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读阿谁的诗《豚语》/平林 (阅读1205次)



读阿谁的诗《豚语》
[ 2008-12-6 20:46:00 | By: 平林 ]

    豚语
  
  江上来往的人
  你们找我吗
  
  我不在家
  
  扬子江
  两千五百万年
  
  我呆腻了
  
  我已经搬到天上
  勿念

    阿谁写于20070911,(注:2007年,长江白暨豚8月8日正式宣告绝种)

    这首诗歌立意高妙。白鳍豚是仅生活在长江中下游的淡水鲸类,聪明美丽,已从极度濒危物种降为功能性灭绝物种,许多人对此甚是遗憾,痛心,而阿谁写的好就好在,这首诗歌好象真的是白鳍豚写的。灵感的本意是神灵凭附。读这首诗歌,就有这种神妙的感觉。

    “江上来往的人/你们找我吗”白鳍豚开口说话了,轻轻的问,“江上来往的人/你们找我吗”。问的那么自然,亲切。白鳍豚是有灵性的,知道江上还有些人是对着茫茫江水找它。

    “我不在家”,不要找了,我不在家,别浪费精力了。读这句,就好像看到那白鳍豚俯视人间,看人们找得辛苦,所以轻轻回应说,“我不在家”。

    “扬子江/两千五百万年”这句话,写的多好啊。这句话不是抒情,白鳍豚是中新世及上新世延存至今的古老生物,从大海中游到扬子江定居,实际上确实已经两千五百万年了。但实质上又是抒情。两千五百万年,多么漫长的岁月。只要把两千五百万年六个字说出来,就是抒情了。

    “我呆腻了”多么单纯的解释。家当然是好,可是连续在一个地方呆两千五百万年,能不腻么。就想走开,去看看新世界。白鳍豚是热爱自由的呀,所以白鳍豚要走开。

    “我已经搬到天上/勿念”所以我已经把家搬到天上去了。不要想我。

    这首诗歌想出天外,却能合情合理。在阿谁的诗里,白鳍豚的灭绝不是人类严重污染长江水质,过度航运,滥捕鱼类,滥采江沙等等行为的恶果,而只是因为“扬子江/两千五百万年//我呆腻了”。这理由让人无话可说。

    这个理由还让人想到人类自己,人类出现只有两三百万年的时间。而就在这最近的两三百年,人类已经把地球搅得乌烟瘴气,鱼龙皆逃了。白鳍豚是那么悠久古老。同白鳍豚比,现在的人类就好象还是个不懂事的婴孩。而白鳍豚它已经活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可以原谅。

    白鳍豚的智慧和宽容让我们人惭愧,同时也给我们一个提示,难道我们将来不会在这地球上呆腻么,那么我们也有离开地球到天上去的一天,对么。我们能不能保持这样的平和呢,我们能不能潇洒的走开呢。这是阿谁提示的,具体说是白鳍豚启发的。

    总之,阿谁的诗真的像是白鳍豚写的。这美丽高贵的精灵,《尔雅》中就视为江神的精灵,现在在天上,没有怨恨,没有哀伤,甚至连孤傲都没有,看到人间有那么还在费心寻找它,还过来友好的给以回音,是多么的友爱宽容。

    这首诗歌的语言特别干净,一点渣滓都没有。

    以后的人要写白鳍豚,若是看过阿谁的这首诗歌,应该就要搁笔了,因为什么呢,因为白鳍豚不是已经说过了么——“勿念”。所以说阿谁这首诗歌是写白鳍豚的绝唱,我想并不为过。

    有时候,我在长江边散步,想到这条源远流长的大江里再没有那美丽的“大鱼”,就会遗憾,遗憾的时候,就会想到阿谁的诗,豚在天上,说“勿念”。

    这首诗歌好飘逸,好久没读到这样的天上语了。

    2008-06-17

作者:平林,1977年生,安徽舒城人。最爱屈原柳子厚。

出处:http://blog.poemlife.com/user1/pinglin/archives/2008/70799.html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