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6 回去吧 (阅读1897次)



2006 回去吧

◎叶子是不会轻易落下的

一天天地转凉
已是深秋
但该落的,还没落下

那些在高处的事物
不知还在等什么
它们会不会一直就这样待着
不落下来

如果这样
明年就不会长新的叶子
它们就更像是
塑料做的了

2006.01

◎每天我都要经过人民大街

相比那些小百货时装玩具宠物手机那些突然冒出的时髦玩意
那些感冒药耗子药蟑螂药狗皮膏药性激素
相比那些一日三变的广告那些高音喇叭里不时传出的声音
我理所当然地
更关注眼前的人民,更关注那些

跟我长得差不多混得差不多的人民,那些
匆匆忙忙的人民无所事事的人民,那些
脑满肠肥的人民饥肠辘辘的人民,那些
西装革履的人民衣衫褴褛的人民,那些
机关算尽的人民纯朴简单的人民,那些
屁颠屁颠的人民愁眉苦脸的人民
当然我也时常会碰到几只打扮得花不溜秋的鸡
那些跟扫黄打非禽流感跟AIDS病毒更密切相关的人民

每天我都要经过人民大街
每天我都要遇见人民大街上的人民
一不留神我就会爱上他们(这当然包括我自己)
爱上
人民大街上所有的
人民

2006.04.09

◎我见过大海

我见过大海
那是十年前
厦门的一片内海
看上去就像个湖
只比西湖大一点

这次去海南
从海口沿东海岸
一路南行
就是没有机会
看一看大海

一路上想啊想
想啊想
一直想到三亚
想到天涯海角
大海
才终于出现在我眼前

大海啊大海
你就像我想象的
那么大

2006.04.13

◎往事茫茫

可是谁也奈何不了时间的野马
多年以后你我都已鬓染霜华
故事偏离了童话剧本
我们随手撕毁了那一纸契约
你,从此混迹黄金国度,踌躇满志
而我困居斗室,十年如一日,患偏头疼
两个世界,背道而驰
而今,嚼一万片后悔药也没用
我们无力推开身后的铁门,让一切重来
回首往事,无非徒增沧桑

2006.04.15

◎黑森林,白森林

我从未认真注视过它的黑
也就无法理解,在它中间
夹杂的白,直到霜雪
悄悄覆过了这片森林

“冬天必将来临”
时间正在印证这一古老的定律

2006.05.07

◎回去吧

“回去吧,快回去!”一个声音
时常在僻静处响起,却一次次被他忽略
但此刻,他终于决定,接受指令,沿途返回
2004年,一个闷热的5月,窗外
张学友的嗓音被街上的叫卖声打乱,
病房里安静如死,充斥着冰醋酸的气味。两个世界
被鲜明地分隔。汗液像雨水
淋透全身,但父亲却停止了出汗
他全身肿胀,被提前禁止发言
同时也消除了他久治不愈的咳嗽,一个月前
他被呼吸机的管子卡住了咽喉
“你们可以为他准备悼词。” 第三天傍晚
事实兑现了医生开具的生命支票,父亲
在离他一米的地方一动不动
那一刻,时钟骤然停止,一切归于平静
他急忙加快了脚步,去往一个夏天,过于丰沛的雨水
从屋顶的缝隙漏下,不停地敲打铁脸盆,叮咚叮咚
父亲在灶台边看书,高压锅呼哧哧地喘气,母亲坐在床上
细数着鸡毛蒜皮,那些只属于她的故事
她已经看不到世界,却还能听见一个婴儿的哭声
“太文气,跟他父亲一色。”
就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她突然想起了什么
执意送给孙子一个红包(那是她留给世间的最后一份礼物)
夜半时分,她就起身离去,恰巧是平安夜,平安之夜。而那时
她唯一的儿子正在离她三百公里的南方,做着各种美梦
第二天一早,他和另外两人,面对着一座立交桥
向上还是平移,无法判定,却被一个简单的消息
召回。一路上,摇晃的枝叶被一一甩向身后……
他突然感觉眼睛有点酸,急忙掏出纸巾擦拭
一座商业大楼就立了起来,阴影淹没了颓败的老屋
继续走吧,别停下!他来到不远处
那座山腰上楼房,第一单元,第三层
屋子狭小郁闭,但屋外草木森森,花香鸟语
地上,阳光的白斑随风晃动。就在这时候,天色骤暗。
他听见有人在过道上喊门,手指在铁门上叩响
声音沉闷,干涩,手表指向了10点30分
“我回不去了。”他似乎作出了决定,摸着黑
一级一级,走下漫长的阶梯,但一下楼
他就迈开大步奔跑起来。于是沿溪的一段公路上,出现了
三幢整齐排列的楼房,夹在大溪和公路之间的
长条形建筑。它有个好听的名字:荷花滩
却不见一朵荷花。中间的一幢,两层楼
他从第四个楼梯口走上去,在左边一个门前
停住。门框上的字迹已经模糊:18号。“是这里了。”
里面传来了沉闷的吉他声,有人唱“……一无所有。”
于是,他静静地站着聆听,静静地等他停下来,
等他翻开那本《王阳明全集》,胡乱地读上几行
然后,把床头碗里的黄酒一口干完(那是他最后的粮草)
然后是持续的酣睡,直到偶尔归来的父母把他喊醒
走吧走吧,八十里外的一个小山沟
整天被浓重的阴气笼罩。太阳早早下山,夜灯提前升起
在乡村旅店昏暗的灯下,他胡乱地翻着《周易》
“君子以自强不息。”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扮演一只迷途的鸟儿
前来投宿,顺便向他问卜前程。“三年内,要防不测之灾”
这只惊弓之鸟,和他临时合用一个巢穴,但两小时后
它就被人取走,颤抖的翅膀提不上裤子
吉它声又一次响起,他来到群山环绕的一个开阔地带
饿狼的嚎叫,从一个孤岛式的建筑里传出,尖利的声音
并没有冲淡巨大的黑暗,却引来了
两只迷途的鸟。她们确信可以在那找到
归宿地,最终却不得不望风而逃
再走几步,他看见一些人占据了道路和桥梁
大街更加拥堵,纸片就像廉价的落叶被随意抛洒
无人打扫。他试图从中找到那个挤在人群中喊叫的人
却在一个巨大的池塘边停住了脚步。十五年
华家池的水依然浑浊,腥臭。红七楼,还是十一楼?
他一次次走入岔道,但终于看见了那个
他要找的人。这时他正举起一把吉它,扔向窗外。咣当一声
震痛了耳膜,从此嘤嗡不绝。耳鸣成为了痼疾
于是他又一次撒腿奔跑,又一次来到了荷花滩
在一层楼下,阴暗的楼梯间,一个不足两平米的世界里
一个包裹在茧子里的生物。它天天做着奇异的梦
把自己练成钢铁,海绵,或者额头上
冒出第三只眼,羽化成仙。而他终于长成了
一只蛾子。十八岁,飞到了18号的阁楼上
从一个封闭空间,来到另一个封闭空间。床的两头
帖着一头对着朝阳怒吼的雄狮,一段夕阳下的长城
十九岁,他用受伤的右翅在一份试卷上奋力拍打,妄图寻找到一个标准答案
荷花滩,荷花滩,没有荷花的荷花滩,
大溪里的水静静地流淌,偶尔的漩涡也卷走了一些
跟他一样弱小的生命。它们都变成了
白条和石斑鱼,在清澈的溪水中悬浮着
被不知从何处落下的一块石头惊散
他不停地翻动一块块卵石,黄鳝,泥鳅,虾,蟹,不知名的虫子
飞快地现身,又飞快地逃逸。这时,从卵石滩那边
突然蹿出一群小孩。他们分别扮演司令,参谋长,军长,列兵
还有叛徒,走资派,现行反革命
子弹从弹弓中频频射出,他急忙侧身躲闪
快走,快走,沿溪下行三里
简易的平房,十六平米的工厂宿舍里,挤着一家八口
门口的一只大公鸡,远远高过他的头顶,它一次次
试图啄掉他的眼睛。墙上的砖缝是野蜂的乐园
其中的一只撞进了他的耳朵。桥头,一只硕大的黑狗
让他一次次犹豫不前。但父亲总是紧追不舍
他的手指构成了巨大的老虎钳,在稚嫩的屁股上
留下一处处暂时而永恒的印记。工厂食堂的四周
布满了荫蔽的阔叶树,不时会落下一个浆果
砸痛他的头,却丝毫不能填补他天生的饥饿感
白花花的泡沫把溪水染成了黑褐色,空气中整天飘荡着一些古怪的气味
“我是谁,我从哪来,要到哪去……”
带着无休止的提问,他来到大街,一路打听
越走越远。现在他已经感到疲惫,偷偷溜了回来
他又一次逃学了,这让他有些羞愧。于是他预先编好了三个谎言
当他终于回来,当他终于回到起点
他看见一个矮胖的小孩,在那里长久地发呆,细小的眼睛
盯着一片落叶,一颗蚂蚁,一只萤火虫,或者
密密的树叶漏下的一小块天空……

2006.06.24

◎戏

道具已经摆好,人物就是那几个
剧本还是那部
——老掉牙的经典,剧场的正上方
悬挂着一个古老的时钟
嘀,哒,嘀,哒……指针
在不紧不慢地移动

无非是一些人,碰到了一些人
一些人,遭遇到一些事,他们
时而哭,时而笑,时而
喘气,咳嗽,呕吐,嘀嘀咕咕或者
闷声不语

草长了,然后枯萎,花开了,然后
凋零,牙齿长几颗,就会跌落几颗
无非是爱了,死去活来,恨了
如此这般。一切都早有安排
分毫不差。当然也有人会试着
改变一下情节,但也无非是
做几个滑稽动作,扮几下鬼脸

无非是一些人上场,一些人退下
轮回的悲喜剧,不停演绎的故事
没有开始,好像也不会有结束。而我们
也只是偶尔
充当了一回剧中人

2006.6.25

◎幸福大街

新华路,书店早已搬迁
太平坊,人们安享太平
要津路,苦于无人把守
杨柳街,依旧等待着又一度春风
我们又一一穿过
长松路,南直街,官塘路,紫荆路,长虹路……
最后来到了人民大街
我们手牵着手
跟着街上的人民
一路向南,向南
街道越走越窄越走越喧哗
你说太挤了太挤了
我们还是去幸福大街吧
可我早已感觉到幸福无所不在

2006.08.17

◎打雷了

雷可以大呼小叫
却不吐一滴口水
雷可以一声不吭
却吐沫横飞
雷还可以
唠叨个没完
却只漏下几滴小水珠
就像现在这样
走过的人说打雷了
在路边乘凉的人也说打雷了
打雷了就打雷了
我顾自埋头走路
不快
也不慢

2006.08.17

◎我也说一说我眼里的世界

正看和倒看
是一样的
前面看和后面看
是一样的
横着看和竖着看
是一样的
瞪着眼看和眯着眼看
是一样的
睁着眼看和闭着眼看
是一样的
看和不看
是一样的

2006.9

◎火车——给儿子

你终于坐上了火车
这是你第一次坐火车
火车那么长
火车上人那么多
你对什么都感兴趣
不停地问这问那
火车开了
你把脸转向窗外
看那些山那些水那些草木那些房子那些人
飞快地向后甩去
“这么快啊!”
是啊,真快啊
还没看清呢
就没了
看着看着
你对车子外边的东西不感兴趣了
看着看着
你对车子里头的东西也不感兴趣了
饿了,就吃点东西
渴了,就喝点水
困了,就睡上一觉
急了,就上一趟厕所
还老是问我
“我们什么时候才下车啊!”

2006.9.12

◎阿英

身形虚胖
两鬓斑白
他的模样
很难让人联想起当年
那个年轻文书

车子不停地摇晃
两边的云雾中
村庄,田野,山峦
不时飘过

二十分钟里
我们一起走过了
许多往事
可她始终没有出现

“我不会放弃”
她这样说
1996年秋天
午后两点
窗外树影斑驳

2006.10.15

◎王晓燕

“关于命运
我同样一无所知
人要多想想
让自己开心的事”
我的回信
换来了一份
来自远方的电报
一个女孩的母亲
着急地问我:她去了哪里
她去了哪里?
谁知道呢
这么多年,我始终没见过她一面
但我还会时常想起她的名字
王晓燕,王晓燕
她给我的唯一一封信件
开始写得方正
到后面,字迹潦草

2006.10.15

◎在洛阳

那一年,牡丹不开
水断流,虎狼终日饮宴
夜半,他小心磨牙,趁月打水
他原本是瓷质的,易碎
不宜碰撞,后来干脆变成了一只皮球
任人拍打
不死,也不疼

2006.10.30

◎同学会

此刻,让我们暂时充当一群鸟
迷途知返,在黄昏,来到当初的栖息地
去荫蔽的丛林,寻找一个秘密的巢穴
但它已经拆毁,成了永远回不去的影像
是啊,回不去了,回不去了,飞走的飞走
死去的死去,留下的,继续衰老
感谢生活,这不知疲倦的调酒师
随时在为我们奉上美酒
来来来,让我们举起手中的杯盏
一起感谢造物安排的相知相逢
当我们一一起身离去
前方是茫茫的雾,身后是无尽的空

2006.10.30

◎甲虫克星

它们都是他设计的
一只一只,越聚越多
他感到局促

谁敢过来!他举起瓦斯
嘶,嘶——
它们四下逃散
暂缓商议买进口药,医旧伤疤

其中一只跳了出来
告他骚扰

那是一只母甲虫,芝麻大的甲虫
在他眼里,最丑的甲虫

2006.10.31

◎甲虫的革命理想

他曾被关在一只盒子里
没有纸,没有笔,像个聋子加哑巴

他老了,已改行多年
记性也越来越差

他发现盒子很好玩
大甲虫,枪炮,精神瓦斯,死亡
都很好玩,于是他说
革命,他说,人民,他喊,万岁!

2006.10.31

◎我的邻居

每天少不了的
是麻雀们的碰头会
家长里短,鸡毛蒜皮
说起国家大事,意识形态
一个个头头是道
又大都胡说八道
其实每天翻来覆去
也就是炒几粒
陈芝麻烂谷子
嗓门差不多
调子也差不多
可它们一点也不烦
一点也不会不好意思
整天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随便喊随便叫
谁也管不了它们
谁也不能让它们停下来
干嘛非得让它们停下来呢
它们可都是我的好邻居啊
(我只是其中比较懒的一只)
保佑它们一个个平平安安
保佑我每天都能听到这些声音
如果有一天它的调子变了
变少了甚至消失了
那就肯定是出大乱子了!

2006.11.02

◎我的手艺

作为一门手艺,它多少有些站不住脚
就算做出了某种瓷器模样,也不能
用来装菜,储水,沏茶,贮酒,或者当花瓶
“有什么用呢?”他们都说。是啊!
我置身于一个什么都有用的时代
我应该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
我感谢电灯电视电脑电话,感谢洗衣机电磁炉油烟机
感谢抽水马桶,感谢商品流通,感谢有价证券无价之宝
感谢汽车飞机轮船,感谢精确制导,感谢原子弹,感谢防弹背心
感谢所有存在即合理的一切,并且我理应感谢它们的
设计者和制造者:伟大的人民,历史的创造者,在他们的手下
一切都变成有用,一切都有存在的价值
所以我必须感谢,感谢他们并衷心祝福他们,愿他们都获得
足够的金钱和权利,愿他们要什么有什么
愿新技术革命不断地成就他们,为他们带来可观的幸福。而我呢
我只是个耽于玩乐的小孩,迷恋于一门手艺的小孩
这是一门古老的手艺,它从来遭人质疑,现在更不合时宜
但我不知怎的就爱上了它,并且这种爱相当固执
深入骨髓。凭着它,我制造了很多玩具,一个人的玩具
现在,它们和我一起,成了滞销品
当然它们也不是完全没用,光凭它们怪异的形状,就能
让那些家伙目瞪口呆,屁滚尿流
他们,他们,他们,那些喜欢装神弄鬼吓唬人的魔法师们
那些仪表堂堂内心龌龊的太监们,那些脑袋里灌满了混凝土的雕像们
统统不可救药,手里拿根棍子,就自以为掌握了真理。现在
我已经没空搭理他们了,我要去遥远的原始森林
去无人区,去虫豸出没之地,建一座小木屋
我要在里头塞满我的杰作。我一死
它们马上就会积上厚厚的灰尘,布上密密的蛛网
哦朋友,相信吧!有一天,多年以后,会有一个迷路的
小孩,突然造访。也许仅仅出于好奇
他会把这些玩具,一件一件,通通擦亮

2006.11.13

◎独语一种

多少年了,我已习惯
待在浙西南,偏僻的一隅
静静地,眺望世间的风云
时疾时缓地经过
一面小心地看护着
内心,这片苍翠
寂寞的时候,我会听到自己
与自己细碎的交谈声,或者看见
那些朋友,远方的朋友
在街边,在梧桐树下
在办公室,在对面的椅子上
在书房里,在窗外
云雾终年缭绕的山间

2006.11.22

◎天数

我付出过关爱的人
有些已经以我为敌
有些正预备着
以我为敌
算命先生说
这是天数
不过
就算以我为敌
或者将以我为敌
他们一样能得到
我内心的关爱
我这样说
很多人不信
以为我在装耶稣
有人会直接骂傻B
但我要告诉你们
这是天数
改变不了的
既然改变不了
我也就不试图改变了
正因如此
我才获得了真正的幸福
而你们
则永陷于苦海

2006.12.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