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法门寺参拜》 (阅读1373次)



《乾陵外,我无话》

无字碑已盖封言辞断论,
玄秘图纹,消失的契丹字
它令考古者汗颜
我当然无话

一个女人 夺千古英明
逍遥历史外
她远远超过我的雄心
我无话

地面被武氏潜心制造的豪华
只剩冷寂孤清——
六十一个胡人使节塑像
司马道上数个翁仲
在两山间,一言不发。遵旨
立卧千年
延传更辽阔的未来?

蒿草满坡,龙身浮荡
双乳高耸的梁山啊
应和袁天罡的预言——
被女人夺朝改代,乾坤逆转

巨大宝藏,夫妇皇帝合墓
一个女人的八十年传奇,
都是心惊肉跳的历险。这一切
我们可有话说?
09、2、16夜

《在法门寺参拜》

烧香,跪拜,头低过蹲垫
认真得叫自己诧异——
跟所有到中年的人一样
学会克己复礼,尊崇天地

我的意念始终混沌
哪怕跪在华土大地
唯一舍利真身前

我的祈愿词模糊
脑际拂过的形象坚定
母亲、先生、我爱的人:C、H、J……

受佛祖真身保佑
他们立时闪现,即刻消失
——在重要的时刻
亲爱的人在一起

依旧串不成一句祈愿词啊
在万相星空
哪里有我和他们的一个位置

我来过,经历前人所有的悲欢
剩余自身未解的秘密

还原和分解,正见和吐纳
如你看到的繁华和尘土
一专注,它就消失
09、2、16夜

冬夜星空

“那三颗星
出奇亮
仍旧并列,呆在那里”

顺着先生手指的方向
再次看到它们。
也看到北斗星和大熊星座
在它们上方和右方

它们平和相处,安静说话
哪怕被对方聆听,需数光年
这让我欢喜——
因为完整和明亮,我记住了它们
因为无名而坚定,我更愿作它们的兄弟

冬天的星空,我更能体会
寥若星辰的含义,就像
星空也能体会大地上的孤独——
作为另一种分形结构的对照,
宇宙模拟了我们,或反之被我们复制

从来没有极大和微小啊
我每一刻的疼痛它都刻在心里
只要愿意,我们的内心与天同宽,同光辉

我们在一起,世界抚慰清净的心

09、2、7

《年初四看路过的脚》

在人多的地方,我们坐下
老公说,我们就看这些忙乱的脚
判断他的身份和教养

中年妇女的鞋子显然拖不住
一年到头,家人买了双新鞋
让她套几天,她看起来开心满足

矮个男人鞋是歪的
裤腿拖在地上
老公说他在家里肯定是个受气包
我对她笑
他在一步三回头

那双超高跟鞋
我看到一位洋气、高傲
化妆极浓的女人。她的脖颈赘肉还不明显
眼睑和眼角皱纹并不分明。

我痛苦于:渴望超越外在的束缚
厌恨自己在意那些赘肉和皱褶

那么多波鞋,那么多旧鞋
只有小孩子一身簇新
他们脚下虎虎生风

我们看人来人往
人们回头看我们
除了眼睛,我们坐在那里
纹丝不动。像两个
从外星来的怪物
09、2、6夜

《四十岁纪念》

这场战斗对于活着
勉强称得上胜利。作为疲惫的战士,首先
对人的信仰书写别辞:

剩余的激情按上图标
理解他人的痛苦
也要及时埋葬自己的虚妄*

一扇门打开
看到圆月高挂
也看到黑洞无边

放下矛戟,放下
虚浮的辽阔和真实的无情
一扇更大的门打开

亲爱的,你不在门后
我们终能平行穿越
四十年,我们留下足迹
又彻底抹消

如回望,如相聚,
只有青草山坡,
只有婴童形骸
08、2、5
*词句转自苏珊.桑塔格言论

《雨夜流浪女人》

她每晚要在
下水道的热气管前
铺被窝过夜

每回路过,从未认为她是女人
昨晚下雨,她拎着破烂被褥
我看清了她的身形:

下塌的胯骨和三角形下身
她佝偻着腰,向已被男人
占领的走廊走去

我想起全真七子中的孙不二
难道她也为修道放弃
富足家庭和疼爱自己的丈夫

毁颜破身,披头散发
向荒芜的尘世乞讨?
一个女人,日日夜夜
流浪于城市中心

那若是定力
也打消了我悲哀的念头
09、2、10夜

《再致自杀的诗人》

这是历史的误会
哪怕一部电影,也要将一位诗人的私生活
附以风流、变态之名大肆渲染

然而诗人总是或迟或早地
以非正常的方式主动提供证据
给外人论证

诗人的失败和疯狂
(他们无法超越自己?)
作为专利或代名词
仅仅是因为关注内心的结局?

一个诗人写下不朽之句
他的生活一败涂地
他的声名无以复加

那是绝望、破碎
自绝于人世的生活
他们仅仅是为抵抗暴力人世

选择消灭自己,让道德与天伦无迹可寻
佛道之理言:这是自私之用抵抗自私
对此迷津,还有待于
自杀者最后的证词
09、2、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