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毕业典 (阅读1779次)



这个结尾对我已太长,终将公式与图纸熟悉,
像末了在人间都要将潜行的谎言谙习。
当影人们欢呼着将学士帽纷纷抛起,
我急着把漆黑的尸衣褪给被咒过的土地。

帽苏肆意地和我左右面颊亲昵,烧了它,不足以
祭奠典当去的茂盛年华。多少恨,织就一纸文:
轻似蝉翼、贵如凤羽。影人们在人造的蟾宫折桂子,
我诵得不眠经,听头脑夜夜毁于羑里更漏。

珍贵的是你,相隔山海与凡间意义,把象征坚忍的星宿
讲起,你说我的臂弯是温暖的湖泊。我落笔成只不系舟,
依平仄修座入云楼。祖国名山皆喧谤,不堪披发入。
相对笑靥似梦里:他们有他们的永动机,我有我的碧纱橱。

“未来”确是太深邃的意象,时乘梦车呼啸至,若堤决
惊碎手中镜片。看不清,就醒吧,醒吧。来走走这废墟上
那座宋代的校园,“文津”下江船中依旧醉舞狂歌鸾凤颠,
后庭花添吧添吧,像在欲望的喜雨中生长的一代、再一代。

我怕工业点燃过于恢宏的阳光,怕郊野工厂高亢的合唱。
时代魔巫因得我献年轻血而满意。在所有意念
流回人脑之夜,我匍匐入尘中简册共圣贤执手语悲,
月色骤然清朗时,可看到我额上蹄印深。

日子即将澄澈,竹与纸扎成我的心在云朵间乱飞
我俯身打理住处残余的物件:衣中册间,犹有未招魂。
小小的包裹,容下这四年,说不尽多少恨,
说不出,这一段足够使人抛弃前生信仰的时间。

丁亥四月廿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