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酒过三巡 (阅读2547次)



《灌木丛》

有修剪的整齐的内心。蚂蚁带着蛊惑上路
在雨水到来以前
在雨水到来以前
一切都那么值得期待,比如粮食,比如洞穴
大山之上,风掀翻幻影,竹子模拟小兽的哭声
你是另一只蚂蚁,在热锅上,转了又转。


《酒过三巡》

墙壁变成梨花。我有旋涡的视线。我有
桃花的心。如果我哭了,那是因为我看到春天了
在多年前的夜里,在你怀里
悲伤,絮乱的生长,高过我们所能看见的黑暗
我看到猛虎,和它低头嗅着的蔷薇。


《月光》

使每一条路都像少年。我的山林
我哀伤的木门。倘若夜莺飞乱树枝,风继续
在空中,维持落叶的秩序
倘若一些人
还远远没有相遇,那些花,在路上
看起来,很美
我会记得,在梦境中阻止河流的奔向
让沾满草籽的泥土,在岩石下
保持松动的警惕。


《关于流水》

我认识它带走的誓言。如果在天黑前
我能扭动水蛇的腰身,给水草新鲜的渴望
带动波纹,游向彼岸
如果琴声收藏一个草场,暮蔼中
那片燃烧了很久的红云
让吃草的牛羊发出集体的叫喊
我会忧伤
天黑以后,我会遗忘。


《琴键上》

走过天鹅的列队。松林的款步。
这么久了,我原谅了在半空中焦灼的十指
原谅了马匹,和它们身上的缰绳
原谅了从不为我们所动的山川,原谅一片树林
没有出现的猛兽,在野麦的波纹下
它黄金的忧郁。

2008.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