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陈诗哥01-04年诗选 (阅读2027次)



陈诗哥01-04年诗选

从屋里,观察一只挂在树上的镜子


我在树上挂了一只镜子
然后回到暗处 观察
我在树上
挂了一只镜子 然后回到屋里
观察
就是这样

有风来 镜子向左转45 º
在一根树枝的后面
卧一片绿野
镜的上方 涂一撇山青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风停了
镜子向右转45 º 恢复原状

我在树上挂了一只镜子
就是这样
我伏在屋里 如猫
我想占有右边的风景
头向右移了10厘米

就是这样
我在树上
挂了一只镜子
这只镜子瞬间脱落
一只鸟儿滑过 如闪电

2001年 河边居


一株植物的野史


根据记载它出走后遇上我
把命运交给一只瓷瓶
这多少有点遗世独立的味道
第5页说它感激灰尘,如同感激阳光
它渴望飞翔,但必须承担聒噪
它曾是幸福的宠儿,整个春天
只是它背景的一部分
然后是昨夜的一场春雨,淋湿
它的咳嗽。而我看见了光
柔滑的皮肤或者外套
潮湿的灵魂或者隐秘的内心
深入泥土的细节,一支笔
无法展示。它其余的姐妹
空对一根草衰老
另一本《植物轶事》记载
它交待不清年龄与籍贯,因此失去
资格。或者解释为它抛弃了正史
野史叙述了2002年3月5日的春天
第88页说它长大了。一只蜜蜂
和它说话——我听见它体内潮水的声音
蜜蜂走后。根据目击者回忆
它总是望着远方,它的哭声
总是突如其来
纯洁,不可侵犯


2002-3-5 河边居


老头


那老头似乎从未照过镜子
孤独的头发
在夏天的大街上疯长
昨天我在一面镜子上
与他相遇:雨水加深了
衣服的颜色,却无法平息一场咳嗽
他原地踏步,仪表不凡
青蛙鞋大声歌唱
腰杆因过度的热爱向大地弯曲
我看着他,他无动于衷
他使劲往镜子张望
使劲地梳理湿发
甚至伸出乌黑的爪子,企图
扳开镜子:回到全部的过去
那老头,从裤兜里掏出
金苹果,大口咀嚼
那老头,在人们的漠视里
骄傲了30分钟
那老头,嘲笑我的怜悯
那老头,抡起拳头,镜子破碎
生病的双眼光辉灿烂


2002年8月20日 于河边居


涌边街的水边人家


什么时候,孩子跳落水中
河水就突然汹涌起来
什么时候,阳光在屋顶上袒着青色的肚皮
一条街道就回到它全部的过去
我读着刻有某些生卒之年的石板
它的故事向下生长。我读着百年前的马蹄
一声声,排着队
等待命运最后的遗忘。我读着
劫后余生的围墙,曾经保家卫国
如今与苔藓为伍。时光静静地燃烧
秘密,一半是分娩,一半是
剥落。一个女人衰老在门坎上
媳妇淋湿了她的头发
干草的气味,旧日子的气味
欲望依然的气味
从磨损的记忆里飘出
这为我阅读不及。阅读不及的事情
多如堤岸边的田螺的卵。暗红的
卵,可知道失去波浪意味着什么
你不知道田螺什么时候会出生
花格子在女人的衣衫上炫耀了
一个时代,男人远走他乡
最妙的是,我读到一座寺庙
氤氲的香火省略了某些红砖绿瓦
却承担了更多的话语
在寺庙的背后,在明亮的学校里
孩子被教育快高长大


2003年11月 广州


话说秋天


那一丛碧绿凝视过秋天
那是另一番景象
云淡日长,话说有几个孩子
远离课堂的教诲,脚踏草地
把纸鸢送上高空
他们严肃认真,彷佛在完成
一门功课,要不
他们就是在号脉,聆听风的心跳
或者测试天空的重量
当中他们有人会飞黄腾达,有人会
远走他乡。他们不懂漂泊
死亡、苟活,这些言之尚早
去年的秋日喜气洋洋
而在他们之外,总有几个读书人
他们深入幻想却头枕
土地,激动的时候
他们会一跃而起,对天吟诵
旁若无人。孤独是必要的
这并未影响秋天的那一丛碧绿
耍太极的老人
移过缓慢的阴影,偶尔像一只白鹤
亮出优美的身段
让我们惊叹他的神乎其技


2004年3月 广州


夜走石牌村


别靠近那个村庄
别露出古怪的笑容
别对潮湿的事物津津乐道
他们是两栖动物,打着哈欠
谈论彼此的将来
他们没有过多的激情
这个村庄也没有土地

别坐下,四川火锅店里座无虚席
日子过得越来越深
那里最著名的是麻辣汤,价格适宜
令你的胃收缩膨胀
你却心安理得,聆听水井的回声

别起来,别在巷子里奔跑
别让你的故事像野草
洒落羊肠小道上
别敲响某一家的大门
那一层层的脚印
你的不知将是哪一层

一场大雨突如其来
打湿另一种秩序,却滋润了
院里百姓的睡眠。坏了的女人
拎起裙子,朝向黑暗的深处
露出樱桃的秘密

别不以为然,别忙着评论
眼睛别往里面看
阁楼上的木板无所作为
岁月只是一种气味
风轻轻地摇着铁招牌
它不会告诉你什么

是时候了吗?当太阳升起
你就会看见地平线
处处退让。别转弯
漂泊物应该气定神闲,你应该
和路灯下的姑娘称兄道妹
 她们穿着拖鞋,洁白而丰满
 墙里开花墙外香

 2004年2月 广州


书 房


以静养静,养出一群不安分的博尔赫斯
或者张爱玲,读书,养神
老头在院里挖土,身后是他死去的猫
“今个下雨,明儿开花。”

    老人有老人的规矩
    不能无事生非
    不能杜甫取笑杜牧,李白取笑李贺
    不能,哦纯粹的不能

老头静静地喝完牛奶
有人在厨房里弄得砰砰响
从事写作的右手
接不住昨天的空气球

     激动的影子多么需要安静
     叶子缠着炼丹师的头发
     哦,有空临摹一下毛主席的书法
     满屋子都是兵气
  
2004.7.23 广州



大街小巷


 呵呵


没有风啊,左手无法知道右手的热
曲子一天天地变了,昨天再也收不到杨贵妃的音讯

女人们歇不得
就连影子也弯曲了,那欲望的小中心,无端地着急

还有一些风光,一些尖锐,一些赞美吧
还有一些汗水洇湿耳朵中的丝绸吧
还有——

一些风油精泛出清凉的甜味吧
一些将去伦敦shopping
            多好啊!

哦,长开了吗?那花枝招展的老妪呢
那躲在厕所里修指甲的女孩呢

呵呵,这些野心勃勃的小野心家,小革命分子
无所事事,一心想暴露浑身的秘密

呵呵,你看看,唐朝的女人吃着水果上街
夏天的衣服暗藏春天



 到此一游


 还没中暑吧
且坐且停,且买一片阴凉和汽水吧
且在故事失传前让老人露出假牙吧
要不到那卵石上走走,包你
活到九十九

 呵呵安静,安静
这里静将更静,静里长出了声音
最适合儿童赖皮,也适合来这里偷闲
蒙雨、顾新华、小朱和我,马上观花

 2004.7 广州


骑马归来的人


那些日子雨水充足
适合种菜,适合谈心
骑马归来的人目光如炬
翻上屋顶,观望秋日的天色
他手脚麻利,铺开三五捆茅草
刷哗哗的响,松弛,细致
美好的愿望注入每个缝隙
然后走近猪圈,看看
那两只畜生是否经得起恐吓
他们鼾声依旧,不管还是不知
今夜有事发生?再走两步
便是鸡窝,年轻的母鸡与小鸡涉世未深
略显紧张,时而一声低叫
警觉风向的变化
最重要的是栅栏,日久失修
枞木腐朽,以后要换成柳木
三尺高,让你睡得安稳
老婆子仍然唠唠叨叨:
贼子出现,必有大雨
骑马归来的人和衣而睡
等待雨过天青


2004.3 广州


看图识字


看图识字的人长大后
一定有出息,要么是榜眼
要么是探花,不落窠臼
他能看出书中藏着黄金
也看出美人和酒,有如兄妹
小小的气候开始呼风唤雨
并会影响他漫长的一生
看图识字的人经常挑灯夜读
图画入眼,热泪满眶
误落理想深处无法自拔
有时候有人站在门口观看
月光接替灯光,他也照读不误
他发誓以李白为榜样
也想过要当方世玉
整个夏天他敏感而脆弱
瘦弱的身体如同虚设。整个夏天
他看了两百多本公仔书
仿佛在做准备。直到冬天来临
他踏上一条羊肠小道,策马扬鞭
看图识字的人远走他乡

2004.3.19 广州


生活颂


看不见秋天的时候,你应该
喝喝酒,直到陶潜的嘴巴
被激醒,直到一株菊花
抵达一个人的内心
直到身体坐着月光飞翔
这似乎太遥远,但你必须如此
看不见秋天的时候,你无法咳嗽
无法忘记,无法从树枝上摘下一滴清露
看不见秋天的时候,你应该
喝喝酒,不分优劣
一瓶蓝带或者一杯白兰地
日子便被击退
起码在下次喝酒前,它无力
侵犯。要不就在校园里逡巡黑夜
要不就跌入意义堆里
两眼发炎,看看
黎明如何被一条鱼吞到肚里
秋天还没降临,秋气已拱破纸背
有人穿着拖鞋踱来踱去
夏天没有任何脚印
看不见秋天的时候,你应该
和父亲喝喝酒,父亲通红的额头
照亮你身后的田野

 2002.3.广州


语文老师



语文老师吸入太多灰尘
双眼通红,足以令教室
光亮。清涩的草味
深入割草机的胃
语文老师以此讲解生命哲学
那年他三十
总结了二十九,便冲向
不惑。语文老师气象不凡
他的哲学高深,他容易激动
他的声调
令石头升温
令同行羞愧,或者痛恨
他真是一个诗人
他率领学生,在沙滩上练习跑步
硕大的沙滩裤,见证了
善良的集体主义。然后面向大海
等待一场暗中的激动。十年来
他结交了数千名学生
此外他还有一个长舌老婆,女儿和狗
以及众多亲戚
他为人好客,但饮酒太多
但无法漂泊
语文老师于2002年夏患了重感冒


2002年8月


业余时间


一旦音乐上升,一旦从他的眼中
获得足够的暗示
她就开始旋转,开始野
如同一匹母马,每一只马蹄
都能开出异乎寻常的花朵
并深入你的脑中
而不管你是否相信,她的每次转身
却又精确如同钟表

也许日子过得越来越火
她从小就羡慕舞台上的身段,以及台下的目光
也许她把梦想埋得过深
谁知道,几次搬家
她遗失了她的水晶鞋,后来又嫁给小矮六
也许日子过得越来越火
小矮六跑去学了探戈

小矮六有着忧郁的眼神和梦幻的四肢
这些年他算是历练过来了
他借一副望远镜爬上出租屋的天台眺望远方
买菜的妻子在公园里翩翩起舞
寂寞已让她的脸色发黄
日子总是要过的
小矮六咬咬牙
拿了几百块钱跑去学了探戈

周末从此发生了变化
小小的露天舞台,足以使他们的夜晚
有起色,有勇气过完剩余的日子
而你,跟其它人一样
静静等待小矮六的女人
再次激动万物
也许,你无法忍受你的脸色苍白
也许,你想想——
广东人没有汤怎么活?

 (For MY)
 2004.7.1 广州



暑假作业


那年夏天一个村庄风雨交加,一位母亲
瓜熟蒂落。那年夏天,一个男孩站在山冈上
目光被雨水打湿,却生着虎气
在地平在线匍匐前进,又在一言不发中
七零八落。整整一个下午,他左手攥着一张纸
彷佛铺开的田野,终因过多的湿润
而糜烂于心中。他右手撑着家中唯一的伞
牙齿脱落,却使水花四处溅开
袒露在表面的泥沙,向下,再向下
就要加重溪水的浑浊。寒意优雅地
在皮肤上散开,慢慢渗入,然后像松脂
在树皮上流出,缓缓抵达
他的裤脚。他利索地弯下腰,把它卷起,拍拍
是为了使它更结实。他想起每次下田前妈妈总会如此
让他在埂上玩,看着黄丝蚁提前繁忙
如果到了秋天,埂上将布满老鼠洞
而田上也没有水,水在稻谷的体内运行,蒸发
更多的时候,他跟随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孩子
出没在瓜地里,拧断瓜蔓,或者偷听
朦胧的悄悄话。懒洋洋的饱意,麻醉了
日渐长大的意识。裤脚上的泥巴发展为
无法逃避的证据,酝酿出母亲伤心的气味
整整一个下午,为了准时上交,男孩的目光
向四个方向进发,用尽他的词汇
记录眼前的一切:雨很大
田里没人,大人都在家里复习和预习
上天布置的作业。他抹干鼻涕
那年夏天,他五岁,他开始读书,写字,思考
听循老师的教导。整整一个下午,
男孩一成不变,山冈一成不变
还有纵树和躲在屋檐下的蝙蝠,都一成不变
偶尔路过一个扛着犁的男人,奔向
炊烟惨不成军的小泥屋,大喊你儿子傻在山冈上啦
在母亲往返的怀里,男孩把手
伸向那水桶般的腰,企图抚平潮湿的疼痛

 2003年11月 于广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