还飘荡在我奶奶村庄的上空。
那时候,人们还懂得动物和植物的语言,村里天下太平,猫猫狗狗没什么事,花花草草也没什么事。在端午节前后,人们却一刻也得不到安静:大人整天站在门口,掂起脚跟,伸长脖子,向村口眺望;男孩们每隔一会就和公鸡爬上树顶,侦察最新情况;姑娘们扯着手帕,咬着牙,焦急地和小羊小鸭说:“天啊,已经过了一年零一天又三分钟了,很快就要过一年零一天又四分钟了,怎么还不见影呢?”
小鸭和小羊“嘎嘎”“咩咩”地叫:“是呀,是呀。”
越来越多的人和牲畜聚集在村里的广场上,我奶奶也在人群里,左顾右盼,心想:“怎么比约定的时间足足晚了一天零八分钟呢?”
人们开始闲聊起来。有人问:
“今年你想买个什么故事呀?”
“我想要一个勇敢的故事。你呢?”
“我呀,想要一个温馨的故事,晚上睡得香。哈哈。”
“那准成。他可是什么都有。”
他们在等卖货郎的到来。不过,这个卖货郎既不卖牙膏、牙刷、肥皂、钉子,也不卖红头绳、花丝巾、针头线脑,也不卖手枪、弹弓、麦芽糖和纸片。他卖的是故事,有红的、蓝的、绿的、紫的、黄的、白的、黑的,也有微酸、微辣、微甜、很酸、很辣、很甜和好咸的。人们则要用自己的故事来买他的故事。若对方一年到头一点故事也没发生,他也会免费送他一个的。他总会在端午那天来到我奶奶的村庄。
我奶奶村庄的人们十分热爱故事。故事有多妙,他们的生活就有多妙。通过故事,他们知道某一年撒哈拉沙漠曾经下过一次青蛙雨,据说是魔王在作怪;他们知道某个北部的国家声称从一亿年前的冰块发现神秘的火种,这将有助于解开人类的一切秘密;他们还知道,有人死了几百年后复活,并在老屋的地下挖出一袋藏了几百年的银子,但这种银子早已不流通了;他们还知道“你吃饭了吗”“你长得真漂亮”“我爱你”等流行语。总之,通过故事,我奶奶村里的人们知道了整个世界。
终于,卖货郎出现了。他带着一顶旧毡帽,摇着拨浪鼓,挑着两只箩筐,里面的故事棒就像叠罗汉一样叠得老高老高。他嘻嘻哈哈摇摇晃晃地来到广场上。他是一个老头子,额头像爬满了蚯蚓。人们纷纷嚷道:“你这个老糊涂、大头鬼、负心汉,我们足足等了一年零一天又十分钟!”
卖货郎笑着说:“哈哈,忘了它吧。重要的是我又来了。一年来,我走过凤凰国、蚂蚁国、大象国、蜗牛国、女妖国、青草国、蜘蛛国、鲸鱼国、树国、鸡国、鸭国、鹅国、猪国、羊国、牛国、猫国、狗国、狼国、虎国、豹国、鹰国、小人国、大人国……足足有三百六十六个国家。昨天刚巧碰上乌龟国老国王六百岁大寿,他一定要听够六百个故事才让我走,所以耽搁了一天。过去的一年,我卖出三万六千八百九十九个故事,收获了三万六千八百零八个故事,这生意做得还不坏,总算收支平衡。”
人们纷纷赞叹卖货郎生意兴隆。
看见狗尾草正在走过来,卖货郎就说:“喂,狗尾草,你们国王让我转告你,下月十五你们国家准备重新召开武林大会,让你回去参加。”
狗尾草听了大喜,便急匆匆地回家收拾包袱了。
“喂,卖货郎,快开始吧!”
“呵呵,好,好!”
“有没有一个像冰激凌一样甜的故事?”
“哈哈,有!一个‘冰激凌宫’故事。”
“我想要爱基斯摩人的一件怪事。”
“放心吧。”
“给我来一个正方形的故事。”
“没问题。来,‘小狐狸的窗户’。”
卖货郎笑眯眯地说:“你呢,小鸭子,想要个什么故事?”
小鸭子怯生生地走到卖货郎跟前,这是他第一次买故事。他说:“我想要一个我们国家的故事。”
“哈哈,好!物超所值的‘丑小鸭’的故事,拿着!”
小鸭子连忙把“丑小鸭”的故事放进口袋里,拍了拍,然后把自己的故事放在卖货郎的手上,掉头就跑。卖货郎低头一看,原来是小鸭子和他好朋友小老鼠的故事,就哈哈大笑,满意地收下了。
轮到我奶奶了。
“你呢,小姑娘,还想要‘美人鱼’的故事吗?不过没货了,这故事今年特好卖!”
我奶奶摇摇头,说:“不,这故事我已经看了六年了。无论在哪里,我都可以闻到大海的气息,小人鱼游到我身边悲伤地哭泣,她永远活在我的脑海里。今年我想要一个关于女妖的故事,我知道她们的一些事情。”
卖货郎低头想了一会,一拍大腿,说:“刚好有你想要的。去年我经过女妖国的时候,在草丛边遇到一个女妖,她央我把‘美人鱼’的故事卖给她,但没有钱,因为她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姑娘,整天就在草丛里漫步,没有戏弄过任何人,因此没有发生过什么故事。但我知道,这小女妖一定会有不同寻常的故事,便同意卖‘美人鱼’的故事给她,让她以后再付账。上个月,我重新经过女妖国的时候,又在溪水旁遇到她,这时候,她却付给我一个很好的故事,我把它制成了故事棒。现在,我可以卖给你。”
就这样,我奶奶看见了故事棒里的女妖,她躲在草丛里慢慢地读着“美人鱼”的故事,浑身颤抖,她说:“多么勇敢又多么不幸的小人鱼呀!”读完后,她在草丛里走来走去,沉浸在一种思绪当中。说来也奇怪,自从她小时候看见过一个年轻的母亲和她小儿子玩耍,她就好想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她说:“或者我可以像小人鱼那样啊。”有一个女老妖告诉她,在世界还是很早很早的时候,第一任女妖国国王也读了“美人鱼”的故事,深受感动,就立约规定,一个女妖若想成为真正的女人,就必须有一份真正的爱情。但人类是看不见女妖的,只有在月圆之夜在月光下才可以相见,但在那夜,女妖是不可以开口说话的,一开口她就会变成空气,永远消失。所以获得一份真正的爱情是十分困难的。但她多么想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呀。
晚上女妖走出草丛,来到小溪边玩耍。小溪边有一间小屋,里面住着一个年轻人,他白天上山打柴,晚上读书读得很晚,他还写诗,写完后还会高声吟诵,每有兴致,还会举起柴刀挥舞一番。女妖经常伏在窗台上看他,不知不觉,她爱上了他。但他并不知情,因为女妖是看不见的。但她多么想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呀。
于是,在每天太阳落山年轻人打柴归来之前,女妖都会走进年轻人的房子,给他烧好饭菜,不过她会在萝卜或冬瓜或青菜梗上刻满了各种图案,大概就是两只做游戏的兔子或者在风中摇曳的一棵卷耳草和一朵玫瑰花或者两只偎依在一起的小鸟。她还会给水缸挑满水,养了两条可爱的小鲤鱼。她还帮年轻人扫地,收拾书桌,甚至也模仿年轻人在他的稿纸上写满了情诗。年轻人回来的时候,看见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水缸加满了水,两条可爱的鲤鱼在游来游去,饭桌上摆满香喷喷的饭菜,饭菜上刻满了简单而美妙的图案,书桌上写满了情诗,例如这一首:
“没有白云,风就要伤心了;
没有月光,油菜花就要伤心了;
没有你,我就要伤心了。”
年轻人大为惊奇,说:“天啊,这大胆的姑娘竟如此表达她的爱情!”
他坐在饭桌边等了好一会,看那姑娘会不会来跟他一起吃饭。末了,年轻人只好说:“好吧,那我自己吃了。”
女妖伏在窗台上偷笑,她觉得好幸福好幸福。
每天年轻人都觉得很奇怪,心想:会不会是住在山脚下那个女孩呢?
月圆之夜到了,月光像清凉的银子洒在地上,大家都来到溪水边跳舞,女妖来了,住在山脚下的那个女孩也来了。女妖来到年轻人的身边,默默地注视着他。年轻人也看到她了,对她很有礼貌地笑了笑,跟她说了几句话,无非是“天气很好呀”“你叫什么名字”“你从哪里来”等等,但女妖都微微一笑,或者摇摇头。年轻人觉得奇怪,心想:“她可能是个哑巴。”
住在山脚下的女孩也来到年轻人的身边,他就和她跳起舞来,他们说了好多好多话,发出一阵阵清脆的笑声。他们一直跳到天亮才分开。女妖觉得心都要碎了。但她多么想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呀,同时,她也很爱他。
她还是每天晚上来到给年轻人做饭扫地,写下伤心的情诗。
年轻人读了,每晚都坐在椅子上想好一会儿。女妖伏在窗台上看着,她什么也不能说。
那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因为下雨,月光都被乌云挡住了,人们都没有来跳舞。年轻人因为在山上避雨,回来晚了。女妖扫好地,喂了鲤鱼,煮好饭菜,就坐在书桌边,流下看不见的泪水,写着令人心碎的情诗。这时候,年轻人推开门进来,他顶着一片荷叶跑了回来,这时候雨恰好停了,月光拨开乌云,照进了年轻人的屋子。就这样,年轻人看见了正在写诗、正在流泪的女妖。
年轻人大为惊奇,说:“是你?”
女妖一下不知所措,月光停留在那张惊恐的脸上。
年轻人问:“你是一个哑巴?”
女妖摇摇头。这样,年轻人就明白她是一个女妖,因为他曾在一本很古老的书上看过女妖的故事。
年轻人也不多说,就拉着她的手坐下一起吃饭。他给她夹了很多很多的菜。他们很安静地吃着。
吃完饭后,年轻人说:“来,亲爱的,我读书给你听好吗?”
女妖红着脸点点头,在年轻人身旁坐下,随着年轻人念起来,因为这时候,她可以说话了。
再后来呢,年轻人和女妖结婚了。就这样,女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许多孩子的母亲,她很爱她的孩子和丈夫。
我奶奶泪光闪烁,合着双手说:“啊,真是一个优美的故事!”
“那你呢,小姑娘,你打算给我一个什么故事?”卖货郎笑着说。
我奶奶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故事拿出来。
原来,邻村的放牛娃阿泰,也就是我爷爷,有一天对我奶奶说:“走,观音,跟我打恶龙去。”
“观音”是我奶奶的绰号,她说:“为什么要打恶龙呀?”
我爷爷说:“因为天下的王子都要至少打一条恶龙,观音,你做我的侍女吧。”
我奶奶想:“嗯,故事里都是这样说的。”
于是,我奶奶就跟着我爷爷进了森林。他们在森林里兜来兜去,从日出逛到将要日落,他们看见山鸡栖息在树上,兔子在地上行走,野猪在丛林间露出半张脸,但就是没有发现恶龙的踪迹。后来,他们在森林里遇到一个很老很老的巫婆,她和一只猫住在大树下的一间木屋里。
巫婆说:“恶龙?很多年没听过它的消息,不知它死了没?”
我爷爷和我奶奶继续找了一会,还是没有找到。太阳就要下山了,我爷爷不想就这样空手回去,他打了两只山鸡给我奶奶,说:“观音,你拿回去煲汤喝吧。”
我奶奶就喜滋滋地拿着山鸡回家去了。
从那天起,我爷爷天天都来约我奶奶进山里去打恶龙。我太姥爷和太姥姥也没意见,因为他们喝了美味的山鸡汤。就这样,我爷爷和我奶奶每天都在森林里逛来逛去,不过,他们还是没有找到恶龙的踪迹,话倒是说了不少。每次我爷爷都会让我奶奶提着两只山鸡或者两只野兔或者两只麻雀或者两只野鸭回家。
卖货郎笑眯眯地看着我奶奶的故事,他已经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尾了,但没有说出来。他大声说:“嗯,这个价钱十分合理呀!”
这个故事的结尾是这样的:每次回到家后,我奶奶都会把没死的山鸡、野兔、麻雀、野鸭的伤治好,养在后院里。等到我爷爷和我奶奶结婚的时候,他怎么都没想到她竟有这么大的一份嫁妆:一大群山鸡,每天都下不少鸡蛋;一大群兔子,每天跳来跳去;一大群野鸭,它们招来了更多的野鸭在我奶奶家过冬;麻雀则很少,因为它们一有机会就会逃走的。当然,这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过了一会,买卖做完了。村里每个人和动物植物都买到自己满意的故事。这一天,卖货郎卖出了一百零八个故事,收获了一百零七个,其中一个是免费送给刚刚出生的小猪崽子的。他又挑起货物,大声说:“各位,明年端午再见啦!”说完,就大踏步向下一个目的地走去了。
人们看着他的背影,就像以往那样议论纷纷,说:他到底是谁呢?
有人说,他是一个奇怪的吉普赛人。
有人反驳说,如果他是人,怎么可以跟女妖说话呢?
有人沉思说,说不定他是故事国的居民,那里盛产故事。
有人好奇地问,那晚上他住哪呢?破庙吗?
有人猜测说,每逢夜幕降临,他就会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故事上扒开一条缝,先把他的箩筐和扁担扔进去,然后他自己再爬进去,美滋滋地睡一觉。那肯定是他的初恋故事,不过已经很老很旧了。
我太姥爷曾问过他:“你从哪里来呀?”
卖货郎听完后哈哈大笑:“我从来的地方来。”
后来,战争爆发了,卖货郎就没有来我奶奶的村庄了。现在孩子们阅读的故事书,据说就是我奶奶村庄里的人写出来的。

2009年2月  安静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