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此刻的国土》等 (阅读1349次)



此刻的国土

此刻,在异乡,在我的国土
我依旧是卑微的个体于无声中
保持常态:阅读、思考,
与同事闲聊、大笑

喝水,那一声声咕咚
经历喉管、食道和心肺
那些液体在我体内,重复再重复

感到肘部晃动,感到桌椅的摇摆
依旧会产生轻微的惊悸——地震
这个词仍旧会出来,它已成为一个惯常的知觉

汶川地震,这个属于过去一年的关键词
也与这个西部城市发生密切关系
有两个月,我对那两字产生过数次幻觉

每一次大地的震波
在我脚下和我的手肘亲密摩擦时
我都无法认同那是与死亡有关的经验

与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体验到性高潮
一样,我认为那是真正的神交
上天抑或入地——我彻底摆脱对生的恐惧
不再相信人是自身的强盗——

我已超越精神的失聪
情欲的灾难(它们突然降临,无声而去)
从地狱到天堂
那么近,触手可及

09、1、14夜

流逝1

对于流逝,我是这样观察的:
一只竹篮,在井里自生自灭,与苔藓和月光同伴
它在打捞年久失修,落在井底的真理

穿过井缘,月亮之上有人影
人影在路上,路上遗失他的影子——他的另一半
那里包藏他所有的幻觉和秘密

我们不再大声喊了
流逝是慢的,无声无息
只有理想的隐退和激情的衰败,
像青春的螺旋棒
穿越隐蔽事件

流逝2

我六岁时
在县城的大街上哭喊着追妈妈
要买那顶红头绳帽

只值一元五角的头绳帽
裹在头上像猫头鹰
我那么想做猫头鹰吗
我始终没有得到
属于自己的头绳帽

流逝3

我曾经那么在意一些新的
属于我的产物
过年时对于新衣无比热爱……

现在,几百元的帽子
也不能够起我一丝喜悦

下午,一个女孩头上的动物帽子
我一再回头

周围所有的人没有一丝喜悦
在年关,人们的表情
与这深灰的天气一样
疲惫着奔向另一处疲惫

09、1、13夜



逃跑的定理

他说着束缚和压抑
说只想逃
一直在逃

我说妙啊,多么真理!
我们何曾不是在逃呢
从母亲怀抱里逃跑着长大
从爱里逃向恨
从安全逃向危机
渴望激情。我们从情人的热吻间
逃向孤独

真的,一直在逃啊
从平淡的日子中向远方去
从赞誉的虚空中逃向黑暗
从生的漫长寂寞中逃入短暂的死亡——
那是真正的性高潮
总结了我们一生的快感

尽管这不能成为一个奇崛的意象
我得赞美你
你又让我审视这几十年
无比矛盾,无限混乱的人生
09、1、8


死者潜伏的岁月

我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只有夜梦和一些不知所以的闪回
提示我,他们的生命还潜伏于我体内:

表姐同生前一样
大眼睛里满是善良温和
她看着我说话,还是那么美
车祸彻底毁灭她的容颜
她跟死神挣扎到最后

亲爱的伯伯深沉慈爱,同他59岁
去世前一样,他的沉默依旧让我心疼

一次次与我照面
那些瞬间和连续的图景
在我意识到假象
在我感到悲伤,倏然落泪前
我安然体验着相聚的美好

真的,我与他们始终在一起
没有分开
我说的那句话是对的:
与爱者的灵魂始终相连
直到我们的形影再次相聚
09、1、8

树是不死的

1

我出生前
它们就活着
我四十岁了
小时候认识的树
我亲手栽种的树还活着

春天,我闻到果花、杏花和杨花的香
我栽下的树
寻摸着找到我

2

它们活在风的摇摆
泥土的叹息中

它们活过我们的年龄
在我们死后很多年
依旧不死,活下去

3

长久盯着那些老年的树干
抚摸它们的身体
我的眼泪涌出
数千年
它们照看我们的先人
目睹战争、瘟疫和仇杀

洪水泛滥,山崩地裂
这些它们都见证并活下来

我一个个观看
2300,2500,2879,3342,5000
这些代表年轮的数字
应对我的心跳

4

在黄帝陵,亚洲最大的古柏群
它们的年纪老过文明史

这些寻常的树
见证帝王的争霸,
圣人进入永恒的瞬间
它们也经历了

那些柏树用神话或传说
也用不朽的身躯
将历史托起——这个龙身凤尾龟身的坡地
没有人怀疑它与汉民族源头的关系

柏树群的侧翼,高高耸出汉武帝祈天台
用人身一夜筑起的高台啊
并不明白
有些人真的希望不朽

5

武、商、周
秦皇、汉武,
隋、唐、宋、元、明

短打和长袍
俊逸或哀愁
洒脱或愤慨

唉,同我们一样
他们厌生
同样怕死

它们与树枝上
哀鸣不息的鸟儿
在《诗经》里
愤怒于殉葬仪式
为秦孝公献身的著名武士悲鸣

6

在此凭吊抑或观赏
都是以后人的名义吗?

我并没有哀伤
也没有真正慨叹
我只是数亿亿同胞中
一代代活下来的一员

我侥幸来到世上
肉体与心灵侥幸不被
赤裸残害
侥幸还能在此抒发情感
对人世法则发表暧昧的批判

7

这不能证明
我不被这个世界欺凌
不被不平的事实压榨

我在世上
同所有的前辈一样
苟延残喘
从偶然性中走向命运的必然

我活着
还有气息,因为仍需延续的理想
还有情感,因为在思念远方

8

正如树活着,顽强证明一些事实
比如轮回的乾坤之理
灾难必定妥协于时空的有限

它们的全部命运和情感
藏在已经粉碎了的落在大地上的
所有尘埃中
09、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