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4 我回不去了 (阅读1558次)



2004 我回不去了

◎阳光

那一缕阳光
离大地还有一步之遥
却被一棵槐树缠住了
只飘下一些衣襟的碎片——

那些斑斑点点,还是让
树下的那窝蚂蚁感到了温暖

也许,在蚂蚁们的眼中
阳光永远只是一些
漏网之鱼

2004.03

◎我回不去了

我回不去了
时常待在外面

从一个旅馆
到一个旅馆

从一个地方
到一个地方

我有很多家
我没有家

我回不去了
时常待在外面

2004.04

◎填空

写好父亲的悼词
却空出了死亡日期
要等他去世
才能填上

猛然想起
人们一生的劳碌奔忙
会不会只是为了
在一份留有空格的悼词上
填上一个
日子

2004.05.23

◎距离

姐姐在父亲的灵前不停地哭
淡淡袅袅的青烟把他们隔开

2004.06

◎换位置

夜半时分
路过一家医院
太平间里
灯影晃动
一个人
在白布下躺着
四个男人
围成一圈
无精打采地打牌
恍惚间
躺着的那个
突然坐起
拍拍前面的肩膀:
你可真笨!
我看咱俩还是
换个位置吧!

2004.08

◎时装店里的女人

时装店门口
站着一个女人
她一丝不挂地面对着
外面的世界
真美啊,美得
一动不动

一脚跨出店门
忽然发现
这整条街上
来来往往的人
都假
只有刚才见过的那个
才像是真的

2004.08

◎开发区

远处传来电锯
断断续续的尖叫

宽广的原野上
零星散落着几座厂房

坑洼的空地
凌乱地长着荒草

一群麻雀,被几个
衣着邋遢的小孩

用石块追打,轰然飞起
又在不远处落下

一头一直在俯身吃草的奶牛
突然抬起头来
四下看了看

2004.09

◎一场雪下来,什么都白了

一场雪下来,什么都白了
绿的青的黄的红的黑的白的
大的小的美的丑的善的恶的
说不清道不明的,都白了

要一直白下去该多好啊!
但这是不可能的
一阵风吹过,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让人不禁怀疑,什么
都不曾发生过

2004.10

◎谁能将一滴水击伤

毫无阻隔的一滴水
时常被人视若无物的一滴水
必定也是
无法伤害的一滴水

一眼就可以穿越的事物是无法看透的
从来没有人窥见过一滴水的内心
谁也无法触及它柔软的内部。但你可以试着

打散它,用铁片隔开它,用纸巾
抹去它,用火烘干它,把它
扔进大海里,和进泥巴或者面团里
让它失去原有的形式。但水
还是水,无法更改
水的骨质始终是柔软的
却又如此坚韧,如此精密,无懈可击
任何外力都无法将它剔除

谁能将一滴水击伤
谁能改变一滴水的本质
谁能让一滴水失去方向
谁能阻止一滴水
悄悄漫过春天

2004.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