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给木槿写信 (阅读2152次)



      给木槿写信

  
木槿,十二月将尽

冬天深了......

上周我忽而发现路边的水杉变成红褐色

针叶在泥地上铺了厚厚一层

梧桐、杨树都落叶纷纷

不管穿多厚,行人总瑟缩着身子

这是他们的心,在瑟缩——

冬天使人心中的孤独无处躲藏。

除了沉睡不再有别的愿望。

特别是起雾的清晨,天刚放亮

那真是适于告别——

如果你这时候出门,一定会遇见

许多面无表情的鬼魂

  

昨夜我又看见你,在香山的农家小院

(这是我们的第几次会面,在梦里?)

你院子里的树也落着叶子

你正坐在电脑前,双手键盘上忙碌

桌上整齐地码放几本书和一架相机

一只瘦小的白猫蜷在脚边。双目圆睁

神色脆弱又随时准备

跃然出鞘。你一半是猫一半是鹰

烈风吹乱的翎毛执拗地

倾斜向未知的天空——

它对未知永远有无尽的好奇。

我担忧又羡慕

惭愧 ,像交不出作业的学生  

08.12.13

  






       为泪塑像

  
如果可能,泪水啊,我要为你塑尊像

不是用冷冰冰的昂贵大理石

而是温厚简朴的木质

我要把你做成一柄小小的桨的形状

挂在那些无可安慰者的脖子上,紧贴

他们一息尚存的胸膛——

你的抚摸有着神奇的力量。

由于你的陪伴,他们渡过了重重惊险的海洋

在一个有雾的冬天清晨

疲乏而平安地踏在坚实的陆地上

08.12.11

  

  

  

  

    母亲坐在阳光里

  

蒜苗青青

在栽过牡丹的花盆里。这是母亲亲手种的

她把它摆放在卧室的窗台

整座房子里,那是阳光最喜爱的位置

明暖的

阳光簇拥在那儿,追逐嬉戏,盘桓不去

尤其正午,它们铺满卧室的一半,一直攀爬到母亲床上

窗前有一把红漆的梳妆椅

母亲总是坐在那里,她全身坐在阳光里——

冬天,午饭后她常静静坐着晒一会太阳

微垂着头

有时也坐在那儿为自己染发,对着一面小圆镜

她三十多岁已有了最初的白发

而今已退休十年了

有时戴着老花镜,眯着眼睛缝纽扣

——她总是唤着我的小名让我穿针。

我是母亲唯一不曾离过膝前的孩子

继承了她柔软好看的手和倔强的性格

母亲还能再陪伴我一些年

而当那惶恐的一天来临

  当我在这座房子里这扇窗前再找不到

你端正的身影,母亲

这些阳光……将全部是谁的噙着的泪水?

  
                  08.12.11

  





      


  

       傍晚的小竹林

  
我知道灰沉沉的云后什么正在发生、正在进行——

因为成千上万黑黑的鸟影在积雪的竹林

那迅速昏暗的天空低低盘旋

乱纷纷地——忽而落下,又忽而惊起

它们叫着,又急切又茫然

向我提示

  黑夜将临时古老的恐慌......  

           08.2.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