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短诗几首 (阅读2323次)




《有时,一个人死亡,另一个人重生》

有时,一个人死亡,另一个人重生
就像我成为另一个你,就像我
在另一行诗句里,成为另一个自己

有时,你把我说成一个比喻
而更多的时候,我被分割
成一个比喻的两个部分

有时,我是一个被忽略的小数
有时,我把自己
除以另一个很不恰当的数
比如生活,比如零。比如另一个你



《在秋天,走进大海里》

我看见,那么多的人
从遥远的北方
和南方,带着影子,穿过沙地
在秋天,走进大海里

他们来把自己,把手、足和眼睛
把夏天的激情和秘密,交还给你

你环抱他们,在波涛里翻滚、颤栗
只留下破碎的细语,这时
我看见你卷起一朵云的影子
我想,那该是天空给你发出的邀请

我回到沙地上,躺在腥咸的风里
一会儿看云,一会儿看你



《诗人的暮年》

黄昏,我走在荒野的尽头
寻找一个长元音
来延伸我微弱的呼吸

我需要一个词,来修补
那些因失修而断裂的诗句

我看见,时间的喉咙里
卡住一颗破损的落日

但是,我没有力气弯下腰去
搬动那块横在小路中间的岩石



《未来之诗》

感谢上帝,你终于走进他秘密的后花园
误入他无边无际、疯狂的想象里

你在诗行里谋求和自己见上一面,协商
在下个星期,把失业的暴君
形容词和左撇子诗人
统统赶进隔壁,那里有很多宽敞的大房子
训练他们,工作技能,自由。把野兽留在身边
因为宽大足以让它们消失,我们还要

多敲诈几个生僻的词汇,来驯服
那些桀骜不逊的潮汐
把它们夹在书卷里压平,扎捆
装进腾空的装甲车,停在西部的大荒漠里

为了未来,我们可不能一无所有
为了看见春暖花开的大海
我们还要研究怎样在太空舱里保存大地的引力



《呼喊》

我反复刻写下,这同一个象形文字
在大地上,在我黄色的皮肤上
而你用风暴一次又一次把它抹去

我反复用热血,抚慰周身的伤痛
而你一次又一次
用闪电重新撕裂我的天空
在我的胸膛上,发起一场场造山运动
留下这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大裂谷

我反复呼唤它的名字
用不同的声音:亲人、朋友,甚至敌人
反复地呼喊,为了不让它形同一个孤儿

今天,我把它换成自己的名字
反复地呼喊,让它响彻云霄
让它穿越每一道大裂谷
让它穿过夜空,穿过它暗淡的疮口

我拼命地呼喊,那么响亮,但是
我还是听不清那遥远、飘渺的回声
还是不知道,我到底在呼喊着谁


《园艺学概论》

你围绕着这些植物,整个秋天
很多次,你手握剪刀
在阳光下,和秋天斡旋
你为自己精湛的手艺陶醉
每一次,切除它们班驳的病兆后
你都会举起手中的剪刀
像是赞赏,或是惊喜
然后,你沿着叶片,沿着时间的咬痕
精心修剪出另一个优美、自然的弧度

为了把死亡修剪成生活的一部分
你不停地挥舞小剪刀,就像我
为了对付时间,不停地推着语言的刨子


《海的追忆》

为了收回
那些细微而闪亮的盐粒
你不分昼夜,把舌头伸进沙子里

而我只有在泪水中
追忆你,用它的咸涩
复述你隐匿的激情和蛮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