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8 感激 (阅读1693次)



2008 感激

◎大韩帝国

再难看也雪白粉嫩的美女是
韩国的
再凶巴巴也奶油味的俊男是
韩国的
再婆婆妈妈也有人看的电视剧是
韩国的
再不伦不类也有人穿的服装是
韩国的
印刷术是韩国的
浑天仪是韩国的
汉字是韩国的
笙是韩国的
中医是韩国的
风水是韩国的
豆浆是韩国的
豆腐是韩国的
狗不理包子是韩国的
孔子是韩国的
易经是韩国的
英语是韩国的
微软是韩国的
计算机是韩国的
飞机是韩国的
蒸汽机是韩国的
古印度是韩国的
古罗马是韩国的
金字塔是韩国的
玛雅文化是韩国的
上帝是韩国的
大韩帝国是韩国的
韩国的韩国的韩国的韩国的韩国的

2008.01.03

◎掏

一个小黑皮本
锁定了一个中年男人
一串身份证号码
是他甩不掉的尾巴
三张名片有模糊的面孔
方格稿纸的背面
一个潦草的手机号
正在四处打听它的主人
便签本是一间没人打理的贮藏室
布满蛛网
几张面巾纸皱成了
一团糟的日子
打火机和白沙烟
是一对难兄难弟
他们一碰面就要发火
一串叮叮作响的钥匙
时常找不到门
只有几张纸币,作为法定的通行证
略有派头
他想他应该再掏出些什么
他想他一定还能掏出些什么
最后他把全身上下的衣兜都翻了过来

2008.01.03

◎怀念雪

气候越来越接近政策
这个冬天,暖得有些离谱
山城至今没下雪
而在杭州,一家宾馆的窗口
我又看到了雪花轻轻扬起
像古典的江南美女
但我还是非常怀念从前那些
大朵大朵的白棉花,佩服它们的从容,和淡定
每一回,它们都要给大地盖上
一尺多厚的棉被,让人看不到底下的污浊
和铁钉——其中的一根,曾经深深地
扎进我的脚底,在洁白上
洒下大片的血红
这使我想起,在空茫的世界里
有多少事物,隐匿在视线之外
比如去年,某个漆黑的夜晚
一些生命在城市的天桥下蜷缩着
随着摄像机摆动的镜头,摇晃不定
宾馆里的空调,无声而温暖

2008.01.23

◎哀歌

我无法体会到
他此刻的感觉
是欣喜,是哀伤?
反过来也是

区别只是现在他
躺着
而我站着
反过来也是

还有一种情形:
我们并肩站着
哀悼另一个
毫不相干的人

2008.01.27

◎雪不停地下

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起某一个
曾经深爱的人
然后我就会不知不觉
又一次
深深地爱上他
然而此时的爱
毕竟不同于往昔
就像现在
我看窗外积雪已经很厚
而雪还在不停地下
底下的事物
被越埋越深

2008.02.03

◎重回寺口

寺口的道路还是那样歪歪扭扭
寺口的晒场还是那样泥泞不平
寺口的山丘
还是不高,又不矮
但这里已经见不到
不言不语的三娘舅
脊背弓成虾儿的二娘舅
大脚娘舅,强达娘舅
见不到当年一块撒野的小兄弟
大我三十的彩发哥哥
他给我倒的两碗黄酒
让我至今找不到家门
茶叶地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胡子男人
连声叫我县干部大经理
我急忙递上一支烟然后给他点上
但我实在想不起
他叫彩旺,还是彩猛
这让我尴尬,惭愧
这时候我发现自己更像一个
偶尔路过这儿的观光客

2008.02.29

◎感激

我想有一刻我会就这样
沉沉睡去,所有的声音
渐行渐远。而我也将起程,远赴幽冥
也许,我无力飞升,成为黑暗中的星辰
但我同样感激,于万物之中
为星光时时照拂
毫无遗漏,毫无减少,毫无添加

2008.03.07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市里开美食节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又不想专程赶去
吃一碗牛肉拉面
电视里开讲庄子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又不能叫他闭嘴
我们替他讲
于坚拿了鲁迅文学奖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又不能把他拉下来
自己跑台上去
罗布•格里耶死了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又不能一厢情愿
替他去死
我们说什么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又不能停下来
一言不发
面对面坐着

2008.03.19

◎五只小狗

五只小狗
闭着眼睛
躲在妈妈的怀里
既安全
又温暖

五只小狗
还很小
小到不会思考
命运

这是门卫老张的狗
去年这时候
是另外五只
闭着眼睛
躲在妈妈的怀里
既安全
又温暖

现在那五只
都不见了
上个月
最后的一只
老张说
母狗又怀孕了
得处理掉

后来它躲进了
我们的肚子里
既安全
又温暖

2008.03.20

◎黑铁——致曼德尔施塔姆

谁敢对一块黑铁说不
谁敢说一块黑铁,是一块黑铁
更多的人选择歌唱:
“到处是太阳,到处是花园!”
我身在其中我是什么?一个胆小鬼?
一颗蚂蚁?一只蟑螂?
我正琢磨着如何避开一支迎面而来的食指
却听见马蹄铁急雨般击打着鹅卵石路面
一些东西不及躲闪,甚至
来不及喊叫,而我注定要葬身于一只瓦罐
谁会听见我躲在里头弹出的乐音

2008.03.27

◎舟山

是船在晃,还是人在晃?
昨晚的三瓶杨梅酒
余温显然没有退尽
三瓶以后的事有些模糊
呕吐,昏黄的灯盏
洗脚姑娘的皮肤白得像纸
她反复说她来自洛阳
好像是在提醒我的姓名
现在我在甲板上走着蛇步
只是为了寻找一份
可以营养肠胃的早餐
乘客大都还没醒来,甲板上
只有几个零散的人影
很安静,甚至听不见涛声
如果不是晨风中隐隐飘来的咸腥
不时提醒,我可能会觉得
这是在浙西南,我久居的小城
而不是在太平洋一艘漂浮岛屿上
晃动中我把腋下的书提了提
重新夹紧,一本黄色封面的诗集
来自另一片海域上的一座孤岛

2008.04.20

◎寻找——看温总理救灾照片有感

左手拎着一只运动鞋
右手提着一个书包
你在废墟上寻找
它们的主人,你的孩子
如果你喊:孩子,孩子,你在哪?我来接你了
也许孩子就出现了
从废墟里走出来,拍拍身上的尘土
他说只是走楼梯不小心
跌了一跤
没事没事
你摸摸他的小脑袋
孩子,把书包背上,把鞋子穿好
我们回家吧!
如果孩子不出现
如果孩子一直不出现
你就会一直喊他
你想他一定会出现的
也许是多年以后
一个夏日,漫长的午后
在窗外斑驳的树影中
他长高了,肩上还长了一对白色的翅膀
他说他不用书包了
那只鞋子,也已经太小

2008.05.16

◎我突然觉得没事可干

一个大男人
用了半天时间,就烧点饭。
做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这句,已经是你的口头禅了
你不知道
你抛下的一句话
唤醒了我内心无限的悲凉
我手中的刀,怎么只能对付眼前这只鸭子
而不像张飞
放下屠刀,杀人无数
我的手指,怎么只能冲这只死鸭子使劲
而不能从一头下山猛虎身上
拔下几撮毛来
我承认你说得对,你说得太对了
在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
一个大男人,就算不能揭竿而起,振臂一呼
也应该香车宝马,前呼后拥
怎能屈身于三尺灶台
所以我决定:今后不烧饭了
今天早上,趁着你去洗衣服的工夫
我一步一步,登上了五楼平顶
但我并没有选好从哪跳下去
只是找来一把大铁锤
把前天吃剩的骨头
一块一块,敲成粉碎,然后喂鸡

2008.05.18

◎哀悼的时刻

防空警报突然响起
然后是警笛、汽车喇叭、摩托车喇叭
齐声鸣叫
我从哀悼的诗句中惊醒
才发现电脑上的时间
已停留在14点28分
我灭掉手中刚点的香烟
来到走廊
公路上没有一辆车经过
悬铃木、樟树、黄杨木
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植物
沙沙沙地翻动着叶片
几分钟后
路上又冒出了各种各样的车辆
把世界拽回到往日的喧嚣

2008.05.19

◎震感

小徐感觉车有些摇摆
手中的方向盘跟着晃了几下
小汤说
可能风太大了
小徐看了看路边
树叶一动不动
他想一定是昨天
老K打太晚
所以才会犯困
于是他瞪了瞪眼睛
而这时候
我正在后座上迷迷糊糊
摇来晃去
如果车子晃得更厉害些呢?
我就会醒过来问怎么了怎么了
在杭金衢高速公路
一辆奔跑着的桑塔纳轿车上
也没有人能确切地回答我

2008.05.22

◎两只轮子

两只轮子
时常出现在我
无垠的寂寥中
在我眼前
清晰地转动
飞旋的钢丝
闪耀着细密的银光
一前一后
在一辆24寸的飞花牌自行车下方
它们轻快地滚过路面的砂石
在荷花滩和农机厂之间
在夏夜细碎的星光下
在偶尔掠过耳畔的呜呜的风中
发出嘀嘀嘀的轻响
伴随着车铃震动的悦耳叮铃
和低处的沙沙
在广阔的夜幕之中升起
落下

2008.06.13

◎影子

十米、五十米、一百米、一千米……
他离我越来越远
终于消失了

我转过身
舒了一口气
以为再也看不见他了
但拐过几个弯
当我回头,透过车窗望去
他的又闪了出来

奔跑的姿势
敞开的胸脯
奋力甩动双臂
蓝色的衬衣圆圆鼓起
汗珠,大颗大颗地甩落

我突然想起
我和他早就相识
他一直这样奔跑着
在我的身后

2008.06.13

◎还是

后来的事不再清晰
仿佛一个漫长的午后
打了个盹
醒来时你已在眼前
细数十七年
无非流水
有人进化为动物学
有人还是一颗
拒绝发芽的种子
起身时还是你
预先伸出手
握在另一只手里
感觉还是绵软
而寒冷
仿佛还是在一座
无名的车站
有人目光闪烁
有人匆匆背过身去

2008.06.20

◎背后的眼睛

或许多少年后我们还会提起
那只眼睛,始终在背后闪烁
像准时的挂钟。尽管狐狸们早已出巢
亮出了神圣的尾巴
放肆的杂草早已淹没了辙印
可聪明的鸟雀,还是热衷于
枝桠间的穿行,羞于表述
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吧,或许
存放秘密的那只瓶子
总有一天会被揭开,成为阳光下的
铁证,但那又如何?证人都去了对岸
只有几只蟋蟀愿意留下来
临时充当光荣的信使
“为了让街道更好看,有人到处泼红油漆。”
马上从石缝中蹦出反对者:
“那是馅饼,我敢发誓,是鲜肉馅的!”
没人会纠正它们,包括我们
那时候,我们早已不再雕刻木版
甚至厌倦了冰上芭蕾
只是面朝流水,盘腿而坐
等待赶来接应的船只。从我们嘴角浮出的微笑
多少会让那些后来人感觉神秘

2008.08.05

◎雨幕

靠在车子的后座
我看着向后甩去的雨水
在车窗上,画下散漫的线条
迷蒙的雨幕背后,是广袤的原野,劳作的人
更远处,绵延的青山
笼罩在云雾之中……眨眼就过去了
仿佛手中随意翻过的书页
我未及细数,有多少事物
先后陷入身后那一片苍茫

2008.08.19

◎硬道理

她有一堵墙的坚硬
并有白玉的白
我绕不过去
又无法让她松弛些
对她来说
这的确很难
犹如一道是非判断题:
一只理想主义的鸟和一条糊涂虫的关系
等于牛头和马嘴

2008.09.04

◎感怀

喝着喝着喝高了
说着说着又说高了
一个站在阴影深处的人
用确定无疑的语调
把我攥回到那片
宽阔的卵石滩
我挥起稚嫩的手宣告:
“真正的音乐
一定会在这里诞生!”
那一刻,作为背景的芦苇
在清凉的月光中
齐唰唰地摇晃呼应
绽放出纯白的雪花
像预言一样精确地
飘落在我的头顶
而此刻,我只是偷偷
伸了伸懒腰
就成了某年某月某日
某个怀旧的人

2008.1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