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大声说出悄悄话(026--030) (阅读1667次)





026、3月6日记事


去银行还房贷
在4号窗口排队等候16分钟
窗内,看上去很漂亮的女人在跟同事聊天
我问她能不能先帮我办理业务
她不理我
我说我有急事,你先帮我办吧
她不理我
我说你怎么这个态度
你的编号是多少,我找你们领导去
她冲我嘿嘿一笑,起身离开
身后五六个人齐声吼叫:
你这人真讨厌
怎么把她气走了


027、三月五日,学雷锋

你修表吗,免费的
你理发吗,免费的
你需要补车胎吗,免费的
你需要看病吗,免费的
走在街上
不到五分钟
就有许多馅饼
从天上掉下来
直接落到我怀里
要在平时
我会把这些馅饼一个个掏出来扔掉
可今天是三月五日
学雷锋的日子
这些可爱的军人,可爱的医生,可爱的学生
这些突然涌出来的雷锋
把笑脸,温暖和春风抛上天空,洒向大地
大街上一下子热闹起来
那些行人
那些异乡客
那些和我一样需要帮助的百姓
纷纷低头捡拾,手忙脚乱
尽可能多捡多装多藏多带
他们知道
剩下的364天像364只饥饿的老虎
正张着血盆大口
虎视眈眈


028、兰兰

兰兰上山砍柴,拔猪草喂猪
卖猪的钱给弟弟当学费
弟弟上高二的时候
父亲让她和瘸腿的二娃成亲
那天夜里,河边有凄厉的哭
声音像鬼,毛骨悚然
兰兰就是在那个夜里消失的
有人说被鬼抓走了
有人说投河自尽
也有人说她去城里当了保姆
曾亲眼看见她从有钱人家里出来
坐上了四个轮的小车
后来,弟弟收到匿名一笔钱
足够大学四年的学费
村里的人都说是兰兰寄来的
只有父亲
吼着说不是


029、偶遇一只驴

阳光灿烂的午后
一只驴
耷拉脑袋
倚靠路边杨树
像是经过长途跋涉,多天未进食
看上去很劳累的样子
背上的背包,磨出一个个小口
隐隐有金色的光射出

“这是一只富有的驴
背包里有许多财宝”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在喊
随即一片附和:
“这驴真有钱”,“这驴真富有”
“这驴皮毛光亮,一看就知道平时吃得不错”
“这驴膘肥健壮,定是出身名驴”
… …
驴仿佛听懂了大家的议论
驴眼渐渐睁开
驴头慢慢抬起
随之高仰起来
并不断摇动系在颈部的银铃
使之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030王二改名记

王二今年三十一岁
来城里十四年
做过清洁工、泥瓦匠、蜘蛛人、搬运工
后来骑着三轮车走街穿巷卖猪头肉
早出晚归,省吃俭用
攒了点小钱
接来老婆孩子
租用楼下张老头的房子
过起了城里人的生活

昨天晚上,王二拎一瓶二锅头半斤猪头肉来串门
支支吾吾老半天,才明白
是想让我帮他改个名字
他说“二”这个名字不好
二球,二乎,二百五
二杆子,二流子,二皮脸
都是一些不好的称谓
见人一面,低人三分
前天晚上四楼陈婶家失窃
楼上楼下都怀疑是他干的
嘴上不说,见面都拿斜眼看他
这令他很难受,很无奈,很伤心
所以强烈要求改名
要改个文气一点
听上去像城里人的名字

我说这不是名字问题
改名字没用
真的没用
他不信,非得让我帮他改
还一个劲给我添酒
我知道无法跟他说清楚
只得答应下来
我说改,不仅要改你的名字
你老婆的名字,你孩子的名字
还有你们村狗蛋,柱子,二娃,大毛
阿花阿翠阿红阿柳
统统改成城里人的名字

他听了很高兴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非得让我也喝干
推辞不过,只得从命
一杯杯冰凉通透的液体猛扎心底
辣得我直想流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