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河的女儿 (阅读1894次)



河的女儿
  
  
  关于我们的远亲——海的女儿的故事,早已传遍了整个水域,那真是一个优美而且忧伤的故事,想必你们早已知道。而每次我们河族的亲友说起这件事情,总会思索好一阵子,沉默不语。
  我是河王的女儿。我有两个姐姐,当然,我也有一个慈祥的老祖母,她身材并不高大,但是就像周围所有的东西一样,结实硬朗,每天傍晚的时候给我们讲水族千奇百怪的故事,有时,她也会讲关于遥远的海族的事情,引起我们一片遐思。
  我们生活在河的深处,过得很平静,也很快乐。是的,在河面上,就是在你意想不到的那些地方,通常有一些很难发现的小漩涡,漩涡下面会有一个狭窄的通道,大概有两三公里长,只要你穿过这条通道,就能在一个豁然开朗的地方看见一座朴素的宫殿,那里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水族的人们悠哉游哉地生活着。而地上也有些人决意要找到那个漩涡口,穿过通道和我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无论我们怎么劝说,他们都不肯回去。咳,这些只顾自己享乐的人们。
  我的姐姐都是聪明美丽的公主。大姐姐今年十七岁,她会做很多事情,脑瓜里充满了神奇的想像和智慧,她的耳朵悬着一对像太阳一样发出柔和的光芒的耳环。二姐姐十五岁,她美丽的双脚肯定获得了上帝的祝福,她不停地旋转,会跳出各种各样优美的舞蹈,她有一对像纯洁的月亮的耳环。而我,今年十三岁,我也有一对像星星一样闪烁的耳环,但从来没有带上过,我喜欢挂着一根洁白的豆芽菜或者青草,我什么都不会做,只会傻傻地想事情,偶尔唱唱歌。
  跟海的女儿一样,我们身体的下部是一条鱼尾,不过,据说自从海的女儿的故事发生后,巫婆的药水就失去了魔力,从此我们水域的孩子也就永远失去拥有人的双脚的机会。这使我们唉声叹气一会,但只是一会儿,真的,一会我们就会忘掉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自从第一次两个姐姐带着我穿过那条狭长的通道,升上水面,我也迷上了那个华丽的世界,繁星闪烁,每个房子都闪耀着柔和的灯光,传出甜蜜的笑语。噢,这些人们在干什么呢?
  我们记着祖母的嘱托,避开一切船只,而且每当我们将要遇到一些小麻烦时,总会有一个神秘的声音提醒我们,噢,感谢上帝。所以,我们几乎没遇到什么意外。
   我总喜欢坐在桥下,一边唱歌,一边欣赏美丽的景色。月光如水,而我注意到,那座房子有一个窗口,它的灯光总是到深夜最后一刻才熄灭。窗前站着一个年轻人,望着河流,陷入了沉思。他是一位诗人,或许他早已听到我的歌声,思索着我的歌声赋予他的灵感。他肯定发现了我的秘密,所以有时候脸上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我总是一个人升上水面,坐在桥下,看着那个灯光总是最后熄灭的窗口,想着我的心事,年轻的诗人会在我的歌声中快速地写下优美的诗句。
  然而,谁也没想到,一个悲剧却发生在一个美丽的夜晚。像往常一样,我小心翼翼地游向那座熟悉的桥,耳边似乎响起了一声急促的呼唤,但已经太晚了。我压根没有注意到昏暗的桥下停着一只乌篷的小渔船,那个善良、勤劳、贫困的老渔翁撒了一整天网都没什么收获,于是想摸黑碰碰运气。
  我被那巨大的渔网困住了,心里好不害怕,不停地呼唤,挣扎,我看到远处闪过一张我熟悉的脸,就昏过去了。
  噢,不过请不要误会,那并不是诗人英俊、苍白的脸,我在惊骇之中,看到了另一个河族的小王子,他常常沿着河床,走很远很远的路,到我们那里玩耍,是一个聪明、有趣又有些忧伤的男孩。这个日后将成为我亲爱的丈夫的男孩后来跟我说起这件事情,我才知道,他一直偷偷地喜欢我,每次我要升上水面,他总会跟在后面,有船要经过或者潜伏着什么危险时,他就会吹响口哨。噢,原来是你,我亲爱的王子。
   那时候,老渔翁听见我的呼叫,心里充满了恐惧,颤巍巍地收起网,看见昏过去的我,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想起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他慈祥的祖母跟他说起海的女儿的故事,那真是一段好时光。他以为我就是我那位远亲。他小心翼翼地把我放进船上的大水缸里,便高高兴兴地坐着等天亮,好把这消息告诉他正在沉睡的妻子和女儿。
  我亲爱的小王子说,当时他焦急地在渔船周围游来游去,却毫无办法。他想他应该上去跟老渔翁搏斗,不见血不收手;他想他应该把船推翻,不过这会连累还在沉睡的人们;他还想他应该运用智谋,把老渔翁引开;他还想他是不是应该马上回去搬救兵……那一刻,心急如焚的小王子想出几百种办法。
  正准备动手的时候,他看见了那个还亮着灯的窗口有人影闪了一下,年轻的诗人显然注意到这一切的发生。他急急忙忙地走下楼。让我觉得幸运的是,这位最聪明的诗人在动身前就已想到一个好办法,他提着一打啤酒去拜访老渔翁。
  老渔翁正是心情绝佳,他高兴地和客人喝起酒来。他们聊起木偶记,聊起黑猫警长,聊起海的女儿,聊起小时候古怪的梦想,咳,那真是一段好时光啊,小王子后来告诉我,当时他们的眼睛流动着像星星一样的光。末了,老头子用一种神秘的语气跟诗人说,他得到了一件宝贝,凭着这件宝贝他以后就不用贫穷了。他掀开水缸的盖子,沉吟了一下,说:“不过,得想个好办法,不让这可怜的人儿受到伤害。”
  这真是一个善良的老人家。喝呀,喝呀,老渔翁终于昏昏沉沉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诗人站起身来,打开水缸,小心翼翼地把我捧起来,交给焦急的小王子,并说了许多甜蜜的祝福我们的话。
  小王子感激地点点头,便抱着他心爱的姑娘,向河的深处游去。
  诗人默默地目送我们远去,便走回船舱,把剩余的酒喝完,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天亮后,老渔翁和诗人都醒了,善良的老渔翁似乎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便开心地向他小女儿宣布,要给她一个惊喜。当掀开水缸的盖子却呆住了,说:“噢,那海的女儿呢?”
  诗人哈哈大笑,指着他小女儿抱着的那本《安徒生童话》,说:“哈哈,大叔,你看这看多了吧?我们昨晚可是谈了一个晚上海的女儿啊。”老渔翁的妻子和小女儿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老头子摸摸头,也笑了起来,说:“嘻嘻,大概就是那样了。不过,那确实是个好东西。”
  故事就要结束了。我们回到河的宫殿,心惊胆战的老奶奶再不准我们浮上水面了。就这样,我们平静而快乐地生活了几年,我的大姐姐、二姐姐都生了可爱的小宝宝,而我也和我挚爱的小王子结婚了。我们决定,在新婚之夜我们一起升上水面去看望我们敬爱的诗人。
  诗人显然听见了我们的歌声,他和他娇美的新娘站在窗前,哦,还有他那调皮的、一直要缠着他讲故事的、八岁大的小侄女。诗人看着缓缓流动的河水,就给她们讲起这个“河的女儿”的故事:“在河的深处,有一座朴素的宫殿,住着大家都喜欢的三姐妹和她们的朋友……”
  我们静静地听着。可以看得出,她们都喜欢这个美丽的故事,然而她们都不知道:这是真实的。
  愿上帝祝福这些善良的人们。
  
  2008年3月21日 安静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