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花园 (旧诗摘存) (阅读2284次)



花园

  

风大起来了。

风奔跑的声音充满花园的下午

吹折了棕榈树的一根枝子

天一直阴着。正午时阳光

来过一阵,又匆匆离去

昨夜的雨还留在小路两边的泥地里

使它的颜色发黑

洗白了池塘边我常坐的青石

我现在就坐着,竖起毛衣的领子

但我不走。

花园啊,我要留在这儿

和你再说一会儿话

在那些脸们中间,我的心是沉默的

我心里的声音,都恹恹地睡了

或者我们就一起,恋人似地静一会

有时,我会就这样把头靠在你肩上

小睡了——

那是在我读书累了的时候

  

那边,石板拼成的小路上

几个老人背着手,慢慢地散步

每一个都有点面熟。有时

我和他们中的一个擦肩而过,会不自觉地

相对微笑起来,仿佛是在打招呼

"又来了呵。"

花园里每天都有人来

每天,都向所有的人敞开着

没有人在这儿吵嘴

或许,除了顽皮的鸟雀们……

那些想哭的心,在这儿都悄悄地舒展成

你池塘里微笑的涟漪

呀呀儿语的孩子,牵着母亲的手

在这儿学步,在这儿认识了

这个世界的第一棵树、第一朵花

并学习了它们的名字和发音

老人们打发闲散的时间,或者锻炼身体

他们全都穿着灰色、黑色、暗蓝色的

旧式的衣服,都很干净

他们退让在这些毫不惊人的颜色里

和善地注视我们这些年轻人

那么和善。这些美丽的老人呵

当我老了,我要成为他们中的一个

还有那些恋人、那些放了学的小学生们——

花园啊,人人都从你得到了

那他想要的

他们的脸,变得多柔和呵

这时候你会感到世界、生活、人们

都是那么美好,你会感到你

心中缓缓升起一种温柔的感情

  
            2002、3、13

  


  

  

  

  

  

     "妹妹,你又在做什么难吃的菜!"  

  

我要用我眼睛里的泪水

微笑——  

为什么我总是反复回忆起

那一刻?

  

那是冬天、傍晚、一年前。

我在厨房里忙碌,像个专心致志的主妇

白色水汽在发间盘绕

煤气灶的蓝火舔着铁锅

  

你像川剧中的小矮子那样

蹲着走过来,从背后

抱住我的腰——

"妹妹,你又在做什么难吃的菜!"  



"妹妹,你又在做什么难吃的菜!"  


  
是的。有过、有过许多这样的时刻

我感到暖和、快活

我感到我的心,不是在假想中

真的涌动着温情、爱——

  

"妹妹,你又在做什么难吃的菜!"  



——让我把它们,再想回来!

  
99.11.18

  







    书信的命运

  

书信有书信的命运。如同

写信人,有自己的命运——


有的信被弃置,被漫不经心的脚踩进泥土

有的信半途流落

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有的信被一遍遍默诵用红丝带包扎像护身符

贴胸珍存

有的信被焚化,在吞咽的火舌中随同

那哀悼的手一起颤抖

有的信像分离的骨肉

渴望重回主人怀中

还有的信,永远、永远 ,像隐秘的痛苦

不付邮

                 99.7.

  





  

    两个人的夜晚

  

房间幽暗。

七楼之上,不拉窗帘的夜晚

蛙声、凉风、藕荷色天空......

枕边的星星合上眼睑

相拥的身体: 懒懒的湖, 微光起伏

低语、叫喊,缓缓滑入

黝黑的睡眠——

  
199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