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问对 (阅读1546次)



问对
(或一首关于“就近说明”的诗)

“我建议一有主题,我们就明说。
眼前应变的办法正是明说。”

“你好看的意见促使我警惕
你会越来越有道理地说服我。
不过,你也算设法奉陪了沉疴
我观察过,你对‘言’的义气
倒没有来得重要,去得狼籍。
你要求我是便捷地以你为用
你的长处在于平复,也在于取代
更在于:你就在一个不远处。
就近的可见性,是持久的狡狯。
说服的艺术,是不使范围扩大的艺术。
连续的事例是被剪掉的羊毛。
停止是我即将的粉饰。
继续有趣的,是你安抚的计策。
纵使离得不远的才能不是最好的才能
你需要我是你的想象,是你力所能及
你却不是一个梅菲斯特。
几次这般的砥砺,总好过你冷淡的告辞
你并不是不可能成为,那善于告辞的人。
纵令兴衰如虎,匹夫纷纷乱了
你虽拳拳急切,但总不被需要
你并不经常的答问更被各方面冷落了。
既然你一直颇有微辞于那
关系隔得远的,不在场的
我寻思,才能是一排沿街的雕像
我需要利用你,来同我调整,我那已经太懂事的眼力。”

“谢谢。当我想说一些适合你的话
你就总会说得比我多。”

“我称呼你什么?”

“可以叫我过来人。”

“这称呼不错,微弱,但使用面广。
我倒不反感你这种人来改写
我们为何负气,我们与过去的关系。”

“是改写你我的可见性吧?
与其把事情还原,不如参与一些临时清楚的。
我们不要以为能够理解,那个领域
甚至正在从事它的人也不能理解。
即使有理解也不需要,它并不依此运作。
理解有何用呢?理解只是使我们觉得
我们以为我们可以谈论它。”

“暂时还不清楚在只说了些
类似的话方面,你我谁更糟。
那么,那些现有的诚意呢?”

“真诚就只能被靠后对待了。
情况很适合想想还有哪些
好的方面是可以被推迟的?
况且,你还可以这么想:
在这里我们是基本的和陌生的
且基本得,陌生得并不远
我们就在一些新近预期的
旁边站着,寻找着机会
并且假装着被它取代了。
当然,谁说一定要有内心
我们只有一些假想的紧密。”

“我们必须显得那样吗?”

“显得什么?”

“我是说,显得那么成型了吗?”

“至少大家都担心再不是
想是的人那样,就来不及了。”

“那么我们是些模仿者吗?”

“这起码是个机会。”

“那就这么得了。目前我有些事要在意
一时间纷纷自足,有伦,有类
有如此多而不辩的典型性等待处理。
有一点我们是相同的
不论你那就近的追求
或者我,自卫的分辨
都说明被动是你我的命运。
当然也要注意的是,蔑视已过时。
好吧,遂你的愿,我可以配合你
允许你取代我,尊称你为诗神一名
不论你是穷途夫子,还是肚子里的鬼。
接受一些坏事发生在我身上
而好的方面已经把它不需要的理解
退还给了我们。这表示,你我要就此
改弦更张,变动去增加与联系的方向。
好吧,我们就在近处活动
并不渐行渐远,并不唯心,也不诛心
我们随时可以被取代,不被起用,不被追忆
却可以在阵阵猛禽般的反应中被意识到。
就在这个范围里,成为可见的吧
接受起始的头绪略同狡计
一双回头逐客搭档作现场评论员。稍为更换
有新意总是容易的。总有孜孜不倦的
自我调整蹀躞而忠诚。不论是联系到
公开的进步,还是我们的起步,接受在眼前
总是会有的分歧中,我们能讲讲的总是那些。然后呢

就让你我说的话肿胀起来
像个氢气球,飘进夜空吧
就让你我说的话成为此生
唇边一阵和善又恶毒的余味。”

                       (这是诗剧《韩非与李斯》序诗。)
                         2007,12。
                         2008,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