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中长诗:圆月纪事 (阅读1729次)



圆月纪事(我的再改稿)

醉月频中事
迷花不事君
——李白

1

我沉睡,并不入眠
我打起鼾声,却听得分明

我屏住气息,胸前一轮明月
(啊,这是异相,只有偶然的生发,我一直渴望由此超度)

窗子变白时我产生怨恨或憎恶——
不能安守静谧,不能继续安全状态下的白日梦

奔向月球的路,这思绪走得很慢,
正迎合了你的平和缓慢:
和颜悦色,如小孩子那样轻声细语——

对此疑惑,我的答案是:老子、柏拉图、歌德、奥修,
我最敬仰的前人具有同样的特征
他们的真身都是孩子。

先哲们说过:只有婴儿般的通明净体
才拥有至伟智慧

沦陷经年,这肉身在必要的时刻
应驶出沉疴

受爱尔兰复兴运动的驱策
叶芝驶向拜占庭。英雄神话是逆向而行的
我驶出沦陷的战场,不图伟业,
明白活到最后是为了彻底的复归——
摆脱因败绩带来的忧困,回到应往之所

2

此刻的升腾如火箭
线路是抛物线的迂回
尘世的温度愈加稀薄
心情难以言说

四十年的钩沉,对于永别
无法说再会
它发射,绕过心坎。这样离开得更彻底?

人鬼神三界的交手,终得圆满
循环的尘世,时间的圆
谁能看得见顺风合心的轨道。

恍惚、恶心,突然的肠胃疼痛
是因为虎狼之毒?人间的怨恨?
前生积攒的亏欠。索债的人一直在增加

他说牛蒡草在下雨时开始疯长
同时伴随带病菌的微生物以及核糖核酸、碳水化合物的腐烂——
刚刚具备生命的雏形就已忙于死亡。

剧毒的发作阻止我向前。摩菲斯特*又在作祟?
报复幻觉深度陷入时的虚妄
回应狂飙的青春和不可企及的情欲?

我不是浮士德,没有上下腾挪、举重若轻的胸怀
亦无复兴时代,争夺命运的野心
我更缺乏像孙不二、丘处机的定力和真气
我仅需一点帮助,那是可填充我虚空的另一半
无边的孤寂,无时不刻攻击我

你知道吗,爱,是为了帮我活下去
……
半个我们对彼此渴望,是为活下去

3

天亮时 ,我听到对面屋顶上那群
驶出千里的鸽子返回。叽叽咕咕。
这跟我南部家中后窗的风景那么相似
所有的温情都在相互寻找
那么相似

传奇争夺有限的寄主
争夺你我的犹疑、喜悦和镇定
努力将这段故事讲下去
(到未来的星空
到光阴的凹陷处)

我的不眠就像我的呼吸
从某个确定的瞬间开始
已无法顺从寻常
做线性的自我,守贞的常人

在低音区
轻抚不能镇定的符号
擦亮意识流转中模糊的片段
我想象着:数度捧起你的脸
一定要看见你眼里的光

是的,我们的欲念愈加衰老,它在
努力避免对节俭的依赖
中年的情欲指望道德维护自身的法则?
宛如藤本植物,坚韧而多枝——

在古镇,路过古老的藤树,
它们避开借喻的枝条将形体改良或错位。
“保持本质的原貌吧,四十年的努力,
从复杂而不拔,从简单而不陷”

4

放不下的枝节末梢如藤苇
余象是丛生的荆棘,暴力的针芒

避免莫须有的倒叙,必要遭遇冲锋时的子弹

地球上残留的余烟,淤泥和枯草
足以报复这个世界的奢靡和动荡
并养育它活下去。

5

不必害怕重逢的艰险。
几十年,几百年前命定的缘数
我们分散,终又相逢

安琪儿,普罗米修斯和孙行者
无条件聚拢而来,于半途牵引我们
我们身后,是温柔的侵犯,暴力的坚守
唯独目光清澈,心底含泉

我们要等一些模糊的序曲与真实的呐喊
月亮冰凉的欢迎声穿透我们的身体
它不能冷却我们的热情啊
它也修正了你惯常的迟疑和过分的憨厚

我渴望的都将到来:蜂针一样的尖锐刺穿黑夜的寂静
合欢树唱着歌,露水和夜莺翩翩起舞
我向来不珍惜童话
此刻多么喜爱那样的天真

(我们在月球上实现了部分自由
不需要重新设立法则和度量
 荒诞是真理的发动机
那马达来自信任和爱)

在另外的星球,唯需记住上帝告诫的:
坚守殉道者的法则
主的意志归归属于主,
我们的心灵归于自己

补记:

对于广大宇宙,还有太多内心的遗存。
我们要越过西部的民族和具有源头性的山川
在戈壁和旷野沐浴风沙,回到
先民的住所,回到粗粝的真实

让我们继续深入大陆。

在准噶尔盆地,看望巨型的玛纳斯水怪
问候魔鬼城的玄幻
“对于神魔,是大地之子编撰的修辞学”
(用理性武器探询人类命运
泛神论者道出的,也是你深为明白的终极之路)

在帕米尔高原,与第一缕阳光问候新世界
高寒地带见到最干净的日光,多么幸福的早晨!

一生最高的荣耀——
浅白的喜悦中接受圣礼
挣脱无名的苦难和迂腐的尘垢
我们从此地出发

不再纠缠那些暧昧的哲学:任何一个自我
都是我和死亡牵手的表面
从并行不悖到彻底放任
这是奥修说的还是佛陀说的

我只能信仰一种自由:光明从黑洞中夺回
我从一个必然王国里抓住可能实现自由的你
尽管我们从来都是虚无的
从来没有得到彻底的快乐

尽管,这些都是另一个自我说话
没有一刻属于此刻的觉知和我们的未来
但曾经重叠或再度相逢
这属于人生的奢华,难以言说的幸运——

诞生于大革命时代的浪潮
带来强烈的光华:
属于此刻的静穆
属于你我的净洁

我们不小声说话,也不大声喧哗
在那里,语言无法表达思想和情感
只有目光如注,只有长河落日
09、1、16夜初稿17、20、29日日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