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杂诗 (阅读2103次)



⊕阳台

怀中都是假山。
喝茶,看书,包括
晒太阳,用一排栏杆做成笼子
都是为了对付那些海水。

起风了,她从海滩边走过来
修长的四肢像几股细流。
没有一丝迟疑
在沙子中间,她仰面摊开。

进一步的美是隐秘的。
在冲刷过后,迅速倒伏的水草下面
那里,不停闪耀的是
晒得发烫,斑斓的虎斑贝。

他从阳台上站起来,开始咒骂
那里应该长满一圈牙齿
夹住,不,狠狠咬住
他身体里掉落下来的一块石头。



⊕晨练

进入中年
具备一只驼鸟所有的特性。
在公园的长椅上出神,在落叶纷纷中
打太极,都只能感受肉体的沉重。

湖水暗暗下沉
一如既往,太阳给予金光闪闪的熔冶。
一段蓝色的朗诵
也在扑面而来的沙子中面目全非。

惊讶于老柳树垂下的无数直钩
一种严苛的教育
他再次看到自己的倒影,并且用力
拍打外套:你怎么烂在水里?



⊕在武义温泉

樱花开放的时机,正好合适。
温泉里的水温正好合适。
吞吃腿上的麸皮,小鱼
鱼嘴上的力量,正好合适。
对面的中年男人,大肚皮上的
黝黑深洞,正好合适。
两个女人,水池里溅起两朵花
母女俩,一个开始腐烂
一个等着柔软,正好合适。
漂浮起来,肢解
煮熟自己,正好合适。
头戴护套的小男孩
绕着池子举起水枪,叭叭叭——
全部干掉,正好合适。



⊕亚丁神山

雪山还远,在雪线下面
进军,那么多人紧握一根缰绳
像握着一根稻草。

那么多人,都只是一个人。
给马夫四十元钱
买来了马身的高度。

前方传来消息,半路缴械的人
让幸存者脸露欣喜。
从山顶上下来的人,面带红光。

污泥,汗臭,日头像磨石
氧气瓶,肺活量足够大
路边的小花不缺氧,分外灿烂。

中途换马,栈道
松散上升的梯子,有人开了小差
想借一借山鹰翱翔的翅膀。

而导游,早已修行得道
忙着递水,吆喝,时而鼓掌
解说寺庙里的晚钟。

雪光,依旧轻轻地摩挲着头顶
但是低泣,与更多的喘气声
使人世间的挣扎一一现出原形。



⊕十二月十五日与育邦、苏野、臧北、雨来西塘夜游,至小桐圩街29号,露台吃茶

假设有另一种活法
另一种,计算短长的方法
他走着的直线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圆
他开口说话便会死去
就像苦楝子的果实,此刻,砰地——
掉在水泥板地上
他的身体里分开两条河,一条向前流去
一条从远处流回,他默念这个冬天
夜空里的候鸟
已经飞过了春天
恰在分离之时相逢
在乌有之乡留恋
他嬉乐时肉体正忍受着耻辱与苦痛
一低头,又在热茶中啜饮到冰冷的泪滴



⊕谒萧景墓
 ——致育邦、臧北、苏野,并呈米丁、雨来

出现在这首诗里的事物最后都会消失
只有这首诗
将会证明永恒。

就像无穷的加法继续演绎
沼泽地里,摇摆宿年的芦苇,红花蓼,一岁的水葱
和无尽的风,包括
午睡时分从大脑里溜到原野上的积雨云,书生们
肚腹里裹藏的菜汁与意气……

是的,全部
全部的总和
那些原型在一时之间多么可疑,而广大
愈加接近于一个零。

南朝的工匠们在谢世之前,刀口上
精心地剔去时间的腐肉。
当他们离去,那些熟悉的名字,听从宇宙里的呼喊
在空中纷纷丢下衣裳。
而石雕的辟邪,解开胸前的绳索
一千多年来,仍未挣脱大地的底座。

此时,乌鸦的阵阵怪笑
引来雷霆里的回应
南京郊外,所有的草木积满雨水,竟然哑口噤声。
你,你们,脸色铁青
你们搜索肚肠,字斟句酌,从柔软唇吻中缓缓吐出音符……

一切不过是徒劳
迎面而来的全部消融。
在我书写此诗之前,我已经死去
在与你们此生相遇之前,分别业已造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