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附着在寒毛上阴冷 (阅读2286次)




  
  
  
  《闪电》
  
  在那些
  坍塌的房子
  那里会有
  一匹马
  出现
  在静默的
  变黑的山林的
  暮色那里会
  有一匹马
  出现
  有时是
  在一条河流逝的
  尽头
  会有一匹马
  出现
  在黑拉望
  如果那是匹白色的
  马
  我们就称这马
  闪电
  
  
  
   
  《水》
  
  凉开水
  西藏冰川矿泉水
  用那只深绿色
  瓷碗盛着的
  自来水
  它有一半
  安东尼
  我感觉我喜欢它了
  便秘的感觉非常飞隐秘
  
  
  
  
  《明夏》
  
  非常飞
  昨天的那只麻雀
  你要确信
  我所看到的
  地方
  风正在擦过蓝天
  现在蝉声悦耳
  
  
  
  
  《即将到来的8月2日的傍晚》
  
  热得快
  回旋型带有一条
  电线的红铜管
  不管怎样
  淤积在头发上的油脂
  有10个厚玻璃的
  厚度
  凝固那样的
  傍晚的那个时候
  晚风在稀薄的油脂外面
  吹拂着
  热得快亮起的
  绿灯
  在置放在角落的画布
  那
  如果交谈陷入沉默
  不需要多久
  滚烫的
  热水盛入水盆
  参兑凉水的声音
  相对整个夜晚要显得
  明亮安静
  
  
  
   
  《兔子的问题》
  
  漂亮的兔子
  为什么你的嘴唇
  是裂开的
  又为什么你的
  眼睛那么的通红
  你有猫一样
  柔软的身体啊
  你身上的
  皮毛
  是我触摸过最好的皮毛
  
  漂亮的兔子
  为什么你的耳朵
  那么的长
  又为什么你的尾巴
  像团起的棉花
  那样
  你待着的
  这一草坪猫捉过
  蝴蝶啊
  我也赤着脚
  傍晚的草尖上走过
  
  
  
  
  《耳朵》
  
  要睡在
  猫的脚掌心里
  
  或者
  猫科动物的
  脚掌心里
  
  那些在草丛中出没的
  悄无声息无声无息
  
  
  
  
  《8月8日凌晨2点17分N秒》
  
  那是支白色的烟的烟蒂
  
  准确地说
  是
  那是支点8中南海香烟的
  烟蒂
  
  更详细地说
  这支点8中南海香烟的
  烟蒂
  在扁扁的
  躺在那根黑色的
  电缆线旁边
  
  
  
   
  《1989年的春天》
  
  我是去
  握手
  
  很多能透过去的空气
  
  草地的那头有
  牛和马匹
  
  我能感觉到
  鬓角
  绒毛上
  那细小的冰凉
  
  清冷的早晨
  在走动
  
  我们呼吸到蒸汽火车头的白汽
  
  我感觉有人在喊
  感觉窗子上结着冰凌
  
  
  
  
  《拯救睡眠》
  
  把一首诗在一张从日记本上撕下来的纸上手抄下来
  用剪刀把这首诗细细地剪碎成颗粒状把颗粒状成一
  小堆的纸装进透明的药用胶囊里大概一共有5颗
  
  
  
  
  《2008年8月30日》
  
  加里森是来自海军陆战队里的老兵
  官衔中尉
  卡西罗来自美国某一个监狱
  抢劫银行罪开锁专家
  酋长杀人犯擅长使用飞刀
  高尔夫职业小偷
  戏子懂得4国语言的职业骗子
  
  
  
   
  《想起一个人的约会》
  
  我们需要打一个电话
  把一个被关在屋子里的人
  拯救出来
  
  我们还需要找到一个
  让牙齿不疼的理由
  让那个被关在屋子里的人
  把房门在他自己的身后
  关好
  顺着不太明亮的
  走廊里的灯光
  乘坐着电梯
  回到我们中间来
  
  最好是
  在他来到我们中间来时
  天色刚刚暗下来
  在东坝后街的那条
  通往
  宿舍的路上
  风适合到我们
  刚好看见天空中的
  那颗星的
  程度
  
  
  
  
  《把我、湿漉漉的嘴巴、疼痛和牙齿分别地方好》
  
  把那颗疼痛的牙齿
  轻轻地含在嘴巴
  湿漉漉的里面
  
  把含着这颗牙齿的
  湿漉漉的嘴巴
  在心里将它小心翼翼地
  举高到我和疼痛都够不着的
  那里
  
  把一整夜的时间
  安排妥当
  
  把牙齿
  含着牙齿的嘴巴
  疼痛
  和我分别地在那里放好
  
  
  
   
  《命运狗》
  
  我小声
  非常小声地
  说
  
  把手臂上的那一行字
  抹去了
  
  我又在人群里
  又把眼睛四处看看
  小声地
  说
  
  有两个人背对着背越走越远了
  
  
  
  
  《田螺》
  
  田螺是从泥泞里一直地往自己的
  里面回去间或的需要引导的水流
  声一只纸船坍塌的声响
  
  
  
  
  《点点》
  
  艾维沃德。隐形人。晚宴中
  的红葡萄酒杯。除了沉默。
  思想是难以逾越的。
  在表示中,烛光没入蜡里。
  
  
  
  
  《点2》
  
  叮当。金属。我逐渐
  摸到光亮的边缘。利刃
  没入到暗处。
  它的光。有一只桔子
  那么大。它的味道
  隐没在比指头
  更小的一处空间的里面。
  在如同玻璃碎片的
  在树梢呼啸的北方的
  风中
  它的上面的蔚蓝
  我隔着房门也能够清晰地看见。
  
  
  
  
  《葱香》
  
  酱油面
  切割出来的 油纸
  它实际的重量
  是一只碗
  粗釉碗的质地
  
  
  
  
  《》
  
  那些从还没有修补好的窗口跑进来的冷
  逐渐侵蚀并占据屋子地面的部分
  后来逐渐地侵蚀并占据脚踝蔓延到膝盖以及
  大腿
  那个中年男人安静地坐着
  他电脑椅子的大部分面积被两只
  相拥而睡的猫坚守
  
  
  
  
  《回旋针》
  
  回旋针是曲别针
  多数的时候
  它是向里收缩着的
  它的黑暗
  在电脑里是三维
  并且旋转着
  
  
  
  
  《》
  
  泥鳅
  告诉我们
  它们是干净的
  它们喝了蛋清呕吐
  了3天
  
  
  
  《水》
  
  水 滴开漾
  一圈又一圈的
  
  水在进入碗底后
  彻底安静了
  
  我经常能听到声响
  有的门开了又悄悄合上
  
  
  
  
  《午夜》
  
  马 看看就睡着了。
  草叶也安静的低垂
  下来
  在空气里
  我吧嗒着嘴巴
  月亮的羊群好像已爬到了山顶
  
  
  
  
  《那些好看的菠菜》
  
  那些好看的菠菜
  它们无比地绿在我
  前面的那块
  有雪的菜地里
  
  有时候
  我还会看到几颗
  白菜
  它们也在落着白雪的
  黑泥上站立
  
  它们顶着白雪
  我还看见风
  从它们的队列里间
  嬉笑
  穿行而过
  
  
  
   
  《薄雾冬晨》
  
  那些要用力的看
  它在那里
  心不在那里
  远处是
  到来不久升起
  薄雾的冬晨
  
  那些还在手心
  空握着的
  我站在那里
  心柔软地转过身去
  冰凉的呼吸里
  有一丝
  潮湿的味道
  
  那些正一点点
  在薄雾中隐没的我
  他们不在
  那里
  心在那里
  微张着的嘴唇轻衔着
  沉默了多年的声音
  
  
  
  
  《恩娜》
  
  恩娜穿
  白色的衬衫
  黑长条裤
  恩娜
  戴手表
  白金项链
  恩娜
  高跟鞋后面
  狗
  像她的
  阴影
  
  
  
  
  《冬狗》
  
  譬如晚上
  打开
  院子里的那扇铁门
  合拢的剪刀
  它静静地站在
  远处看着
  你
  警觉的
  譬如晚上转身合上
  院子里的那扇
  铁门
  空气慢慢地
  重合在那棵苹果树上
  它在看着
  你
  警觉地
  跟随过来
  譬如晚上有一些
  疲惫
  走过院子草坪
  的那条水泥铺设的路
  来到屋子的面前
  转动钥匙
  打开那扇紧闭的房门
  它在远处看着
  你
  譬如
  晚上随手关上房门
  摁亮开关
  感觉到
  它还在远处
  有一些警觉地
  看着你
  
  
  
  
  《很多很多的虫子》
  
  有很多的虫子
  很多很多的翅膀
  巨多的柔软
  扁担
  在月光下的昏暗的
  堂屋
  竹椅上
  坐着的一个人
  阿爸尼的
  帽子
  年轻得如同月亮的脸
  
  
  
   
  《落叶》
  
  天上的树叶
  不断的掉了下来
  这是在北京不远的
  街道上的情形
  有的掉落
  在人行道上
  被行人践踏或
  被清洁工的扫帚
  卷走
  还有一些
  在风中
  在我的注视下
  飘向我目及不到的
  远处
  
  
  
   
  《时代病》
  
  在北京
  或者在中国
  甚至
  在整个世界上
  有时候
  看到
  一个女的
  她全部的财财产
  都在她的身上
  每一个年轻的男的
  也是这样的
  
  
  
  
  《》
  
  你看到一幢孤立的房子
  在这个地球上
  在这个地球的圆弧上
  
  那碧蓝的海洋碧蓝着
  那枯黄的陆地枯黄着
  
  你看到一幢房子
  它孤立着
  在这个地球的圆弧上
  
  它的阴影也出现
  在这个地球上
  
  
  
   
  《北京的冬天》
  
  北京的天气
  冷了
  被烧热的暖气管道
  在天亮的街道上
  冒着白汽
  把一些经过它的人
  遮盖了
  人们顶着北风
  行走
  有时候看天
  天空很蓝
  没有丝毫有云层的样子
  但
  从刚被擦去水蒸气的
  窗子玻璃看到
  院子外边
  会看到有几只警觉的麻雀
  它们正在草丛里
  觅食
  
  
  
  
  《》
  
  小智,你从楼梯上
  往下走的时候
  我感到心脏特别的吃力
  我会觉得那些台阶
  太高了
  房间间的构造
  特别的危险
  甚至我会马上去憎恨
  那些变硬的水泥
  它已经那么的黑了
  现在它呆在我们中间
  显得无比的
  可耻
  
  
  
   
  《附着在寒毛上阴冷》
  
  有时候
  搅拌机和绞肉机
  是一样的
  
  肋骨和排骨
  是一样的
  
  叉烧肉和烤肉
  它们
  都在火上
  
  浴缸和砧板
  没有两样
  
  有时候
  放在脸上的手指
  和放在脸上的
  刀片是一样的
  
  对面的面孔
  如同让人窒息的镜面
  
  你透不过去
  有时侯
  如同黑夜
  
  火烤着肉
  火光只能照亮眼前
  
  黑暗是一样的
  对面走过来的人没有体察到
  那附着在寒毛上阴冷
  
  
  
  
  《显影液》
  
  照片被慢慢的洗出来
  这句话不是一首诗
  而是一个场景
  在显影液里
  照片被慢慢的洗出来
  从被拿起来的那张
  照片上
  一滴
  显影液滴了回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