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系列(6-10)  (阅读1087次)



《小调·茶杯》

你坐在对面
象茶几上的那只茶杯,从容,热气腾腾
我从未如此仔细地打量你
你给了我很多,鱼、山芋、红薯、葛藤
还有无助的小白,还有数不清的形而上的言辞
却任我在无穷尽的事物里折腾
无人指证的愉悦的谋杀,见证者已死
唯一的证据是零碎遗失于石头里偶然的恐惧
而大红的沙发,而你的脸,依然那么青春
你无辜的目光无辜掠过
我们相拥而坐,继续保持茶杯般的沉默

《小调·立春》

从今天起将繁花似锦
在发卡里,在墨镜里,在五笔字型里
在流行歌里,在网络里,在钞票的水印里
在月牙的口型里,在仿真的LV包里
她是如此百折不挠,却
只需给她一个眼神,给她一行脚印
只需把你的脚踩在大地


《小调·巫》

无法拒绝你的抚摸
你的手黢黑,有力,纹理沟壑纵横
长长的指甲掐入头皮,在头盖骨上括擦作响
背插图腾旗,端坐于石椅
满面风尘的熊,蛇,凤凰,蜘蛛
满是青苔的石洞,幽深,潮湿
散落的碎片,在黑暗中,沟通神灵
窖藏占卜的未来
曾在心里诛杀过上千遍
却无法不表达我们的敬仰,在这无神的时代


《小调· 苏芬山金矿》

我的国度金光灿灿,一脚可踢出一块狗头金
十九世纪的云层薄如纱
铁匠铺,酒吧,照相馆,杂货店,马车
锅炉还在烧水,孩子们还在念书
蒸气机把巨大的淘水器举起又放下
大胡子的铁匠、锅炉工,胖而高大,与电影里
没什么两样。复制,COPY,在小水沟淘金
一盆沙三粒金,远没有“一脚踢出一块狗头金”的气派
苏芬山小镇的表演流于表面
华工们在矿道安然熟睡,梦与仇恨合葬,在桉树的树根
澳洲袋鼠、鸽子们吃了避孕药,不再疯狂繁殖

注:苏芬山金矿镇是巴拉腊特附近的一座仿照19世纪淘金热时期的城镇而建立的游乐区,镇上所有的房屋、街道、店铺及镇民装束均复制自19世纪。


《小调·手工冰激凌》

这是意大利街,却是墨尔本的传统
漂亮的女服务生,热气腾腾
她们的笑容没有隐喻
看不到当年黑手党的秘密
让历史到手工冰激凌为止吧——
原味的手工冰激凌
在来自中国的游客舌头消融
在走出皇家赌场之后,在看完脱衣舞之后
在品完葡萄酒庄园的三杯粉红之后
她的空缺将使这个城市不知所措

注:意大利街是墨尔本的著名街道,街头的意大利手工冰激凌据说最正宗,游客们大抵要去尝一尝。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