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封信  (阅读1556次)



一封信

              黄鹤楼高云梦泽\黑龙江远雪霜天  



一封信还没有开头,我已感到它难以结束。
我要向你说些什么?
私下里,我甚至希求着更多的人,
——但这显然不可能。
一封信只是把能说的部分说出一部分,像
把打乱的魔方旋转着
尽可能复原。

这已经暗示了我内心的秩序,也就是
没有秩序。我寻求着,
日夜熬损着我的视力,
结果更像一个儿童用石子在水面
削着水漂,陶醉于短暂而美妙的弧线,
接着让自己的心
和石子一块沉下去。

多少年了,我与圣贤对抗,
又试图与恶人和解。我染上了天才的怪癖,
——但如今,只有自以为是的天才,
他们无处不在,我不是。
多少次,我重复着一个噩梦,梦见早上
醒来,一只蝎子
在床底的鞋子里等着我。

我的佛龛在哪儿?我挂谁的圣画像?
我要有快乐,我要有爱的能力,——谁愿意
总写板着面孔的诗?
我多想赞美此刻,照耀在窗台上的阳光,
它让我回忆起不久前的南方,
热带,海水一样的酒,
漫长的旅途。

2008.11.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