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访友图 (阅读1819次)



访:市中人;友:林栖者
图:多义,见《康熙字典》

访
林栖者,却迎我如迎阮籍。
白日昏沉,清醒比惆怅。


你、我,如同朝与暮,
想象取消了漫长的正午。

访
我欢喜,将你自书斋的虚空移动。


县城:乡间风景前的一段清醒,延缓这短暂。

访
一地简洁、直接,有力如遗言。
我读最远的书,破坏烂熟的辞句。
绿野启发心中青,叹一株草的精美,
盛筵:如在美术馆的云中行。


突发的热情,如思想席卷万有,
却不为一物驻留。博览:
直通贫乏的桥,如辞典
精美的插图,连接繁琐的词条。

访
我收藏满屋诗册,曾是睡前逸乐
却化作广阔的版图:谁能清心读?
惶然:只找寻领地,在册与册之间。


我的秘藏如万神殿,分司过剩的智慧,
于伦理无涉:今天书写美德被指作腐朽。
我傍神像醉卧,讲既成的——神之语。

访
你以古玩市场的方式写诗,我则如赶赴
陌生的约会。以置办葬仪的心搜罗资料,
用无数父母学习躲避。当“相似”发生,
拆掉路,像拆解丝衣,成为错综的线。


梦中有裸形人,说所有衣裳
都不是最初的衣裳。他赠我书,
说世上流传无数译本,无人知
最初的版本。有人迷恋考证,
有人信仰:翻译重复到一定次数
一切书都将呈现一致的面目。

访
谁不是在书写译本?我梦到过
历史刚产生的日子,多么轻!
用两天记载第一天,三天记载
这两天:历史始如病菌蔓延。
光辉处皆是负担。我查看舌头,
能使词句润滑,也恐惧言语
旺盛的水流,将它越洗越小。


舌头、肥皂:世界缩小的方式,
你所见的膨胀,依赖肥皂泡。
友人,同我来林中啜饮瞬息,
四杯茶,两个空的方向:虚与实。

2008-10-07~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