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备忘录 (阅读1543次)





小镇理发店

他沉浸于倾斜日光
和溅射的琴声
好像他是盛产鱼翅的小镇
惟一的音乐家。
那把自制的,挨近身体的琴
样子古怪,如来自寂静的海底。
对镜弹琴的理发师!
陷在彩色雕花底座的
老式转椅里,盯着镜子深处
剃刀般削薄的脸——
我也是这样。我还看见
街道,把一些人交给了海面。


一块银元

他在孔雀蓝绿锈里
炫耀他的发丝和肩章——
未磨损的星星,懒洋洋的眼睑
他的畏惧,被当作假寐。
他有足够的野心和成色
以及一个机器精良的造币厂,
因此,对于他来说,国家就是交易。
他的肖像,因为退出流通
保存得更久,更清晰。
他渴望象孔雀一样啼叫
但人们,只会辨认缭绕的蜂鸣。


备忘录

坚硬的书脊,划破你
幽暗头脑的背鳍。
秋日稀疏,下垂的口腔里
那段色情的楼梯。哦,云
也有个发炎的鼻子。
你渴望阳光下
素描的狮子,讨厌树叶的轻疾。
一个楼盘的幻觉快要封顶。
偷运乘客的地下小车站
将你硬塞进回忆旅程的丧气。
多疯狂的城市!你也在里面
描述岛屿。阴沉琐碎的雨
来不及清点旧事
蓝色的银行,又罚了你的利息。

蟾蜍的遗憾

我们的形象,偶尔
出现在青铜器上,没有腺体。
当丑陋的瘰疣、花斑,
鼓凸的眼
暴露在阳光里,他们表示吃惊。
他们有巍峨的城市,精密的科学
无所不至的交通工具
因此,不相信来自潮湿洞穴
毫无根据的恐惧。
毁灭都会变成历史。
我们成群结队,在街道上
被践踏,辗碎成泥。


清理池塘

他们抽光了水
忙碌了大半天,用喉管、发动机、铁铲
对人工沉积的时间
进行彻底清理。
翻到路边的淤泥和石头
象动物内脏一样刺眼,并且
破坏了花园的表面。
因为露了根茬,睡莲软塌塌地
显示出只会开花和浮浅的修辞性。
水蜘蛛呢?难道可以在虚空里
悄无声息滑行:滥用涟漪。
锦鲤也是如此,经常缓慢地
让一度澄清的水底,变得色情。
只有这些树:鸡蛋花、夹竹桃,几株杨柳
还保持着镜中的样子——
它们深知,赋无形于有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