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千问》(1-30) (阅读1490次)



《千问》(1-30)


题记:生活才是最好的被访者。



1、孤独时,我会去一个陌生的镇子,观察那里什么是不可或缺的,是五金铺还是副食店,理发师还是搓澡工?然后观察一个人一天的生活,相对于他日常的磨损来说,我更愿知道,他日复一日的习惯中,哪些,是你手中的耗材?


2、他攥着一个装有婚纱照的透明袋子,手指在上面捏着,他看着车窗外的人流,在走神。阳光直射在袋子上,在午后,他的脑海里是不是有一条搁浅的鲨鱼?

3、本能

回家的路上
他憋了一泡长尿

汽车颠簸,水漫金山

他回到家,打开门
发现合租的女孩子
倒在血泊中
菜刀带着思辨色彩
插近哲学系女生的胸口

那时,他开始茫然
他不知道是应该先撒尿
还是先报警?

4、网友

她的脸像是被铲车铲过,鼻子下陷
说话时下嘴唇在前,上嘴唇在后,好像两节台阶
她一直在强调自己的善良,没有过一夜情

我只是看着她说话,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我不忍心目睹她头部的两节台阶坍塌
而我突然发现,自己很卑贱,进而兴奋其中

难道那就是你所说的快感吗?


5、作为一个情感咨询专家,他头一次被困在震后的废墟下面,但他怎么也搞不明白,为什么最先垮掉的是他那根最容易充血的东西?

6、大城市

在老家的院子里,西墙根下
我发现了一只,死去的麻雀
它躺在泛黄的桔杆里面,柔软,冰凉
乌黑的羽毛
微风一吹,瑟瑟发响

它那灰色的眼皮
只盖住眼球一半
眼球的另一半则袒露在外
半个棕色的眼珠
被半个黑色的眼睑包在里面
向外,刺出幽暗而透明的光芒

半夜11点50,打着手电,我来到西墙根下
寻麻雀而不见,我找遍整个园子
仍不见其踪影,我将手电筒照向天空
幽黄的光柱就向天空伸展,继而发散,变黑
半夜12点,我大步走向卧室,心中疑惑
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放错了地方?


7、在公司外面的天台上,抽烟的间隙,他也会享受一下冬日上午的日光浴。每次他都会看见一个清洁工坐在平台的拐角里睡觉。蓝色的扫把立在一旁,用蜂蜜罐改装的水杯放在窗台上。她总是机警的抬起眼皮,然后慢慢闭上,交叉在大腿上的双手也慢慢放松,直到落地。每次经过她,他都小心翼翼。她是他的上帝?


8、售票员

这是她第一天上班
黄色的毛衣从粉红的
夹克下面露出来,紧紧裹在屁股上
她生疏的走在客人中间,她甚至
不清楚上来了几个客人
一个小小的失误让她的脸颊,马上
红了起来。眨眼间,她的目光
已扫过了在座的客人,进而
消耗掉她身上的某个器官?

9、上周末,他花了一下午时间,摸清了他家周围方圆10里内的发廊、洗头房和足疗店。他觉得很幸福,寻找的过程远比花钱的过程要来得舒服。这是否跟他的传统有着内在的连贯性?

10、经济危机来袭,为了信守等她出狱的诺言,他是不是应该把他的器官和欲望都存进瑞士银行,且不要利息?

11、他的手很热。你总是想念入睡前他摸你肚子的时光。那就是你所说的经期中的低翔吗?

12、今天早上,QQ窗口弹出一个消息:“北京西站两名旅客凌晨猝死,具体原因不明。”在北京南城的一个居民楼里,他为何紧紧攥着裆部,直到搬运工把分针从1搬到了12?

13、她每天都要花掉三个小时,在脸上涂半斤的膏粉。她问过我,时光会老吗?

14、十几年来,每每办完事,当他们筋疲力尽之时,她还是紧紧抱着他,美甲刺进他的皮肤。她问他:“你能不能再给我点什么?”

15、美丽

早上,雾散途中。有两张大脸从雾气中浮现。
一是进京的大巴车上,在最沉的睡眠中的女孩子的脸;
二是坐在大卡车司机身边,转向车窗外的妻子的脸。
在雾散途中,她们是不是有种让你迫近的美?


16、经常去看曾德旷的博客,他经常挨打,他高度近视,是个嫖客。这老兄最近没消息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也随之暗了一下。就像快门闪过的那种黑暗,可那黑暗到底是什么?

17、巴山夜雨

我登上巴山,并看见了天池。
巴山夜雨涨秋池。却话巴山夜雨时。
我为何非要登上巴山,并且看到天池?


18、多年后,他唯有听着半导体才能入睡。半导体里传出的夜声,那是他多年的沉淀吧?

19、和我一起想到某一件事的女人,例如我们在各自房事之时看到一辆拉着煤气罐的大卡车从远处驶来,那是不是证明我俩之间存在着某种不纯洁的男女关系?

20、你说:“爱,让人温暖的想死。”那死后呢?


21、女乞讨者

她们在得到同情的时候
嘴角挂着,旁人觉察不到的微笑
她们抹了抹嘴角的油
仿佛在大街上自渎一样
畅快到了她们牙齿缝中的腐肉上?

22、这样的时刻

这样的时刻,你和迎面走来的人
为了躲开对方,同时向一个方向移去,结果恰好撞上
这样的时刻,相对于尴尬,他更害怕,如果对面换成一辆汽车
那么,他所有的想法和欲望会不会暴露在四个轮胎下面?
此时,我正在犹豫,是否应该在键盘上敲下取消键?

23、颠簸的汽车,驶入闹市区

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坐着一个男孩子
他带着耳机,听着音乐
车身摇晃,随之发出铁板断裂的响声
众人尖叫着,四周张望
唯有他面带笑容,平静如水

这铁皮断裂的声音刺穿人耳
可那男孩子错过了,错过这如此粗糙的死亡的声音
他是不是也错过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几分钟?


24、他倦于上班。他喜欢和漂亮姑娘说,他爱她们。她被老婆养着,但他却跟漂亮姑娘说,他老婆是个娘们。不知为何,还没见此人,我就已看见他内心中的蝗灾,正在泛滥?

25、思考时,我仿佛不是我,像只庞大的骆驼。你敢惊扰它吗?

26、最近在网上和一个女人聊天,甚欢。彼此压抑,一个压抑的要命,一个压抑的想死,自有很多压抑的火花被碰出来。首当其冲的就是性,与之聊天,偶说出了许多埋藏在心底的想法。她亦是。于是两人相约,她说100天后我什么都给你。我说还是100年吧。因为我不知道网上时间如何兑换成我的时间?她说好的,我说同好。我有点沮丧,也许在我眼中,这已经成为一段童年。可我为何有那种真实的感觉:我身体的下面,有一个巨大的盆腔,在伸缩,在震动?

27、昨天晚上,她作了一个梦,梦的后半部分好象是杀了一个人,天黑乎乎的,后来她清醒的意识到那是个梦,她强制自己的梦,她让那个死去的人复活了。她是不是变得无法控制起来?

28、从小学到高中,他都是百米冠军。多年后,他微微发福,酒糟肚子向前隆起,他体内的速度呢?

29、他俩为了一个叫暮秋寒的女诗人打得不可开交,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们抵挡着什么?

30、车上。西装老头盯着对面秃顶老头。秃顶老头开口说:“你是老邵吗?几十年不见了哈!“老邵眨眨眼睛,呆住了。突然,他拉过身旁一个老太太,说道:“这是俺老伴。”老伴羞涩的伸出手,一口北京话:“您好。”老伴那羞涩的脸上映出的是不是小姑娘初吻后的尴尬表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