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电子诗集:写封情书给狐狸 (阅读3496次)



电子诗集信息:

硬集字[2007]21号
旧海棠诗集《写封情书给狐狸》
2007/11/05,中国·广州
硬骸堂中文网 出品
© 2001-2009 www.YingHai.net
电子诗集图片地址:http://www.yinghai.net/works/jht/works21.jpg


目录:

1.情书十首
2.最后一场雪
3.我离开的时候村庄还在沉睡
4.我猜想他一个人散步去
5.下星期想回皖北走走
6.雨后
7.怀想
8.虚构
9.晚知
10.祝福附言
11.与四月
12.屋顶
13.如此述与
14.被忽略的细节,恰是你的新诗
15.静物
16.这一年
17.越过蓝天
18.在秋天
19.阳光下
20.这天哪里在下雪
21.我心彷徨
22.这些天你在做什么
23.日光海滩上
24.声声慢
25.妈妈
26.问新春
27.粉红海
28.缓
29.晴天
30.9月,无意提及秋意
31.九时
32.坏主意
33.欢快的忧伤
34.第五根芒果树
35.倾斜
36.副词
37.亲爱的人
38.太阳下山了
39.水涨
40.长短句四题
41.青春
42.抒情的方式
43.或才并不存在过小雨

《情书》1

透过走廊,
透过侧门长满丁香花的
纱幔,
我看见窗外漫天昏黄,
泡桐叶零稀地往下落,
一片一片地打在你的前方。

没有人知道,我此刻心里长了草——
祈祷那西沉的太阳,
不要低于皖西北田野;
祈祷一望无际的麦田无意缓缓升高。

2005.11.


《情书》2

天早已大亮,东方霞红万里,
我在的整个城市正由东向西苏醒。
我猜测此刻你是否已经醒来……

我早已醒来,低头摆弄指甲;
设想有一张白纸
和一只削好的铅笔,
允许我心悸里迅速写下片言只语
或者诗行。
你知道,我只有如此才能忘记胆怯的表白
和等待的空虚。

我爱过您,常常这般缠绵地爱你。

2005.11.


《情书》3

如何小心翼翼开口
把呼唤只传给你?
熙攘的人世,我是昂首止步的那个;
我希望你是高空的星星,
眼睛正一眨一眨示意我开口:
说亲爱的,爱需要说出口。

2005.11.


《情书》4

我喜爱的紫色花儿刚刚开了,
在月光下,花瓣潮湿、
凄凄含满心事。我俯身亲吻她,
发现她一直昂着头……

我希望拉起她的手。
亲爱的,你可知道,
此刻我多么渴望拉起她的手。

2005.11.


《情书》5

我突然很快乐:想起早年,
外婆神秘地要拉我去晒太阳;
那时我脸上还挂着流淌不止的泪水。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热腾腾的烧红薯,
香气立刻弥漫了一整个村庄;

静谧的村庄
被冬日的太阳温情地照着。

2005.11


《情书》6

当月光铺在水洼上,水洼里
有星星在闪烁,亲爱的
你为何还像无助哭泣的孩子
低着头?我亲爱的孩子——

其实,我允许你在这美幻的时刻无助
如孩子一般
你低下头,你大可放声哭
我大可放声哭

2005.12.


《情书》7

格窗外,月亮被横切,
二分之一和三两个闪动的星星
分别孤单地
活着。时间是2005年12月23日凌晨。
北风呼呼地
拍打着门窗,屋内灯光辉煌;
一个姑娘腹痛难耐。

不知她是怎么了——
是否因为晚餐误食了什么 ?
误把冬天培植的茑萝
当成过往?

2005.12.


《情书》8

如何在苍莽的夜晚
静谧地等待你的音信?
忧伤依偎的白皙小脚,如同一对孩子
惆怅地低着头,如果你看见
你定会怜惜痛心
如同回忆起她绝望的神情
叫也不回

你可知道,爱上你
是多么的无可奈何
彼此爱上是多么的绝望
多么欢喜不已
多么哀伤

2005.12.


《情书》9

这是怎样的日子呢?
——我忘记了写爱情诗,好些软绵绵的话只想想就算了
懒得记录下来。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
我躲在二楼喝清茶,不想跟十五丈外的桃花园牵扯下去。而桃花园的男主人
此刻只忙着剪枝、嫁接、喷撒农药
满足地过着眼下的日子。

2006.03.



《情书》10

亲爱的谁,如果这会你正有空
可否请求你走下楼来
晒晒太阳,随便牵上你的猫咪
其实也不一定是猫咪,只要是一个宠物就成
一个你可以任意去爱它,亲抚它身躯的事物
比方说春天、心事……或者是一段没着没落的情绪

我们不必相互交换什么,你可以就坐在我右边的草地上
一直了望溪水  

2006.03.


《最后一场雪》

仅因渴望对白色的遐想,我退回公元1995年
城北的堤坝上,我的三轮车夫神情忧郁
不停地回头看我
那时我梳着齐发,素眉
缩卷在帘蓬内。我其实很想开口回复他:
可以慢下来。但始终开不了口
我不能开口说话
我不能告诉我亲爱的车夫我将在某个时刻离开
要他等待书信

2006.03.


《我离开的时候村庄还在沉睡》

那会,红日刚爬上树梢向麦田播撒阳光,
河岸上的柳树还是静悄悄的,还没有被风吹动,
父亲早已过了桥,挥手催我跟上。
我还在河西岸,想在树林里迷路,
想在早年系手绢的地方等着姐姐来找;
等她哭哑了噪子依然喊着我的名字,
把我从梦中惊醒,然后分一颗藏在手心的糖。
糖入口后,我们破涕为笑,
但马上又止住,姐姐说:
小声点,你听,村庄里多么安静……

2006.05.


《我猜想他一个人散步去》

我猜想他一个人散步去
中途可能遇见狐狸
在暮色里猫着
脚下踩着整个田野
麦苗迅速疯长
像他的胡须
想努力的刺穿一个想法
以狐狸的习性
隐居

2004.11.07


《下星期想回皖北走走 》

我会走到田野里去
在那里我希望遇着我想念的狐狸
和儿时的好奇与害怕,如果遇着她
我就请求她在黄昏人们往家赶的时候,再出现一回

2005.07.


《雨后》

雨后的天空湛蓝,充满氧气,
我的金鱼们在上面畅游,吐泡泡。
一些在之前死去的,纷纷苏醒过来,白肚皮朝下,
悠然地摆动尾鳍。
我欣喜不已,牵着我的小女儿奔跑,
教她展开她的小裙裾
在空中开出一朵朵粉红色的花。
我还会教她歌唱,
教她怎样在平淡的日子里热爱上重复的生活;
长大后,可以偶尔怀想童年但不要悲伤。

2006.05.


《怀想》

常温27度,你的乡村河鸭成群,
把秋天荡漾成枝头上的一枚果实。
你赶着羊群,
朝秋天的腹部走,在我看来那像极了白纱巾
被风吹到了原野之上。

我就是你看到的那个姑娘。
那时,她挽着恋爱,
坐在高高的山坡上。

2006.07.13.


《虚构》

我曾热爱上一场白色迷漫的远方,
那时,它缠绕在我的窗前、
我的小女儿还在我的腹中。
小鹿般光滑的背脊如同一弓弧线紧绷着,
像众多的沉默者,她垂下眼帘,
——似乎从此就可以忽略遥远的前方。

无可交付的前方,白鸽子在那里盘旋。
我知道我没有翅膀,只能像孩童般举目张望
飞翔的路径。然后低下头……

2006.07.


《晚知》

可怜的旧年是怎样俏然离开我的?怀想无力感知,
当茉莉花周转回花期,雨水躲走他乡——
洁白的春三月一样盛开的花朵和你一定正跚跚向我走来。那时我宁愿
丢弃打磨锋镝利铓的理想,迎向你,
温情地,先请你亲亲我的脸;再请时光停下,
允许你我诗画下并不易得的岁月。

2005.09.


《祝福附言》

四月的暮晚,溪水多少还是有点冰凉
你的小脚还不能直接踏入
圆润的鹅卵石上,你要再耐着性子等等

“你心爱的小狐狸多么无助”,当不合适宜的朗诵
再次吹入你的耳畔,你是否还会嗲恼
叫我转身定立,不准惊动晚归的生灵

当你转身,西下的太阳正牵手夕云
映红溪涌,你的脸上
红嫣嫣的,那是我少见的模样

2006.04


《与四月》

早在去年,已经决定放弃祝福。
但我知道,四月的绿意一样会繁茂,昌盛;
溪水潺流。
只有我在的尺方地方,画境枯黄,撒裱在地上的落叶
无限尴尬;表现出跟春天不相干。可是,
我亲爱的朋友,我一样在四月,我的心头早盛开着绿芽,
欢快的像一对北下的春燕,
叽叽喳喳喧哗,生怕行路人不知道四月已经来到,
因此,我可以倾出我最隐私的祝福。

可是,我已放弃了祝福。早在去年,已经决定放弃祝福……

2006.04


《屋顶》

焦躁的七月总缠着你不放,
你孤独,可你应该知道所有的事物都在逐渐衰老,
不只是
亲爱的你。你应该放手。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像你想象的那样,
它们逐渐退隐,在自己的领地里开始,
而你,正是不被记起又继续着的一员。
像白鸽飞去屋顶衔去你
赠与的一根白发。

紫色的花蕾绸缎般的忧伤在午后祼出它苍白的小脚,
坐在幽暗的白窗帘背后,你呵着笔,
像个渡冬者准备写一封华丽的遗书。
你的窗户对面,八月很快会来。

2006.07.12.


《如此述与》

午时。黄竹。那些总不被记起的人们,
此该让我多么想念。雨水。炎夏。
一池茂密的紫芙蓉睡在水上,三只白莲努力向上,
努力的样子像邻里正在成长中的姑娘。
7月。愁长。我自私的认为,
我需要被你们遗忘和渐渐学着遗忘你们。因为,
在傍晚独自回住所的路上,
夕阳就那么的不由分争地裹着我,让我无所适从,
只有妥协,才能看见绿油油的玉米地里藏着的狐狸
我的晚年伙伴。

2006.07.12.


《被忽略的细节,恰是你的新诗》
——给L

一反往常,你的窗前
放着一只空瓶子;你允许你的小女儿离家出去
她带走白玫瑰、红扶郎、你的年龄
不甘、格子旗袍和夜间的咆哮
你安静地坐着,任大海高于你的房屋之上
或者之下

现在,你一个人了
可以按时一日三餐,也可以向它们说不
你可以怀念厌恶的从前,也可以当作从不被记起
你完全可以遐想将来,因为迄止目前
还没有谁的从前比将来更精彩

你依然安静地坐着,看着窗前的那只空瓶子
想像着它是如何放在那里的?

2006.07.


《静物》

我有太多的不能言说的形容
不小心流露到窗户外面。麻雀的家园
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我多次提到“不忍心”
你说,那无用,生命还是会自然走向死亡那一边
或者会有一些挣扎。呆滞的妈妈的眼神
内有一条翻腾的黄河
“是谁把生命送来又带走?”

每个生命只有一次
悲痛不是我无能力形容
只是形容时太难开口
那样,妈妈也会听到的

2006.05.


《这一年》

我怎么向你说明我也有失语的时候?
在一阵急雨过后,我像个忘记台词的试用演员,
看见春天在眼前消失,只能胡乱地翻腾手掌——
消解痛,或者让痛继续,
与夹杂的绝望一起告别这一年的开端。

此时是2006年5月4日,这一年春天的最后一天。
皖西北大地上到处都是残败的槐花,
荒丛茂密蓬勃,不时有蝴蝶飞来飞去,
紫色的,倾斜而下;
当许多只聚首在一起,又会倾斜而上。
(飞越她们未来的白色墓地。)
我想,她们是没有看见我,才没有跟我挥手。

我没能找到结伴而行的同伴。我痴呆在启程点上,
眼前只浮现这一年接下来的情境:
把自己反锁在黑暗的屋子里(似乎家徒四壁,
似乎走向未来白色墓地的黑色通道。),
学习自闭式思考,在任性迷茫的青春晚期,这一年
我需要病态地坚持几近绝望的理想。

2006.05.  


《越过蓝天》

如果可以不说话,而白云知道,
这个世界应该是欣慰的。
她时常遇到有孩童在唱歌,一边并不和谐地摆动躯肢舞蹈。
她们个个纯真,容易相信别人。从她们透亮的眼睛里,
她看到事情复杂的过程;看到自已一天天的长大——
如何从信任到怀疑,到心甘情愿地去信任自己欣爱的事物。
说到痛苦——
喔!痛苦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抑郁毫无实用,
如果空虑,不如假设有对翅膀可以飞越蓝天,
在那里种植稻谷和蔬菜。

2006.04


   《在秋天》

在秋天,清晨的时候
太阳经过树梢
照在你的窗前,如果有相思
就让你心爱的白鸽子把它带到
微风习习的桦树下

那里有你宠爱的猫咪,它端坐着
等你一起漫步


《阳光下》

阳光下,芦苇静止不动,
一动不动,泛着银光
像秋天里谁的模样
在记忆里哀思。她多想像一只欢快的小鸟
向窗外明媚的阳光里飞去,向远方朦胧的霾色里飞去
然后沿着海岸线
一路折回到村庄旁边那条去田野的路上。

2006.10.


《这天哪里在下雪》

这天哪里在下雪?
你让我猜,我猜不出来
反想起雪地里梅花脚印一串

村北的树林里麻燕往南飞
抖落下些多桐树角夹,你一片一片捡起
在雪地上拼成将来的案语
我至今理解不来

我们寻着梅花脚印往树林的深处走
你的长围巾已在我的肩上,你呵着手
低首不语。像延向远方的冰河

我猜不出这天哪里在下雪。我只记得河水早前结了冰
我们的前方有村夫在凿冰,为了打破寂静
我们下赌,我赌村夫为了撒鱼
你赌村夫为了给媳妇洗衣

我反问你,这天哪里在下雪?
你只笑不语

2007.01.


《我心彷徨》

我看到前人活到八十岁不过得一把石灰
他的房间很小,没有卫生间
不能把大地上盛开的牡丹花镶在马桶上
没有窗台,不能把情人采来的野菊花摆放着犹如
曾经发生过一场爱恋。房间太小
若果哪天我心血来潮想出游,想在墙上给你留言
恐怕连烤面包的程序都书写不完
这可如何是好?
我心暗淡,失去了憧憬远方的激情
甚至我怀疑我们年方十八那会壮志凌云
海中央盖一所四面面朝大海的房子
是幼稚的举止
用来作什么?
八十岁后不过得一把如同石灰的尘
然后装在一个很小很小的木盒里失去自由
那木盒实在是小,无处设餐台
我热爱按时一日三餐恐怕不能了
更无法设想把你从古老的路易十三世纪带来的木制蜡烛架展示在上面
那上面有太多的爱是我不能言说的
现在不能,若干年后依然不能
如,你其实在北方我却无法向他人准确指出方向
这是不能言说的,今生来不及
我的今生注定蹉跎光阴
已经将进二十八年,而接下来的许多年我无法保证仍然记得你
如果不能我可不想一日一日
蹉跎过了
何苦折磨?
不如忽略去。另忽略四季所有想不起你的日子
想念无用,八十岁后一样要忘记

2007.03.08.


《这些天你在做什么》

这些天你在做什么?
我在写诗。
在诗里想念谁?
想北风呼啸的村巷你走过惹恼了寂静。
你的心在痛?
因为想念我的心在痛。

我颤抖的笔书写不下你容貌,你的绿围巾
的柔软刺疼了我的记忆,我要拒绝从北方传来的消息
你要做什么?
然后把城外的梅花换上
仿佛了无牵挂

2007.02.24.


《日光海滩上》

那时我正祼足被海潮追赶
丰盈的湿砂带越来越窄
有珊瑚枝调皮地往上爬
想要超越我
然后笑我
湿了裤角
被风撩起了对春天的构想

2006.02.


《声声慢》

亲爱的,忧伤好点没
还念念不忘的,没关系
你只管细细地哭
年华也不过亲爱的你的眼泪
滢滢欲滴
岁月由它去,热爱的秋天由它去
你只管细细地哭
把你窗台前的那朵紫蕊花哭醉
或者用你的抽泣声淹没它的青春
若果傍晚前你哭够了,那么请轻轻拨开你的床幔
再支起剪纸窗,你往窗外看
我一准在辽阔的淡水湖边衣着庄重地等你
那时风正往西吹,水波纹正一层一层地
往你的呆脚楼下赶
而平行与我的湖面上
一群野鸭在撒满细钻的湖面上
上下翻飞

2005.11.


《妈妈》

遥远的耳边
妈妈喋喋不休地形容雪花飘下来的样子
未了,没词了
她问我
可还记得小时候养的一对白鹅?
说雪花从窗前飘过时
就像我摄手摄脚
去捉白鹅
而白鹅腾起
带着鹅毛纷飞
然后有几朵飞的较高的
等世界安静了
它们才缓缓地
轻轻地
悄悄地
荡漾到人间

2006.01.


《问新春》

时逢大雪纷飞
我距离你们那么远
那么的渴望与你们围坐在坑上
唠家常
中间时不时走神
眼睛望向窗外
抒情的气质油然而升
像你看到你喜欢的齐发女生
像我看到我喜欢的俊朗男生
羞赧的样子
我们借故
问候堂上二老身体健康
中止
又说道:
我能想像出你们此时多么喜悦和忧伤
正如我此时多么喜悦和忧伤  

2006.01.


《粉红海》

那是你渴望的世界
为此你已奔波了多年
那温柔乡般的缠绵景象
如我们的暗恋差涩蠕动
絮絮缠绕着你
缠绕着你的黑夜
如果你舍得而你万分幸福
你可以沉浸
可以弃我而不顾
我也将宽容地原谅你
并为你祷告
为你打我所有的窗子

2006.01.


《缓》

你渴望淡水湖般的蓝
缥缈
从淡水湖水面轻轻地
轻轻地
轻轻地而上
接近云朵而在云朵边鄙的地方
就那么的常时间看着我
看着我
看着我
时间长缓,足可以看到孕育出的生命
长大、恋爱、婚育
和深深地怀念着一个人而死去

2006.11.


《晴天》

多么美妙的日子不经意间
说来就来了!那时我正眺望大海
弧圆的海湾畔
浮沙如烟
如岚
轻轻飞旋在她们的脚面
我想起
该把一个消息传递给你
示意你约我出去漫步
成为游人中的一对
成为一位漂亮的姑娘走在你右边
手就放在你伸手能及的地方
等着你
忘情地拉起:赞扬大海钻蓝
赞扬浪潮调皮
你追我赶
把圣洁的白合花送上了岸
于是
我走到梳妆台前
细心装扮
捏一朵紫丁香插于发间

2006.01


《9月,无意提及秋意》

听祖国首都传来的消息
说秋叶黄了,问我可曾感受到秋临
我说,亲爱的朋友呀,你是知道的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秋天遗忘,而且你知道
我一直在怀疑咱们偏心眼的祖国——
她把我一次又一次的扔到秋天边鄙的
国土最南端,就是为了不与我同分享
白杨树被秋风吹的哗哗啦啦地落哗哗啦啦地响
不与我同分享
山野、熟草、叶黄

2005.11.


《九时》

光线不长不短,秋风不热不凉
全都擅自落在
年暮时,教唆她多情
相思北方
或者正是某个平原地带的田野里
霜黄时下挥别着露珠,道人生苦短
安得情怀似往时*

2005.10



《坏主意》

当阴霾淹没我的城市,楼群消失;
我的孩子们消失,我希望伸出手去
把邻里露台上的晾晒物一一收拾起来:
把小浣熊放回谁的床头;
把蓬蓬裙送回洛可可时代;
让行走的花园在那里更合适地繁茂,
让花朵更勇敢些绽开。——那时你打着雨伞,
(我们需要一场雨的到来。)要我快下楼来,
你说,来,躲到我的伞下来……

2005.11.


《欢快的忧伤》

在小说稿的背面,我向你如此形容天气:
暮霭就快要来到我的玻璃窗上;
它们沉毅、静谧,
若无其事的样子像一位恋爱中的姑娘。

2006.02.


《第五棵芒果树》

它静立不动,它还不想落叶
周围玩耍的孩童向它掷石子
它也一动不动。就是要一动不动
风来了也一动不动
雨来了也一动不动
山洪也了也一动不动
海水涨上来也一动不动
理想毁灭了也一动不动
不相爱了也一动不动
就是要一动不动
如果太阳不出来,白云不飘来,蔷薇花不开
没有自由,我宁愿一动不动

2006.05.


《倾斜》

下午,阳光倾斜。群楼顶上一只飞鸟试跳
一支独舞。偶尔停下来调整红舞鞋
构想,以及雨的天空
她想:云朵应该更白些,天空也可以更蓝
像姐姐的百褶裙,像姐姐思念的眼睛
而这时,姐姐的思念一定像阳光一样
不停地向东生长

2006.04


《副词》

秋天,你回家的那条小径上
熟草听取你的脚步向前伸延。她送来灯火
温暖的期待,和那即将落下的昏黄太阳。
亲爱的,别孤单,晚风吹抚你的时候
月亮已在窗前,
下面的红扶郎繁茂似锦。
一如我心头生长的思念

2006.11.


《亲爱的人》

我亲爱的人不在这里,
我亲爱的人在皖西北的冬天。
他们三三两两端来小凳子在村里空旷的地方晒太阳。
我的外婆也在其中,她从村北的土壤里走出来,
坐在我为她预备的草毡上。

2007.01.


《太阳下山了》

太阳下山了,它走在人行道的左边 fv
往大海里去。
它的目光越过五叶松,白榉,美人蕉,三角梅,榕树林
和一条叫月亮湾的快速干道。那里车水马龙
只能前进,不能回头

2007.01.


《水涨》

洪水奔腾的季节,妈妈在上游
张望水涨。她的孩子们还都没有归来
眼看着天要黑了
她为难要不要把这事告诉菩萨

2006.07.



《长短句》

<>
如何喜欢上一个突来的日子?——还是因为生活慢了,
蔷薇总也不盛开。爱情总也不盛开。
绿肥满阳台,雨水充足。
眼看着7月的某天就要来了,有个女人却停下了前往厨房的脚步说让生活停下来吧,让7月23日停下来。


<>
在7月,
慢成了旧年的一辆绿火车总也赶不上朝北的相思。

蔷薇在华中平原爬满了篱笆墙,槐木噙含雨水——不能开口告诉谁从祖国的东南端正驶来一段相思。


<>
我多想现在就启程,多想已在路上。
知道的人,请不要问我原由;知道的人,请不要给我任何祝福;
我多想孤单的走,孤单地走开,朝我故乡的方向流浪前往。

说不定偶尔会遇着同路人,那样,我们就互相交换野花。

2005.07.


《青春》

热爱的平原上,晚暮年华正值,
孟冬马上就要来临;像母亲的花白头,
你一遍一遍地梳理,说,向东,向东,
让狐狸向西……
由她去怀念乔装的岁月
和十月的细雨。
可是,拗动眼神,
如何了望那辽阔的忧伤?

2005.11.


《抒情的方式》
总会有一种方式合适你抒情。
——题记

如果下午的时光,恰好合适抒情
那么你走出来,从窗帘后走出来
整理好衣领;关于方式别跟我说
你只需用食指示意下方向——
田野的庄稼可能长高了,向日葵
正在吐盘,含羞的跟着太阳走
跟她去一个未知的地方。那里
金黄一片;那里有一个系纱巾的
姑娘,在等你到来。这当好合适
你抒情,合适你的浪漫情结……
松开浅紫色领带,朝那葵园望去
看你心爱的向日葵漂亮了没有
别急着奔过去,微笑着闭上眼睛
把心事再祷告一遍。你看,秋天
就是合适这么浪漫,你说:“爱
,秋天真太美丽,我舍不得……
”。阳光亲情般的带来温暖,让
干涩的眼睛充满水份,这比诗句
更接近表达。你只能喃喃背诵:
“花草都在沉睡,没有风,没有
狐狸出没,这样的田野是孤独的
你也是孤独的……你,也是孤独
的”。

2004.12.03


《或者,并不存在过小雨》

小雨欢快地下着,整齐又夹杂错落地在水洼表面
表演。——这是一场无策划的抒情,你打着雨伞,
雨伞的形状是长方形的,相对于雨珠落下的瞬间
溅出的水花,四只角之间的弧线似乎并不美,还
有些生硬。这让她想起皖北的屋檐。那青灰色的
看上去水份饱满的残瓦肯定是经过了年代的;且
长满了青苔,偶尔有红丝虫爬过。你惊叫,显然
触及无知,无意间道出你的身份与这个村庄不和。
她从暗道里探出头来,昂望你,问你的意思,或
也不是问,只不过想知道你这个陌生的人怎么啦,
碍不碍事。你没有看她一眼,径直走向她探出头
的小亭。小雨还在欢快地下,打在青瓦上,有的
打在小亭的石柱上。她从暗道里出来,与你并肩
站了一下午——这年夏未的最后一个下午。

她半倚在藤椅上看书,眼神却不在书上。雨在下。
心情在下沉。村庄就那么地疏远了,她还来不及
问谁的姓名;一个下午都被口琴声打乱了。退到
疾梦似的从前,她仍一无所有,一个人在废墟里
做恶梦;且不能叫唤被转卖的丫环陪同,更不能
相称姐妹。洋槐树花纷飞;那时节你好像来过的,
从废墟裸露的阶梯上小心翼翼地上来,于残瓦上
面向早已荒芫的院里出神。你领会到什么?还是
你也不过道听途说,传说这旧宅有狐狸出没。她,
她多么渴望是传说中的狐狸,与这点,在你再次
到来时她反复为难自己要不要脱口。她多么渴望
脱口而口?告诉谁每到了夜晚她害怕于疾梦纠缠;
如果是狐狸,她便胆大些与相干和不相干的野魂
扯家常,分理恩冤。

究竟有没有小雨?经年后她无法肯定给自己答案。
回忆与愿景也往往不可辩驳;无是真假,那干涩
的情怀是需要不相干的情节来安慰的。是的,她
如今青楼上除了抚琴还能有更好的技能维持苟活
的意义?洋槐花早已残败了一地,秋天总也不来,
你也总不来。

2005.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