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相扑笔记 (阅读1848次)



相扑笔记

T
谈论死亡的时候,我们才发现
蝰蛇有喜剧的骨骼。在旧社会
关灯嫌早,闭门是活人的骨折

J
迦太基人元气大伤,想要元老
晚收葡萄酒。可赤霞珠建立的
帝国,只是长相思留神的异果

W
我们站在地球仪上,曾经狂热
支持过科普。星孔中走来阅兵
整个世界浇铸岩浆后也还浅龄

S
书记生气了,又免不了想懊悔
他在群猫里洗澡,就好像没洗
他的轻功,是颠倒想象的举重

R
如果短意味着告别水袖,那么
抽身三点钟,便是蘸水的柳条
经历过真空的酷刑,天国零丁

K
克服了严峻的风土,变石沉底
我们想了一个可以定海的名字
而世间造雾,要比闹海更朴素

H
茴香酒里的高级废物,曾无端
揣测过我们。一个已经气化的
大师,心智健全时绕过古希腊

Z
这个时刻或许包含了一次吸血
夏天到来后,按蚊爱上了丝绸
它知道战争是永恒,蛋白常空

Y
一个人住在海边城市,他经常
以为自己是力士:梦中赤化的
海床上,他的猫眼里生出方目

J
既做野兽,也要过幸福的生活
契诃夫眼皮下的或然,很可能
是河边马上爆炸的人肉伊斯兰

J
觉得感情受伤了,绵羊就开始
多利:口含你优生的如玉高危
把原始蛮力视作无意识的偶蹄

S
谁的打眼,送走昨日云中小楼
谁的款待,将石膏脸梳洗完毕
夜起明灯,追打着你的轮中狱

Z
在糖的法度里,内陆多么甜蜜
你知道,这好比一首趁韵之歌
锡兵的步伐并不比锡兵更荒唐

2008-200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