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河山:读陈树照《你何时住进我的身体》有感 (阅读2023次)



河山

你何时住进我的身体


此刻  你又开始在我躯体里走动

即便用尽所有的力气

都不能阻挡你的脚步


我奔跑  你跟着奔跑

我停下  你还在奔跑

我大声呼喊

而你却像一个局外人

逍遥在遥远的某处


你何时住进我的身体?

肯定是在那个漆黑的夜晚

趁我落泪时  手提灯笼闯入

然后  支起炉灶

过起你的一日三餐


就这样

你在我躯体这座空房子里

将要挥霍掉

我日渐衰老的一生

    
    在《你何时住进我的身体》一诗中,诗人没有告诉读者,诗中的“你”到底是谁,这里的“你”只能是诗人所选择的一个意像,而不是确定的某一个。它可能是具体的,也可以是抽像的,它仅是一个像征。

    诗中的“你”好像是一个痛苦的幽灵,在诗人的躯体里时隐时现,让他即便用尽所有的力气,都无法阻挡。

    我奔跑  你跟着奔跑/我停下  你还在奔跑/这里的“你”实在无法让诗人左右,在诗人发出大声呼喊的时候,而“你”却像一个局外人,逍遥在遥远的某处,不理不睬。诗人所面对的这种尴尬局面,真是让人感到了一种痛苦的折磨。

    直到诗的第三节,在诗人痛苦得落泪时,“你”才提着灯笼,闯入诗人内心的黑夜,在他躯体这座“空房子”里过起了幸福的生活。这样的结果是诗人所期待的,因为“你”在诗人的生命里是美好的,而诗人躯体的这座“空房子”,也正是为你而预备的,而且甘愿让“你”在里面挥霍一生。这里的“你”有福了。

    这首诗的成功之处,是诗人让这里的“你”,在一种不特定的条件下,生出了无数伸展的枝叶,可供读者想像的翅膀任意栖落。因此,诗产生了开阔的艺术空间,读者可以在这里生起炉灶,细细品尝诗意的滋味。

    读完这首诗,让我想起耶稣说过的这句话:“身体是无意的,让人活着的仍是灵”,如果一个人的躯体没有一个圣洁的灵魂的主人来居住,那么他真的就成了一座空房子,里面充满了永远的寂寞和狐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