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人工湖  (阅读1604次)





何时起我不再映照你?
绳的尽头是苍白、繁复和遥远。
你被兴奋地耦合于外界的斑斓,
岔路如水纹,隔绝颜色黯淡的古朴灵魂。
我本归静。你传来动,以叙事术的错综。



你与白昼学绝对。你晦暗,我就还巢。
你是寡言的无字书,我扮演装帧多彩,
像裹在时光这大理石外的历史家般饶舌。
如今你易碎的美德于我已成别国的政权。
我忽而理解只有你能言孤独并判断孤独。



我步幅迟缓,不能测量念头到念头的距离,
更无法追回你。仅剩思想时,人只能徒劳
划分东与西。我对出路的思索,实在是培养
原地积习。我的贫乏,比繁琐的奢侈更励志。
我唯一怕的:学习死的人与学习生的人相遇。



你的沉思永不能认识本体,就像透过自己
定然看到的不是自己。就像飞吻不能到达
香甜的嘴唇。你自矜的贫乏实在是种过度。
多少过剩的智慧招致虚无,多少过度的爱
交给绿帽子:过度的存在是后来者的重负。



你远离我,或沉浸于我的欢乐
(多久?)都不能使你发现我。
所以,距离比地点更实在。所以,
当你在花丛中,歌筵里,都是虚。
你开屏,热衷交际,绝望便沦陷我。



你的绝望,只是些愿望升高
(这愿望更清瘦,且堂皇),
另一些便陷落进去。我上岸入林。
见离开你,我也能定居。你恒定,
却也不安;你纯净,却仍是土壤。



你承欢于他人住所,且交换过多
这令我愠怒。你相信情感能移动,
浩瀚的知识能来变魔术。你相信
教士与教授,以为他们的琐碎是
掌握生活的丰盈。而不信我……



你的单调,嫉妒这纷繁。与愠怒
同是舶来品。只因没有我的倒影
你便不能成立。我随处依附之乐
却是生来自得。分别在即的纪念:
一同造湖:泥沙归我,虚空归你。


2008-11-28 深夜,永安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