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十二月诗章 (阅读1863次)



博客: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daibinger



《写作状态》

踏入深水区,那些网里喊渴
钩上叫疼的鱼都不能让她却步
作为它们的同类,她没有赴死的悲壮
只有冒险的激情,执意要将大海安置在笔端
铺开白纸,她就是那个波涛中失去方向的魂魄
深夜坟地上晃荡的孤魂野鬼
时而体会着冲浪中晕头转向的失重
时而享受着走夜路一脚踩空的快感
纸与笔的不断摩擦和波涛的的持续喷涌
将她锤打成一个黑暗中的发光体,那光芒自身体里溢出
被东风和潮水一次次推向新的高度,又一次次抛入低处
当她一个猛子扎进水底抑制住叫喊
打开全身的鳞片迎接光芒涌入
她已经溶入这种美,并在平衡中上升

2008-12-1

《危情冬夜》

今夜冰上危机四伏
V字领的秋衫捂不住,被风吹裂而四溢的体温
将“大”字形的肢体蜷缩成“O”形
揣摩那束在门外徘徊的光,能否带来久违的温暖
想象春天正透过薄薄的鸭绒被,挤进我体内
一个人在月光下翻晒自己
用全部皮肤品尝着旷世的清凉,这感觉
与草地上阳光小心地看护
绿茵中温泉蒸汽缓慢地侵蚀
伤口被一双温柔的手抚慰并无二致
这个无法复制的夜晚,我身体里的冷兵器被谁缴卸
美好的事物攻占了两大领域:
翅膀与花朵在高处,火焰与瀑布在低处

2008-12-19


《年终之歌》

2008年陷入一个事件,一夜即永生
我确信所有空出来的位置都有自己的主人
一个剑走偏锋之人也能成为挫伤我的锐器
咬住我的螺帽,穿透我的弹片。将我推向痛苦与幸福之巅
我被剥夺,只剩下一个性别
活在一首诗中就是活在一种状态中
活在一个渴望里就是活在一片波涛里
活在一次叫喊里也是活在无数人的求之不得中
如果将足尖收拢,母性就会在身体中撑起一片自足的天空
供我晾晒身体的两面:白天的衣冠楚楚是给多数人看的
夜里写作的疯狂是给少数人看的
呵,这是2008年最后一天
你不来分享,无以言幸福
你不来安慰,无以言伤悲
2008-12-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