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杵(一些) (阅读1636次)



     ●杵
 
臼和厩,木纹里隐身的
是一个完整章节。那走兽
无所不知却永不开口
有时候天下只是一个人的事
等于一生和宿命。也等于梦
梦里秋雨明亮,没有草料和马匹
小院之小还因为有小猫
有黑,和皂角树
落单的飞禽隐匿其中
它眼睑异常的薄
睫毛下有两粒碧玉
总是看见男人天生用来远征,女人
天生用来向往起居正常。早在古代
它心里就有这么一丝直立的甜。无人可知
正如安宁一直不可想象
正如新米一直都那么清香
 
 
 
●风中柳树
 
一片混乱,十分的舒服,与一万缕阳光调情
小牛犊被拴在那里,低低地叫唤着
它来回地磨蹭,磨蹭
肩部的皮肤、毛孔、肌肉和骨骼
渐次生动
 
果然动了动
看它的人靠在另一株柳树上
像被烟头烫了一下,风吹过,有一脸烟灰
 
 
 
●忽然遭遇
 
他们绝对忘记了祈请——
死时神态安详,不要插满氧气管
否则我祝福过的小马
不会忽地拔足狂奔
 
我不停地哭泣,忘记在这人世间
得到的一切爱、鼓励和祝福
 
我的小马奔得更快了
迎面砸来更多的黑,我以泪水交换
 
所谓生死,都有追尾与传染的功能
我对小马说不,我闭上了眼,把心儿拽出来
我使劲往远处掼,我甚至忘记了他,我发疯地掼
 
掼给谁呢?
一个人?一家人?一群人?一代人?
在无人区
无论是生者还是死者,我都掼出了我的一部分
我知道我的马匹永远无法抵达
我哭得如此伤心,我经历了他们
 
 
 
●妇人的歌剧
 
身批幽微的星光,裹上
唇膏的滋润
和冰凉
走上前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有探照灯的情形下
内心的妖娆至关重要
 
是夜灯火辉煌
几滴香水、一把折扇、一段唱词
二胡或别的,不外乎凑足一个文艺范儿
 
天上掉下美金我要美金
地上涌出爱情我要爱情
后台推出冠冕我要玺印
台前刺出利刀我得呈上胸膛——
你,到底准备好了吗?
 
不,我是受不了这些观众
极度哀怨地,妇人撇了一下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