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5 一只怪鸟 (阅读1654次)



2005 一只怪鸟

◎他

一大早,他便毫不犹豫地
跨出门槛,只带着空空的包裹
去往金色的城市,挥霍欲望
多数时候,在人跟前,他喜欢
把自己摆放成精致的花瓶,努力展现
光彩的釉面,而把巨大的阴影
深藏

他相信手,相信1+1=2
相信虚构的花园,相信扎堆的文字
相信图纸上勾勾画画的笔
他不辞辛劳,不停地
在钢结构的格子间里搬运种子

他总是在夕阳下回来
疲惫的身后,总是拖着长长的影子
他把它拖进寓所,拖到床上
拖进被窝,一直拖入梦里
折成了夜的翅膀

2005.01

◎山间漫步

沿着一条小路
我们默默前行
青黛的山间
暮色越走越沉

眼看天就要黑了

你说要带我去
一个地方
说着便加快了脚步

2005.03

◎一只怪鸟

不是麻雀,不是鹦鹉,不是杜鹃,不是猫头鹰,不是
乌鸦。它不是我知道的所有的鸟
也不是我不知道的所有的鸟,一只
什么也不是的鸟,只能被人胡乱地称为
怪鸟

它居无定所,总在不经意间掠过
闹市,穿过山野,越过荒原,偶尔也会
闯进我的白日梦里。它无所不至
适意地栖居,无形地存在
有时我能感觉到它翅膀下振动的空气
却从不来不敢妄想触及它的片羽
我了解它的倔脾气,不愿被捆绑
被羁押,被限定,成为谁的俘虏
随意驱使的奴仆或者
相守一生的伴侣

一只什么也不是的鸟,一只谜一样的鸟
一只无法识别无法认定无法归类无法命名的
鸟。它是有形之鸟,它是
无形之鸟。它至少已经活了
一万年,但即使
再过一万年,仍然很少有人
真正知晓

2005.03.18

◎蓝天上飞过成群的天使

他们忽然飞过,在万米高空
呼吸平缓,速度均匀,没有声响

一身洁白的羽毛,没有丝毫杂色
身后是纯净的蓝,蓝得像他们的眼睛

他们轻轻挥动着手中的法杖
指点着远处的虚空

而此时,城市里的蚂蚁并没有抬头
他们正忙着贩运生活垃圾

2005.04

◎空椅子

它空。空得让人
顿生疑惑,那姿势
仿佛急需填补

是的,总有人来坐,总有人
起身离去。留下
汗渍,擦痕,记忆

没有一张椅子会真正空着
没有一张椅子
不空

2005.04.19

◎黑与白

没有窗户,没有缝隙,不会
漏进一丝光亮,那是一间
绝对的黑屋子

你径直走了进去,随即
把门反锁。多少年了
你还在往黑里走,一次又一次
关上身后的门,让所有的光线
都束手无策

而此刻,一点光亮就从你的瞳孔里
逐渐散开,直至遍布全身。而你从此
变得纯净、透明

2005.04.20

◎把时间拨回一秒吧——悼沙兰

把时间拨回一秒吧
让洪水退出门外
老师们退回讲台前
孩子们退回课桌旁
听讲的听讲
看书的看书
写字的写字
发言的发言
念课文的念课文
玩橡皮的玩橡皮
扔纸条的扔纸条
打盹的打盹
教室像往常一样安静
什么都不曾发生
什么都不会发生

2005.06.25

◎描述

刚上了一半 就下起了一场暴雨 小莉
连喊着腰疼 一根坚硬的事物
支撑着老于百八十斤的躯体 以缓慢的节奏
完成了一次运动 而它本身
变得不堪一击

一坐原始的山峰 未开发的
处女地 郁郁葱葱的密林和
与此相关的一次攀登过程 始终未能
吸引足够的听觉 而一些相对客观的描述
却牵动了众多迷路的神经

“下面的东西 能不能拿上来 就算
拿上来了 能不能让它满出来”
杯盘狼藉之地 鹤立鸡群的红石梁啤酒
不断涌上桌面 不断加重着眼皮的份量 舌尖
布满了青藤 在话语之间
纠缠不清

2005.07

◎情人

我总是急于了解事物的本质
那潜藏于华美衣饰里的形体
就如此刻,我急于跨越层层阻隔
掀开那些横亘在我们之间的
不恰当的伪装。探索之手
便顺利到达一片光洁区域,尤如
滑过冰冻的河面。或许,我应满足于
停留在这诱人的表面,在上头
跳舞,打滚,看看风景。不再理会
厚厚冰层下的卵石、淤泥、水草、游鱼
还有早已涌动翻滚的激流。满足于
在这样的夜晚,与你一同回归
自然、原始的表达

2005.07

◎不一样的鸟

黑羽毛,长尾巴
我与你们不同
我单飞,有远大前程
而你们早已习惯了
拉帮结伙,走街串巷
让人统称麻雀
孤独时我也很想跟你们
一块混啊
可你们一天到晚
只顾叽叽喳喳的
我却只是偶尔
会轻轻嘀咕一声

2005.08

◎谁更像谁

个子矮矮的
脸型扁扁的
嘴巴尖尖的
时常见它
在小区里出没

有时我觉得
它是一条狗
有些像狐狸
有时我又认定了
它是一只狐狸
只不过
长得像狗

2005.08

◎我们在河里游泳

我们在河里游泳
河水清澈平静
我们不紧不慢
就像漂浮在空中
偶尔有一些淤泥水草
与我们牵扯
甩一甩
就不见了
几只鸟飞来
在头顶上绕了几圈
就不见了
一阵风吹来
水面上荡起层层的波纹
风一过
就不见了
还有一些东西
悄悄滑过我们
比水还轻
我们在河里游泳
并没有打湿身体

2005.10.24

◎过浦阳桥

车窗外晃过一个牌子:
浦阳桥
它的下面
应该就是浦阳江
我突然想起那个诗人
还有小娜
走在波光粼粼的江边
但现在
天色已晚
公路两边什么也看不见
好像有一两点灯光
在远处一闪
就消失了

2005.11.20

◎迷

透过别墅的栅栏
我看见一个女人
坐在庭院里擦鞋
她年轻,文静,戴一副黑边眼镜
她擦得很认真
不知道有人在看她
那双鞋是男式的
棕色,尖头
好像是我的

2005.11.20

◎我有足够的理由爱上这个小城

它跟我一样
长相平平
它规模很小
跨上摩托十分钟就可以绕城一圈
它地土很薄
偶尔想起某个跟它有关的人
三分钟内他就会翩然出现
它内部消息灵通
早晨产自某个角落的谣言
傍晚就会占领整座城池
它分配合理
富人和穷人一样为钱发愁
它足不出户
像嫁不出去的老处女
但这一切都不妨碍它风调雨顺
人民安居乐业

2005.11.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